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開喜新年茶(至皇龍記 15、16 集)

     

《似曾相識,童顏未老》 

《無名之師,法門雪梟》 

《沒禮貌的茶包》   

------


《似曾相識,童顏未老》 

    木姥姥一出場,我就有一種奇異的親切感。這種親切感很難三言兩語說明......那就來個情境舉例吧!


========= 情境舉例開始 ========= 

四非凡人來到獸骨窟。 

呼啦:「呼啦呼啦~>O<」 

木姥姥:「再吵就把你丟出去!= =+」 

呼啦:「......(⊙口⊙)!」 

此時,窟外正好傳來一陣腳步聲。 

來人悠然道:「妳若將他丟掉,我就撿回去。」 此人,正是天策真龍......正是四非凡人。 

「啊,小四!你來了。」 

「哈,小四,每回妳對我的稱呼都不同,下回是不是就要叫我小人?」 

「你若喜歡,叫你小人也可以。」 

「隨便妳叫。就算是小人,我也可以當得很歡喜。」 

「唉,每次你都隨便我叫,沒意思。」 

「我沒什麼好處,就是臉皮厚。」  

倒是妳,咱們都認識數年了,妳的孩子性就是不會變。」 


「現在你會嫌我,不久之後,你就會懷念。」


「嗯?話中另帶涵義,發生何事?」 

(講述靈玉事件的中略) 

「別再說靈玉了。  

難得今日有空來獸骨窟,我帶你四處參觀我所刻的獸骨。」 

「以往妳只願拿一、兩根獸骨借我看,今日卻要帶我參觀整個獸骨窟?姥姥小妹妹,妳發燒了嗎?」 

「姥姥今日心情好,你若不願意,那就算了~」 

「機會難得,怎有不願之理?那我就留下讓妳招待。」 

「嗯。*^____^*」 「呼啦呼啦~>///O///<」 

(獸骨窟參觀中) 

    忽然,窟中傳出一聲難以形容的慘叫。緊接著是一陣骨頭碰撞聲、重物倒地聲、衣物窸窣聲、最後是疾步聲... 

「姥...姥...姥...姥姥小妹妹!...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四非凡人從洞窟深處衝出,把一支象牙直遞到木姥姥眼前。 

「沒‧禮‧貌!什麼東西不東西,這可是姥姥我畢生的傑作之一呢!」

 木姥姥一把奪過那根無辜的象牙,臉上有著孩子氣的得意表情。 

「......畢生傑作?」四非凡人的臉龐扭曲成慘不忍睹的模樣。 

「是啊!不錯吧?另外還有很多喔,小四你等我一下~」

 木姥姥隨手把象牙塞回四非凡人的手中,然後踩著輕快的腳步進入洞窟深處。 

「呼啦~~」 一旁的小火龍眨巴著眼,望著四非凡人。 

那純真無邪的眼神中,竟帶著疑似同情的成分......? 

「小四~」洞內傳出喊聲:「風雪情天和劍華無雙,你想先看哪一個?」 

四非凡人的臉色由白轉綠,腳步逐漸往洞外挪移。 

「嗯,還是這個、和這個......武林耆宿......又清淡,適合入門.....」

 木姥姥一邊喃喃唸著,一邊捧著兩三根精美的象牙走出。

 「......咦?小四?......呼啦,他人咧?」 「呼啦、呼啦。」

 「哼,真沒禮貌。算了,下次還有機會~」 

木姥姥嘟著圓鼓鼓的臉龐,把象牙捧回洞窟深處。 

「呼啦~」 小火龍拍拍翅膀,跟在主人身後一起去了。

 原地,只剩下一根被遺忘的無辜象牙。 

牙上密密麻麻地刻著難辨的蠅頭小楷,唯一清晰可見的四個大字是──            

寂寞非凡」 


~( ̄▽ ̄)~(_△_)~( ̄▽ ̄)~(_△_)~( ̄▽ ̄)~ 

======== 情境舉例結束 ==========

 好啦,要「非凡寂寞」也是可以...... 

(小四:「不是這個問題吧!╯-____-)╯~═╩════╩═~」)


所以,小四會沒想到姥姥身懷靈玉有性命之危,也是情有可原。(大誤) 

總之,可愛的姥姥小妹妹就是給我這樣的親切感啦......XD

而且她的口頭禪:「沒禮貌」,也讓小戲迷我感到非常......XD

雖然沒幾集就退場了,不過木姥姥仍是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角色。



----------------------------------------------------

《無名之師,法門雪梟》 

    咱們的殷末簫殷老爹,在接到某人所給的(睽違已久的愛的)小紙條之後,半信半疑地前往冰雪之渦,並使出融雪之招,順利地把宵從地底給挖了出來。

    這段劇情,讓我對殷老爹有了一個重大的認識。怎麼說呢? 

在殷老爹「把宵救出 → 幫宵去寒‧活化生機 → 扶著宵離開冰雪之渦」的過程當中, 我......我......我竟然完全都沒有任何遐想呢

這真是太令人感動了!真不愧是法門教祖,殷老爹您實在是太正派了~(景仰的眼神) 這麼正氣浩然、足智多謀、武功高強的帥老伯,實在太~珍貴啦!

    比起來,某位很有心機的魔實在是......雪地很冷沒錯,但是吃碗熱呼呼的元宵吃到碗底朝天,這樣真的好嗎? (被燒焦)

    咳,扯太遠。是說,殷老爹真的很有「爸爸的味道」(#笑)。我好喜歡殷老爹講道理給宵寶寶聽的那一段喔~~~有趣的是,殷老爹除了帶小孩之外,對小動物好像也蠻有一套的?


====== 所以就來惡搞吧    ======


      
‧    
‧    
‧    
‧    
‧ 
 挖宵中,請稍後。      
‧    
‧    
‧    
‧    
‧ 
       
‧    
‧    
‧ 
      
‧    
‧    
‧    
‧    
‧ 
                    
‧    
‧    
‧    
‧    
‧   
 

哎唷,雪梟真的好可愛。o(─//////─)o(動物控症狀發作?)

然後呢~ 

    這幾集真正令我驚訝到的事,大概就屬一字文史和法雲子的老交情了。雖然隱約有種幸災樂禍的心情(?),但依照法雲子那死心眼的態度觀來,我想他倆應是郎有情妹無意吧?......唔,或許是手帕交也說不定......(#笑)

    兩人在幽篁嶺的對話,顯示出一字文史在三月浩劫中也是牽涉甚深。不知是否有啥奇妙的內幕呢?也許永遠都不會演出來,但我還是蠻好奇的。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嘛~! ( ̄y▽ ̄)╭)(是嗎)

    是說,文史煞有介事地對滿臉純真的無名上下其手,那一幕還蠻恐怖的......而芊妘大姐不愧是一日為師、終身為母,敏銳地察覺文史那不良的企圖, 沒讓無名孤身前往日松雲屏......不然,搞不好無名就這樣被動了什麼手腳,那就糟之大糕啦!

    既然無名的武功對六禍蒼龍有剋制之效,那麼兩造衝突是在所難免。 

    在日松雲屏,法雲子對一字文史說,希望無名只是個普通人。(→只是大意) 我猜,今後或許會有更多防不勝防的陰謀著落在無名的身上吧。 

    加油啊,無名! 既然愛無名,那還是來惡搞一下好了... 

    (↑每次都這樣 囧)


===== 總是有理由惡搞的分隔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_△_)~( ̄▽ ̄)~(_△_)~( ̄▽ ̄)~ 


---------------------------------------

《沒禮貌的茶包》

      
‧    
‧    
‧ 
  
(...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希望圖片顯示順利。  


评论
热度(1)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