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霹靂謎城 31、32 感想

     

【是天非天‧九章伏禍】 

【朱厭再起‧貫日白虹】 

【殘年忘劍‧君心念念】 

【酒膽俠腸‧阡陌道遠】  


===========================

【是天非天‧九章伏禍】 

「你不是問天敵!」 「是,也不是。」 

    真相大白了。

    問天敵真的......真的是書老大耶。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親眼看見問天敵回復真身的一幕,仍不禁有些感傷......沒辦法,因為書老大這次的身分實在、實在是斜得比以往更加驚人。

    桃花纏身纏到衣服被剝(紫錦囊),愛意滿腔滿到近乎三八(步懷真),霸氣邪佞斜到全都想拿(問天敵),演什麼像什麼,拿金像獎比爆頭還輕鬆,不愧是中原正道的精神領袖......(#笑) 

    所以說,武林和平這個大重擔,可能真的讓書老大累積不少壓力吧? 閒來無事變裝去演無間道,從現實的桎梏中解放,果然是紓解壓力的良方啊!幸好,讓問老大不得不邪佞的元兇已經順利掛點,真是感謝弦首......


-------------- 黃泉之下的中秋節? ------------


昭穆尊:問天敵他那是天生的,不要推到我頭上。

                ╯-____-)╯~╩═╩~     

                還有,死人蒼你給我記住!

                靠臉吃飯有啥好得意,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尹秋君:『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好耳熟的一句話。(搖扇搖扇) 

昭穆尊:......(臉色發青)......好友?......別、別來無恙.......lll

尹秋君:托你的福,我很好,非常好。(瞇眼冷笑) 

昭穆尊:...咳,好友你聽我說,我可以解釋...... 

尹秋君:你慢慢解釋吧,我沒空聽。     

                阿行,我們走。 

臥龍行:喔、好。(對某人投以同情卻愛莫能助的眼神) 

    

此時突然響起一陣細碎紛亂的腳步聲,從遠而近,倏然終止。 


莎羅曼:啊!尹秋君,你讓我找得好苦!......(微嗔)     

                這次,你不會再丟下我了吧?(哀怨眼波頻送) 

尹秋君:(皺眉)腳長在你身上,要去哪裡隨便你。

莎羅曼:(喜上眉梢)嗯! 

昭穆尊:............................. 囧 ..................................... 


望著三人並肩走遠,被獨留在原地的昭穆尊也只能默然無語。 

一陣寒風吹過,昭穆尊心中對於某位黑道大哥的怨恨更加深重了

 (遷怒乎?)

------------ 不是中元的中秋結束。-----------------


    昭阿桑啊,人家絃首長得帥是不爭的事實嘛! 忌妒只會讓頭頂和心底都愈來越荒蕪喔......

 ~( ̄▽ ̄)~(_△_)~( ̄▽ ̄)~(_△_)~( ̄▽ ̄)~ 

    然後啊~ 同樣演臥底演得很開心的九章伏藏,也終於在觀眾面前現出狐狸真身了。雖然之前九章幾乎就已經露出八條尾巴,奈何不老神泉似乎對明目沒啥幫助......

    其實,九章與玲瓏這段因盲目而導致的悲慘孽緣,風蓮也該負起部分的責任。(風蓮:EXM??) 

    雖說風蓮從開始就對玲瓏無心這是眾所皆知的事實(?),但好歹名份也定了,明知九章不懷好意,還放任這隻老狐狸在深夜跑進未婚妻的閨房......我說風蓮啊,如今這種世道,連兩個男人在空曠之處夜半談心,都會被懷疑有很多腿, 比如豁什麼什麼境,或宮什麼幃的......

    啊我扯太遠,總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的又是自己的未婚妻,風蓮你竟然對這事兒沒半點意見,這樣可以嗎?自己有萬年果風味的月餅可吃,就把未婚妻丟給狐狸啃,這樣可以嗎?         

    不行吧~~!!(" ̄□ ̄)/ 

    雖然有一點點想說可以,但是做人應該要有基本道德!!(喂......)

    無論如何,即便九章玲瓏兩人間有幾分真情存在,算得上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但其中的利用成分如此之大,看識玲瓏就這樣被蒙在鼓底真的很......

    不是我在說,玲瓏確實是自願沒錯,可是九章從頭到尾都在欺騙玲瓏, 更不用講那個假造記憶是多麼卑鄙無恥。

    唉,總之,九章的這些行為啊, 並不會因為玲瓏出於自願(自願乎?)或是九章有幾分真情(真情乎?),就可以變得比較合理......一整個就是雜碎~麵我只看過沒吃過嘛......

    我看,識玲瓏搞不好會變成闍皇夫人第二。西蒙對柳湘音有幾分愛?九章伏藏對識玲瓏又有幾分情?這種愛情啊,就算通通拿去做雞精,也值不了幾個錢啦~! 

    而且九章竟然還敢暗算弦首...... 

    是可忍孰不可忍,九章你絕對會有報應的啦! 

    ╯-____-)╯~═╩════╩═~  

    (↑....於是這才是真正的怒點嗎?llll)


    咳,再來呢,要提一下剛領到半張好書卡的狂豬。當問天敵承認自己身為暗樁的同時,似乎也很想傾吐一下臥底甘苦談;但現場唯一的聽眾‧狂豬大叔卻顯然處在狀況外,完全把重點擺錯...... 

    不知是否因為如此?書老大之後的表現都不太有精神呢...... ̄▽ ̄|| 


---------- 所以來個有精神的 惡搞 吧 ------------  


狂豬:「好啊~原來你就是暗樁?      

                我就知道,這年頭有點姿色的都會耍陰啦!」 

問老大:「陰你還怕你心酸嗎?沒錯,吾之目的......」  

狂豬:「(插嘴)你!就是你!      

                拐走我貼心的小弟還讓他代死,你這無恥小人!」 

問老大:「(我在說話,你敢打斷?)

                ......你自己沒本事,他當然是跟吾走!      

                他是為吾死,更為你死。」  

狂豬:「聽你在唬爛啦!我要替我家小狩報仇,償命來!」 

問老大:「......你這傢伙竟然比我還番啊?                 

                                ◎◎      

┌(#─□─) / < ◎◎龍◎  」                

                             ◎◎

---- 有精神不可以沒禮貌喔。XD ----------- 


    還是要說,狂豬大叔那寧死不從、殉*情而去(?)的堅貞表現,實在令人動容啊~


↑突然變得好清聖啊,這就是相由心生嗎...(喂)


         

我想,書老大應該也有點感傷吧。

佛者慈悲為懷,棒打鴛鴦畢竟無奈......(大誤)


 ---------------------------------

【朱厭再起】 

        這兩集,異度魔界的心機師徒‧你來我吞二人組似乎終於吃飽喝足而心滿意足,既然安家,錯,安內之事已然塵埃落定,那麼積極地籌畫攻佔苦境的壤外大計,也是順理成章、理所當然。

    由兩人言談中得知,中原正道一脈如今隱匿低調(講白點就是龜縮不出),於是酒黨與法門很無辜地首當其衝,打頭陣兼犧牲,看來是要負責營造出血流飄杵的淒美情景,以待日後偶像級的大角色一展神威,真是辛苦又心酸,阿彌陀佛、嗚呼哀哉。

    象徵兵燹戰亂的朱厭已經被狼叔給修復,而且還融合了邪之刀的王者威能, 雖然狼叔很期待新的朱厭能吞掉吞佛,不過只要是有看劍蹤這檔戲的人都知道, 結果一定相反啦......╮(﹋﹏﹌)╭......

    就算是聖器殺誡,也只能對吞佛達到壓制之功,何況是很愛主人的朱厭呢?所以我說~狼叔啊~其實你只是在激勵自己欣賞的小伙子對吧......  (被丟進鑄劍爐)

     咳,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會造兵器的人除非本身就是小伙子,否則一定很都喜歡小伙子,市場上有虛必有攻,錯,有需必有供、有供必有需,這是不可抵抗的潮流。 

    俗話說:「紅粉送知己,寶劍贈佳人。」就是用來形容這麼一回事......

 


    好啦說正經的。

    話說,看吞滅這對好師徒興致勃勃地準備到冰雪之渦吃宵夜順便

                                                                  奪取造化之鑰, 

讓我膽戰心驚冷汗直流,不知吞哥這次又要陰誰?是小黑帽大師還是貓頭鷹寶寶? 搞不好兩位非人同遭魔手,好恐怖......希望吞哥只陰一個就好了。

    宵,你一定要保重啊~~


-------------------------------------------

【貫日白虹】 

    中秋佳節,合該是月圓人團圓。

    當此良辰美景,奈何前仇舊怨未清,賞心樂事別家院,玄宗故地起戰雲。此役中,昭穆尊終於領到弦首親手所作的月餅便當,就此踏上黃泉不歸路。 

    基於種種不理性的緣由,我很早就開始期待這場宿命的對決。

    「兵敗如山倒。」這句話,是我個人在重看數遍之後,對這場武戲的注解。不是我在說,昭桑根本就被弦首當成練功沙包一路壓著打好玩的......

    而且弦首真是太閃亮了,分明是暗紫色系,卻硬是比金黃色系的昭桑要來得顯眼;害我不斷生起「昭桑你輸了」、「突然能理解昭桑為啥會這麼恨弦首」、「昭桑也不是不帥、只是兩人如果一起往街上站、大概八成以上都會往弦首那裡看」 諸如此類充滿同情的紛雜心念......

    唉,現實是殘酷的啊!  ̄▽ ̄|| 

    欸其實我想說的是,若扣除浮濫的動畫而單看操偶,可以發現這場戲是經過設計而用心拍攝的,而且有考慮到人物的性格。

    怎麼說呢?從弦首的角度來講吧。請君入甕的好處,就是比對方早一步佔得先機,取得整體局勢的主控權。撫琴以待,並設置玄宗幻影,可以喚起對方的罪惡感,也可以「提醒」對方:「六弦之首‧蒼乃是玄宗鰲首。」(譯:告訴你,在這裡我才是老大。)

    從劇中多少可知,這件事一直是昭穆尊的心病,所以這可說是高明的攻心之計。也就是踩實了對方的痛腳,然後再優雅地施以毒打......

    而且,在之前數次交手中,弦首隱藏了大部分的實力,至此戰才刻意展現,這也可以增添昭穆尊在臨陣時的心理壓力。高手過招,除了比拼武力之外,心境上的修為影響更大。

    所以說,昭桑會敗得如此輕易,最主要還是棋差一著,失足於弦首腹內的黑海,就這樣被淹到沒頂啦。XD

     我覺得,蒼大概是以慣常的溫和穩靜,來壓抑深刻的怒意與憤慨吧。就算是面對結有深仇的叛徒昭穆尊,弦首毆人的過程也並不怎麼熱血,倒是如同浩瀚的滄浪般,在波濤洶湧之中,仍有一種廣寂的風度。 

    這樣的弦首,給我一種看似可親,實則遙遠的感覺......嗯,希望弦首大哥繼續保持這種低調的閃亮,別輸給九章這隻老狐狸啊!

 ~( ̄▽ ̄)~(_△_)~( ̄▽ ̄)~(_△_)~( ̄▽ ̄)~ 


說這麼多,還是來給弦首帥一下最實在。:

                   


----------------------------------------------------------

【劍忘殘年‧君心念念】 

    雖然忘殘年是個典型痞阿叔,但我這個帥歐吉愛好者卻沒有大開其花。是的。廢劍兄太過春風少年,雖是老......高手一枚,在心境上卻有點不夠滄桑。

   
(↑默很大?) 

    比起來,我反而對他背後的小三子比較有興趣。不知道荒城這條支線會有怎樣的發展?劍師蕭振嶽的俱神凝體又存在什麼玄機?廢劍兄跟小三子的情誼會繼續著墨嗎?還是會摻墨混水呢?期待今後的劇情鋪陳。 

    好啦說白一點。雖然我對某棵水屬性的蓮花有種愛屋及烏的玄妙情感,但廢劍兄的一片癡心實在令人難以忽略,所以只好在心裡說聲抱歉了!! (語焉不詳?)


 ---------------- 充滿歉意的妄想分隔線 ------------------------ 

[廢劍→水蓮],慎!


1. 

廢劍兄:「這三天的等待真是使人難耐,簡直長如三冬.......  

                我說老三啊,你覺得這次會成功嗎?」

小三子:「如果失敗,我泡茶請你喝。」

廢劍兄:「......不用了,我喝水就好......」 

                『老三的茶藝,簡直是殺人兵器...』 


2. 

廢劍兄:「親愛的,我來聽你的答覆了。(風度高雅的痞子笑)」 

某水蓮:「......不..知..道......。」

 廢劍兄:「不知道?(這種事行不行一句話,還有不知道的?)    

            沒關係,感情可以慢慢培養,讓我們先從牽手開」

                                        「我不要。」 

            『...應這麼快是怎樣...難道是我聽錯...』 

忘殘年盯著眼前人幾乎像是沒動過的嘴,同時生起了極為合理的懷疑。


廢劍兄:「耶,甜心,錯過這次絕佳的契機,你將會抱憾終身喔。」 

某水蓮:「......並..不會......。」 

廢劍兄:「(閉目深吸一口氣)

                  為了你的幸福我只好得罪了

                   我贏你你就跟我回家     

                  你贏我我就跟你回家

                    很好沒意見是嗎那我就當你默認啦!」 

某水蓮:『......竟然..邊說..邊拔劍......』


3. 

廢劍兄:「老三啊,我覺得......真的不是素還真。」 

小三子:「你怎麼知道?無論如何,這件事都跟素還真脫不了關係。」 

廢劍兄:「如果他是素還真那我就機會渺茫了......咳,      

                    總之,我覺得這件事不像素還真的風格。」 

小三子:『......素還真的風格是什麼?』 


4. 

廢劍兄:「嗨,親愛的,你還有事情沒跟我交代清楚,所以......」 

某水蓮:「......」 

廢劍兄:「不可以死在這裡唷。(百萬伏特的撩人痞笑)」 

此時,正因傷重而意識不清的買醉人,竟莫名其妙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他迷迷糊糊地想著:也許是因為自己失血過多,又吹到冷風的緣故吧。 

某水蓮沒有說話,只是對忘殘年投以深深的一眼,隨即迅速地奔離現場。 


廢劍兄:「很久,     

                 ......沒當好人了......還真有點生疏,讓我培養一下情緒。」


             『......想..做好人?..你還..有得排呢 ...』(→謎?????)    

5. 

買醉人:「多謝高人出手相助。」 

廢劍兄:「耶,我可沒比你高多少,會出手純粹只是為了我的小心肝, 

                救你是順便,不是真的好心幫忙啦,所以你也不用說謝了~」


買醉人呆了三秒之後,決定忽略自己大概是因為內傷而產生的幻聽: 

「恩公哪裡話。無論如何,救命之恩必當圖報。」 

廢劍兄:「耶~這個人情債不錯。這樣好了...     

                                     你就當我倆的大媒吧!      

                                    甜心你別裝作沒聽到,我在荒城等你們喔~」 

某水蓮:「......(別過頭去,無言)」 

買醉人:「......(當場石化)」 

當然,忘殘年的提議並沒有被受理。 

『我真的老了啊....唉,也該是我卸下主席一職的時候了...』 

----------- 妄想結束的分隔線。 ---------------- 


主席別哭喔。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江湖本是如此殘酷啊。

還有廢劍兄你就承認吧,其實你是檯面下的素迷對不對。

不然我怎麼會一直看到你在小三子的面前講素仔的好話......

吃碗底看碗外,泡了茶又不喝完,這兩種事都不可以做啊!! 


    然後呢~既然是長得很相似的朋友,那就順便提一下吧。咱們飄逸如羽、風趣如斯的靛羽風蓮,雖然遍地桃花不拘老人限定,卻跟太一有著同樣的好運氣,能得到弦首那恰如甘霖的適時援手。 

    咳,重點是......當風蓮被弦首救治完畢的同時,竟然發出了一聲很誘......很有虛弱感的呻吟,結結實實把我嚇了好大一跳,心想黃大真的對某些配音很投入感情呢......

    還有人形師故意招惹毘非笑之時,那「赫赫」的愉悅笑聲,也讓我不禁抱頭吶喊:「救命啊這裡有變態人形師你嘛幫幫忙好不好調戲一個對你家主子心心念念的大叔真的這麼有趣嗎~Q口Q」

    

......是是,您老高興就好...... ̄▽ ̄|| 


    再來就是,當九章在岩洞裡懷抱佳人,喃喃念著「玲瓏、玲瓏」的時候,哇,那聲音是多麼專注,多麼憐惜,多麼深情,害我差點克制不了...        

                                     ...想砸螢幕的衝動。(=___=#)lll

九章狐狸,你還真是滿腔深情嘛?......我靠......邊立正站好。


    咳,總之,黃大真不愧是專業的啊。在奇妙的小細節上彰顯出深厚的造詣,這份功力委實令我驚嘆。


 ---------------------------------

【酒膽俠腸】 

    酒黨,是個在設定上不怎麼確實,只比免洗幫派要好一點的組織。

    除了主席一職之外,其他的成員似乎只有核心與外圍的些許分別。連酒黨主席的遴選,都採用拼酒這種聽起來就很脫線的方式,簡直就是 「只要有愛酒之心,人人都可以成為酒黨的一份子」......

    與其說酒黨是個幫派,還不如說是擁有眾多成員的愛酒同好會呢。這樣一個看起來散漫無章,整天逍遙自在喝酒唱歌的幫派,其(可見的)幫眾卻幾乎都有著令人感動的血性與義氣,實在是很有趣的反差。 

    我想,酒黨的凝聚力並不是酒,而是深厚的情感吧。 

    恍然有所領悟:逢知音何必問琴,遇佳朋豈應忌酒?真是受教了。 


    嗯,其實我還蠻喜歡酒黨的。不管是酒僧,七巧神駝,貪杯買醉人,還是天地雙醉...都是很可愛的傢伙。所以,看到七巧神駝死狀悽慘,我既驚訝又傷心,還抓狂了一下下:「燕歸歸你在幹嘛~!!〒□〒~你怎麼可以殺他!你不是天生神力嗎!也不過就是背老人家上個橋,有必要計較這麼久嗎!」 

    糟糕,一時激憤就不小心忽略了燕子身不由己的事實。七巧阿伯,我會懷念你的。雖然個性孤僻古怪,又讓異度魔界得以接合斷層,但像你這種敢嗆九禍又敲過太一的妙老頭,這江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黯然) 

    註: 免洗幫派,是一種用完即丟,省時方便的好用資源。 正道聯盟用它們充場面好營造氣勢,反派大軍靠剿滅它們來突顯己方殘暴。 免洗幫派通常在畫面上晃不到幾秒鐘,有些甚至很淒涼地被旁白一語帶過。

     免洗幫派的名字常常叫做崆峒派,箇中玄機至今不明。


-------------------------------------------------------

【阡陌道遠】 

    儘管沒有辦桌請客,不過太一跟沐紫瑛小姐看來真的是何等有幸配成雙了。唉,可喜可賀。(邊嘆氣是嘆怎樣)

    雖然有點捨不得(?),不過看到太一對沐小姐很是珍惜的模樣,就覺得這樣其實也不錯啦:

   

    眼光始終不曾稍離耶,呼呼,太一你將來必定是個疼老婆的。有句歌詞唱得好:「英雄肝膽兩相照,江湖兒女日漸少。」(?)太一小倆口所放送的強力閃光彈,正如同金蟾鬼母她兒子腹中的五毒珠一般;此珠既出誰與爭鋒,所有桃花瘴霧盡皆消散,讓人神清氣爽不用吞九節菖蒲,也讓小戲迷我更能好好體悟真實人生的醍醐味了呢...... 

    知不覺扯到另一個領域去了,回正題回正題。

    總之,身為一把花泥,要說我心中沒有絲毫惋惜,那絕對只是場面話而已~但還是要祝福小倆口能夠平安順利啦,畢竟霹靂中能相守的鴛侶已經寥寥可數,就算婚都結了孩子也生了還是會莫名其妙死一個,這種神奇的魔咒太過可怕,太一和沐小姐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啊!(握拳) 

     ......嗯,其實也不用那麼堅持啦......(被巴頭)


 ---------------------------------------

【雜感】

1.嫁出去的兒子,潑出去的水...... 

    愁哥啊~你能這麼毅然決然的放手,是不是因為已經有了什麼願景呢? 比如說~就此跟白色鳥人共築新巢安渡晚年之類的......好啦應該不是。(#笑) 

    老實說,凌家父子倆相見不相識卻又相思的那一段,讓我小小地心酸了。

    
↑怎麼會突然有種「很想把他撿回家養」的感覺


    還是要 murmur 一下:愁哥,你家兒子雖然還是小鬼,但你也該給他選擇的機會吧?江湖路險,人一死可就啥都沒了耶。羽仔之前說得那麼深情你都聽歪了吼?(誤) 

 唉,真是來自滄伯的好遺傳啊。父子倆都愛自顧自地默默下定決心......雖然出發點是為了親人著想沒錯啦,但這樣往往會錯失重要的東西喔。       

愁哥,加油! ╰( > □ < )╮    

         

2. 書老大的血被長生殿拿去培養生物兵器了。Orz   

    這個驚人的消息讓我背脊升起一股惡寒,精神上受到極大震撼。為什麼呢?請參考一下佛劍大師與圓兒的例子......  

‧    

‧    

‧  

馬的......蹄上要裝馬蹄鐵啦...!...╭(# ̄▽ ̄)╯~═╩════╩═~    

九章你這老不修,什麼人不動竟敢動書老大?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


3. 「仙」跟殷末簫的武戲十分精采,讓我重複看了許多次。

    仙的靈動飄邈拍得很到位,希望以後霹靂也能維持這樣的水準。畢竟動畫只是輔助,戲偶的表現才是王道啊。

        5.一株萬年果,熱線你和我?XD    
‧‧‧略‧‧‧ 
        

    風蓮似乎把那株熟悉的萬年果隨身攜帶呢。好個睹物思人、憑香懷想,這就是風月無邊的真諦嗎?(並不是)  

    嗯,既然談到風月,那麼就來講講中秋的傷心事吧。今年的中秋節,我過得有點淒涼。為何呢?因為吃栗子時咬破舌尖,導致食量遠遠不及食慾,非常的傷感......連月餅都只吃了半個,而且是棗泥口味不是蓮蓉,這難道是月亮在懲罰我嗎?

Orzlll

小談,對不起。我不該拿神聖的月餅開玩笑......〒△〒...... 

 


评论
热度(1)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