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霹靂奇象 33、34 感想

      

【燦金‧流銀】 【滅罪‧蓮歸】 

【天波‧滄浪】 【微雨‧唯羽】 

【冰月‧雪花】 【出將‧走車】 

【平明送客楚山孤】 【能飲一杯無】  

===========================

【燦金,流銀】

這兩集,有一件最大最大的武林大代誌發生了...... 

無錯! 金光閃閃瑞氣千條,驚動武林震動萬教。 

(傳說中的?)百世經綸一頁書,終於再渡紅塵。 

正道的精神支柱,戲迷們心中永遠的光,沉潛經年後再出,依然不同凡響。 


拂塵揚,雍容沉毅。掌風動,氣度萬千。

 「大梵聖掌~」 「千江萬流~」 「五蓮法指~」 

「一氣動山河~」 「笑盡英雄~」



喔喔喔!戲迷們~!

這就是愛~! 這就是布袋戲啊~!(握拳吶喊)

 ○(* ̄︶ ̄*)○   

‧   

‧   

‧   

‧   

‧ (過熱當機中)   

‧   

‧   

‧   

‧   


(感動)......能再看到書老大,感覺真是太好了!


最棒的是,之前的鬱氣霎時被一掃而空,整個人說不出的神清氣爽。

口孔~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啊~! /////

身為一個對金銀兩大師都很有愛的小小戲迷,我能說啥呢......XD

除了乖乖重看第三遍,然後拚命亂開花之外,我還能說啥呢......XD

大珠小珠落玉盤,金銀和尚有夠帥~XD 

不論金莎或銀莎,會發光就是好莎~XD 

口孔~好幸福啦~*(>﹏<)* 

雖然化身修羅的佛劍大師已經沒有銀舍利了,不過還是很帥~/// 

佛劍大師,被書老大毆打真是辛苦您了~

還好只是計策啊~ ̄▽ ̄|| 

哎呀呀,其實我光顧著開花就已經飄飄然什麼都懶得說了。XD

就等著看可憐的鬼主要怎樣承受金銀和尚愛的暴力美學吧!XD                         

鬼梁天下:「五大神器加身,縱使你兩人聯手,又奈吾何!」   

百世經綸:「你是考驗我的能力,或是浪費我的體力呢?」   

佛劍分說:「誰阻吾路,便是吾敵!」 

~( ̄▽ ̄)~(_△_)~( ̄▽ ̄)~(_△_)~( ̄▽ ̄)~ 


----------------------------------------------------------------

【滅罪‧蓮歸】


終於也到了這一天。 

一蓮托生,是牽攣的命數,是宿世的糾葛? 

魔之罪既滅,相應而生的蓮便隨之凋萎,重入輪迴。 

這徒留遺憾的結局雖非我所預期,但說實在也相差不遠了。

 我預期的結局有兩種: 

一是黑蓮重生,與吞佛再戰後同歸於盡。 

二是倆倆相忘,隱沒於江湖波濤中再無聲息。

兩者皆落空,我的心情卻不悲苦,反而釋然。

人劍邪的故事在劍蹤時已然完整,無需再做文章。

餘下的吞佛與黑蓮雖引人殘念,但多惹風波未必是好事。

惆悵感傷自有美感,破壞餘韻就可惜了。 

說歸說,也許,都只是事後自我的寬慰吧。 

在黑蓮被判定逝滅的那一刻,我有種淡淡的失落感。

劍雪劍雪,原來你不是要開花,而是要凋謝了啊。

梅魂驚動魔見性,散盡蓮華等禪心。

這次,勘得破迷障嗎? 

其實我並沒有期待什麼。

終於放下,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然後啊... 

一步蓮華不愧是萬聖巖中修為高深的聖尊者, 

其無可名狀之程度,已經到達鬼神辟易的境界了。 ̄▽ ̄||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風吹不動天邊月,雲壓不摧澗底松嗎

(什麼鬼) 

好個心境通明啊......囧

而且,光明無垢難以望其項背還是小事,竟然連日月才子都敬而遠之, 

這下可好,我看除了咱們笑盡英雄的書老大,是沒人壓得過一步蓮華了。

我是指氣勢啦。 

想歪的人請自行向海老大之英魂致歉。

扯遠了。 

是說,一步蓮華終於坦承自己的野望了......果然是這樣嗎......〒▽〒 

眼見好友一蓮托生成功教化鳩槃神子,而轉生後的劍雪又是澄澈善良討人喜愛,聖尊者自是大起降魔之念,誓要再下一城(?),目標正是難度更高的吞佛童子...... 


    唉。

    燃燒這麼旺盛的慈悲胸懷還真不多見。呃,雖然經大師本人自承也沒有多慈悲啦...... 所以說,一步蓮華和夜重生大概屬於同一系的吧......(不懂不要問  ̄▽ ̄||)

    然後,倒楣的吞哥啊,我真的寧願你早登極樂。給小白帽大師這樣惡搞,令人莫名悲憤之外更加瞠目結舌,不知該說什麼了......

    反正是奇象,那也就只好忍忍吧!

    世事空幻如露如電,奇象就是假象啊~  (自我催眠lll)


    現在回想,九禍給一步蓮華的評價真是中肯無比。

    (九禍:「一步蓮華你這個妖僧!」)

    身為堂堂魔界之主,果然不會無的放矢隨意謾罵...?  ̄▽ ̄|| 


是說吞佛的意志力真的好強:


好一個鐵漢子。


 ------------------------------

【天波‧滄浪】 

    自刀戟勘魔錄時期便脫出結界,蟄伏於天波浩渺甚久的蒼,這兩集為救同修, 終於足踏塵俗,初展武藝了。

    白虹寶劍未出,但憑拂塵弦音,便能掃盡妖氛,更以靈識破魔流,瀟灑飄逸而不失端嚴之姿,不愧是與藺無雙齊名的六弦之首。


 (↑好像很睏...2333)

    或許是基於對萬聖巖的偏見(?)吧?比起一步蓮華,蒼給我的好感大得多了。雖說這兩位有著該月該日天波岸,夜半無人私語時的紀錄,看起來非常麻吉,


但是蒼的正氣度似乎可以被寄予更多的期待? 

    也難怪啦。就算是超級麻吉的好友,總是同路也很奇怪,所以霹靂禁招‧走啦走啦這種玩意的誕生,果然是其來有自的......

    唉,情之一字誤人深,情義二字悟人生啊~~!!! 

    扯遠了。提到一步蓮華,就不得不說到那位連接魔界斷層的白髮人:同樣有著特殊造型下巴,而且感覺起來非常凶狠的襲滅天來。

 

    令我訝異的當然不是下巴,也不是鐵鍊怎麼來得及接上斷層這種小問題,畢竟正在上演的是「必成後世經典的霹靂奇象」,任何不可能都有可能,就算不合理也要當做合理,這就是締造歷史必經的荒謬與偉大啊~  

(鬼扯 囧) 

    所以我一點都不介意某隻好友專用信鴿到底想傳達什麼訊息; 


    真正讓我瞠目結舌的是......

    襲滅天來和蒼這兩人,為什麼會有

                                        相似的口頭禪 呢~!!! 

                                                                                    囧


這、拜託不要啊~〒▽〒~ (不要什麼......)


怎麼說呢?

一來因為我對三個角的圖形敬謝不敏(前車之鑑不可不慎),

二來因為腹黑的角色會使我觸景傷情(某劍大人無影無跡)。 

實話說,一步蓮華大師鬼神辟易的程度已達前無古人之境,

而襲滅天來更是個連九禍都要小心戒慎、避之則吉的狠角色, 

如此一來蒼會是何種性格呢?實在讓人連想都不敢想啊......〒▽〒 

俗話說近墨者黑,希望這句話不要應驗在弦首的身上。 

(其實,若真應驗好像也有某種樂趣?)

(喂)


----------------------

【微雨,唯羽】

皎月當空,夜風吹襲著白衣黑髮,和一張略帶憂悒的面容。

與燕歸人別後的羽人非獍,復又一身淒清,踽踽獨行於荒野之中。

此時,本應寂靜的夜,竟隱約傳來了二胡之聲。

熟悉的曲調,陌生的樂音,羽人非獍心中一動,不由得循聲覓去。

江畔,黃衫的姑娘。「我叫越小楓。」 

人在江湖負盛名,欲求平凡求不得。 

「羽人。」 

「嗯,雨人,有你的地方就會下雨嗎?」 

若雨是天的淚,或許是這樣吧...... 

天泣。人離散,紅顏歿,縱天有淚又何如? 

寂滅?斷貪嗔,棄愚癡,究竟涅槃脫輪迴。 

但江湖人的江湖路,卻似乎還未到盡頭。


咱們的羽仔才落單不多時,馬上就有新遇合了。 

這次,遇到一個同樣是拉二胡的小姑娘。 


嗯,該怎麼說呢......羽仔的人緣(桃花)似乎比言姑娘還不可思議耶。 

也難怪啦,(平時)純良溫和的白色大鳥,走到哪都是人見人愛嘛(#笑

不過,像羽仔這款    老少咸宜、闔家共賞、一把通殺 的 好性情,

也是有其缺點所在:那就是欠缺篩選性。 

好可以好到掏心掏肺,壞可以壞到弄斷手臂...... ̄▽ ̄|| 


羽仔呀,辛苦了。希望你這次的緣分是善非惡。 

雖說那位越爺爺聽起來不太好惹,但俗話說為父則強(?)嘛,有隻剛失怙的小貓頭鷹正倒在雪地裡掛失招領中,所以羽仔你更要保重啊~不然爺倆兒都出了什麼閃失,無艷在天上可是會哭的......〒▽〒 


題外話。 

我總覺得,同樣在天上看著的少艾,大概早就跟無艷建立起好交情了吧。三不五時串個門子,交流一下鳥人觀察心得,多麼地和樂融融啊!

(羽:「嗯?耳邊似乎有細語之聲。」) 

然後不知道哪裡就會傳出「萍生~認萍生~」的哀怨哭調...

呼呼,這真是太有愛了。(#笑)

(南宮●翳:

                「愛什麼愛啊~可惡! #(╯‵□′)╯︵ ┴─┴         

                    再給我提『艾』,你就等著給本教主試毒!」)

                             (↑有跟沒有一樣的馬賽克 ̄▽ ̄||)


 ------------------------

【冰月,雪花】 

雪中花,花中雪。白的是花,是雪? 

冰裡月,月裡冰。寒的是冰,是月? 

宵與夜重生,血脈相承的逆天存在,一對毫無人倫之情的父子, 

自始自終兵刃相對,最後卻在彼此的懷抱裡,跨越生死的界線。 

冰流、銀流互擊,迸出漫天血雨,落在雪地裡浸潤相溶,終能一處依偎。 

一貫狠心和竭力絕情,本應不同調,或許稱不上什麼父子相殘吧。 

但也正因如此,其淒苦傷悲之處更是深刻懾人,直令觀者心驚。


    這一戰慘烈非常,看得我很是心疼。Q___Q  

    當然,我心疼的對象是宵。誰會同情那個蒙面蒙太厚,以致於上轎還會敲到頭的傢伙呢? ̄▽ ̄|| (看片時大家都笑得好開心呢,真歡樂。) 

    其實呢,蒙面這種事是個人的自由。就連日月才子也不時會蒙面一下(喂),更不用說是黃泉的王者夜重生了。

    可是我說夜老爹啊,雖然你拿下面罩根本沒差讓人完全不懂你蒙面的必要性在哪,但身為一隻堂堂的蠶,棄養孩子就算了,竟然夥同後母(?)千里逼殺...... 

這樣可以嗎?       

可以嗎?           

可以嗎?               

不行嘛! 

自由也要有個限度,蒙面和教養孩子怎能一概而論呢?(夜:是誰一概而論啊!?)

    唉,看宵倒落雪地裡那萬分孤絕的模樣,真是令人說不出的難過。我想夜重生大概是面罩戴太久,眼睛不知是糊到什麼染料或纖維吧,好好一隻小貓頭鷹,疼都來不及了說?

    小白,拜託顧好宵呀。造化之鑰你也行行好,展現一下你身為五大神器的魄力吧!霹靂居大不易,這麼純淨的心口可是千載難逢,錯過會抱憾終生啊~~~


 --------------------------------------------------------

【出將‧走車】

崑崙山上,紫宮太一與傲笑紅塵兩人行棋論理,悠然自適。 

不聞金鐵交鳴,不涉江湖血腥;幽山裡綠意盎然,猶如桃源仙境般祥和。 

看著看著,不覺間心情一片舒坦。

此時分外能體會老人家都喜歡太一的心情啊!(所謂的治癒系?) 

在太一與傲笑的對話中,隱約揭露出太一的家世,似乎有伏筆的意味。 

其相關劇情,日後應該會陸續展開吧?

我對太一有信心,期待他的表現。


另外,許多回憶片段的交織,讓人再次重溫號崑崙的宗師風範。 

不但提攜後輩不遺餘力,又是難得明師,不愧是師法自然的道門先天。 

當代英傑、首席劍者、良材美玉,哪個不是一時之選呢?

偉哉,號崑崙! 

值得一提的是,太一的長輩限定桃花持續盛放中,後勢看俏。 

七巧神駝這個古怪孤僻的老頭,似乎真的被太一給收服了吧...? 

在神駝向九禍新討的條件裡,包含了免死金牌和太極玄秘笈。

 而後者是要來給誰的呢?相信大家應該都心知肚明。XD

所以說神駝真是個可愛的老人家,身在險地還不忘顧及太一。 

除去太一確實得人疼的因素外,我想這也是神駝對號山山的某種義氣表現吧。 


咳。 最後,有件不吐不快的事情... 

那個......嘿都......我說...... 

在輩分上來講,太一似乎算是傲笑的        


                                                    師兄?



...... 

............ 

...............噗哈哈哈哈...好歡樂...〒▽〒                


(↑沒禮貌)


 -----------------------------

【平明送客楚山孤】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儒門教母楚君儀,為守護不解之護,力戰天蠶蝕月,最終殉職而歿。一向盡心盡力,在公法庭內事做最多、話說最少,認真又優雅的君儀大姐,就這麼成為有心人陰謀下的犧牲品,實在無比可惜,也引人不勝唏噓。

    為什麼逛酒家的人整棵好好,而打前鋒和拚命的人偏偏喪命呢...... 



    更讓我感傷的是,編劇無意塑造長期女角的心態,依舊沒有長足進展。而夜重生在此戰前後所撂下的輕蔑言語,更是極欠風度,令人啼笑皆非。連跟我一起看戲的兄長都為之大抱不平,可見霹靂的性別平等觀念仍有待改進。 

    雖說傳統有傳統的美感,但隨著時代進步,也是該做些改變了吧? 如果說聲光特效、操偶技術、造型佈景等都在不斷地求新求變,那麼在角色的創造方面,是否也該大刀闊斧變革一番呢? 

(不過,像恨不逢或衛無私這種,可以不用那麼努力...)

    我不愛那些「不喜歡就別看」「你會編你來編」之類的論調。就是因為很喜歡,所以才抱有更大的期待,如此而已。 


    由於楚君儀的逝去委實太過冤枉,使我的忿怒遠大於哀傷, 所以不得不自我催眠:君儀只是卸任,回到儒門天下當她的教母去了。而龍首所頒布的「儒門上下齋戒三十天」之令呢:

   

‧   

‧   

‧   

‧   


 其實是大肆慶祝的暗號啊!

 ~( ̄▽ ̄)~(_△_)~( ̄▽ ̄)~(_△_)~( ̄▽ ̄)~ 


    呃,真有這麼歡樂就好了。

     所以我說,龍宿啊~~~請趕快跟君儀探問你家好友的下落吧!否則~天道循環生生不息,如果失之交臂豈不是有點那個......

    什麼?龍宿的好友佛劍分說正跟一頁書圍爐鬼主,人盡皆知、問都免問? 這句誰說的?有欠 % 數喔。在外頭遊蕩是很危險的,趕快回來巷子裡住吧! ̄▽ ̄||  


 ----------------------------------------------

【能飲一杯無】 

咳咳。

這個問題呢,困擾我長達莫約三個禮拜了。

事關琉璃仙境某兩位不死天王。

(請善意地忽略線伯謝謝  ̄▽ ̄|| )

其實自從奇象30集以來,我一直都很難過就是了...... 

小釵都是做曾祖父的人了,還在重重魔兵包圍下力拚九禍與夜重生~ 

現在又在異度魔界受苦,那個浸在血池裡的畫面,真是深烙我心。 

前一陣子只要思及,胸口就緊到想掉淚啊......

然後阿素的整個失常也是讓我非常焦躁。

不懂編劇到底想表達什麼,既擔心又怒。 

雖然我支持這兩人有很深厚的情義啦,可是這幾集的表現手法真是有不如沒有的好啊......

我想了很久很久,都沒辦法給自己一個滿意的解釋。 

期間閃過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甚至連異端邪說都出籠了,非常之糟糕。

最後,我終於放棄深刻內化並體認角色行為背後意義的舉動了...... 

反正是奇象嘛!奇象都是假象,嚇不倒我的~ 

雖然我真的很支持他們兩個。

(不是那種支持!看我真誠的雙眼!!) 


之所以放下,是因為書老大重出江湖,心情比較好一點終於能釋懷了~ 

只要把日月和小釵的奇言異行想成: 

「因為要清場讓路給書老大,所以才跑去送死」,這樣就歡樂多了。 

也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吧。雖然內心充滿了矛盾與衝突, 

不過學著選擇性地接受劇情,也許是比較圓融的看戲方式......吧?

(遠目) 

-------

沒有惡搞,不好意思。


评论(2)
热度(1)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