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水波又興 (霹靂奇象 05~08 惡搞)


【水波又興】

 一切都是從這個魚簍開始的。

    

水波天。  

傾君憐:「秋君,你跟恩公上哪了?」 

愁落暗塵:「釣魚。今晚可以加菜了。舅父呢?」  

傾君憐:「......在房裡。」 

愁落暗塵:「我去向舅父請安。」 


隔天清早。


雨中硯:「愁兒,君憐留下一張字條...      

            

       『 愁君是重情重義之人。我別無選擇,只好成全你們。       

            但名兒尚幼,為免拖累秋君,就讓他跟著母親吧。』      

            這是怎麼回事?」 


愁落暗塵:「不好!是我忘了。」  

雨中硯:「忘了什麼?」 

愁落暗塵:「前幾天,我陪君憐去看廟會上演出的傀儡戲。」  

雨中硯:「傀儡戲?這跟傀儡戲有什麼關係?」

愁落暗塵:「那齣戲名為『刎頸江』,內容是敘述項羽和劉邦......」  

雨中硯:「嗯,怎麼了?繼續說啊。」 

愁落暗塵:「(深呼吸)       

                    .....敘述他們兩人如何從相識相惜乃至恩怨難分,     

                    最後死生契闊的淒美故事。」  

雨中硯:「......」 

愁落暗塵:「......」      

「舅父,其實我......」  

雨中硯:「 (迅速截斷)原來如此。

                    你什麼都不必說,我去找回君憐。」 

愁落暗塵:「舅父,多謝你。」  

雨中硯:「 何必說謝。       

                  不過下次記得換個好一點的藉口。」 

愁落暗塵:「啊?」  

雨中硯:「真懷念。想當年我跟你父親也是...」 

愁落暗塵:「......什麼?!?!」  

雨中硯:「呵呵,開開玩笑。塵兒不會當真了吧?」 

愁落暗塵:「......不會......(才怪!)。」  

雨中硯:「那我走了。       

                 對了,羽人非獍這個年輕人不錯,可以交心。(微笑)」 

愁落暗塵:「嗯,他值得交陪。」

雨中硯走遠,愁落暗塵入內。 


------

「君憐,妳誤會愁兒了。」  

「嗯,秋君還是沒開竅嗎?」 

水波天房內。  

「(驚覺) 奇怪!舅父那時不是在房裡嗎?怎麼知道......」  

   

((愁哥,全世界就只有你一個人不知道吧......))


评论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