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絕谷紅顏本無豔,石中瓊玉不羨仙(絕仙谷劇情相關)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絕谷紅顏本無豔,石中瓊玉不羨仙】

【逢君只堪花正盛,愛遍千里遠蓬山】

【此曲只應天上有,飛鴻落羽泣殘英】


------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恨不逢,恨不相逢。    

就一個無行浪子來說,編劇倒是把這人可憐又可恨之處描寫得十分透徹。

與恨不逢相關,千絲萬縷般的劇情,其中細膩的俗情凡慾,寫實直如你我的人生。

情之一字誤人深;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隨著年歲漸長,理解漸增,而悲憫漸寡。

愛情這種私有且獨占的情感,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來談談近來相關的劇情─絕仙谷吧! 

((雖然覺得此段劇情有點仇視女性,但既然編劇敢編我就敢議。#笑))


「絕仙谷」這個名字,影射出一個封閉隔絕的天地。

初登場,小配角屠柔柔就已經點出絕仙谷的行事作風:逃避與拒絕。

無論絕仙谷拒絕的是男或是女,明眼人應該都能判斷,其本質與仙境有雲泥之別。     

真正的仙境是怎樣我並不清楚,但我想應該不只是個避風港才對。

絕仙谷讓那些受到情傷的女子不再接觸外界,不再面對愛情,卻無法讓她們有所成長。

雖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懼怕本為人之常情,但學習分辨兩者不是更為重要嗎?     

遇人不淑,不代表所有人都很爛。     

但是絕仙谷卻教人一律把井繩當作毒蛇,這也難怪最後谷主本身會遭毒蛇反噬了。         


【絕谷紅顏本無豔,石中瓊玉不羨仙】       

絕仙谷這段劇情,重點在描述女人的嫉妒。     

話說,「年輕」與「美貌」是男性擇偶市場上評價的兩大基準。

其他較小的基準例如個性家世啦等等......就不提了。

當女性選擇讓自己待價而沽,而男性為了居得奇貨而爭強鬥狠時,妒心與執著便毀滅一切。     

男人奪權、女人爭豔,而阿修羅於焉而生。     

瓊玦使出種種心機來算計姥無豔,便是因為嫉妒。

當瓊玦的感情被羽人非獍拒絕的時候,她不但無法接受對方不愛自己的事實,還一廂情願認定:

"羽人之所以流水無意,是因為姥無豔貌美勝於己。"

但,美貌真的是決定愛情的唯一因素嗎?     

薄紅顏不相信恨不逢與姥無豔相識在先,也是因為嫉妒之故。

就算沒有瓊玦從中挑撥,薄紅顏一開始就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判斷:

"姥無豔比自己還年輕,所以恨不逢才「琵琶別抱」。"

年齡成為薄紅顏心中的桎梏,讓她傷人傷己。     

若論貌美,薄紅顏難道不美嗎?     

((題外話:也許編劇在開惡意的玩笑吧,

後來薄紅顏因瓊玦下藥而神志恍惚,竟錯把瓊玦當作恨不逢,兩人共赴巫山。

我當場錯愕,只嘆「劇情如棋,編仔莫測,笑盡布迷」啊!))


姥無豔自稱無豔,最初還以巫婆面具來遮掩美貌,可見她對愛情抱持著疑懼的態度。

但從她對待色無極的橋段中就能夠窺知,姥無豔對堅貞的愛情其實有著近乎純真的憧憬。

像她這樣一個年輕貌美,又對真情寄予執著的女子,為什麼沒在情場上得到幸福,反而情路坎坷、步步荊棘?

除了遇人不淑和本身歷練不足之外,嫉妒也是一個因素。     

還記得當初恨不逢因任務之故,與姥無豔斷了音訊。

無豔因思念而出尋,卻見到情人身旁伴著一個不知名的女子;

荒島獨舍,孤男寡女,形態親暱。於是她失去冷靜,與偏激的刀瘟大打出手。     

嫉妒與獨占慾,交織成難解的誤會。     

後來姥無豔因傷重失身於歹人,加上情傷的雙重不幸,自此她對恨不逢是既愛又憎。

輾轉流徙,姥無豔好不容易在絕仙谷中,過著有義母疼愛和姊妹關懷的安穩生活,

孰料世事無常,命運作弄人才正是開端。     

後事與前因的關聯,看似幽微難辨,實則環環相扣。     

只要是人,誰不會嫉妒?妒火,真是世上最恐怖的業火。         


【逢君只堪花正盛,愛遍千里遠蓬山】       

「罪魁禍首就是恨不逢。」雖然情感上很想這樣說,不過,實際上我卻明白並非如此。

當恨大少面對因中毒毀容還散發出惡臭的姥無豔,內心浮現下面這句堪稱經典中的經典台詞之時,

我竟不由自主地笑了:「怎麼會...我應該是真心愛她的啊?」(大意)     

好樣的恨不逢。霹靂史上最可恨同時最可憐的花花公子,於焉誕生。

看這段劇情時我真的在笑,一種既感深刻悲哀,卻又真的好笑的冷笑。

之所以笑,是因為恨大少作了個最佳見證:原來真實到極處的人生,竟然是個荒謬的笑話。

除了笑,還能作何反應?我連怒罵的力氣都沒有了。       

在那個瞬間,我想恨不逢已領悟到,他自以為愛遍千里最終求得的真情,其實只是經不起考驗的鏡花水月。

原來,他愛的還是姥無豔的美貌;原來,他仍是個沒有真情的浪子。     

比起失戀,認知到自己沒有真心去愛的能力,豈不是更為可悲? 

(可以體會這種感覺的我,是不是也有點....?#笑)     

就某方面來說,恨不逢是個很誠實的人 ─ ─ 雖說他的誠實幾乎都給了自己。

多少人願意承認自己無法付出真情?這可不是尋常人能辦到的。

就算是陰謀家大反派,鬼梁天下一怒為子喪,異度魔君對部屬之顧惜切切,

可見儘管是作惡之人,也會擁有幾分真情。     

恨不逢枉稱愛遍千里,縱使浪擲千金夜夜風流,也不如貧家小夫妻一晚執手相看。         


【此曲只應天上有,飛鴻落羽泣殘英】         

羽人非獍在這段劇情中的定位,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好人」;

其良善程度不是尋常人能望其項背的。(不愧是少艾捨命迴護的熾天使啊...XD) 

同樣是面對姥無豔的毒傷惡臭,羽人和恨不逢各自採取了不同的行止,兩相對照下,讓人不由得苦笑。     

有情無情,不是看他說了什麼,而是看他作了什麼。     

只是,這殘酷的世間流傳著一個殘酷(?)的至理:一個人的品行好壞,與他是否被愛並沒有絕對的關聯;

而一個人為愛付出的多寡,與他所得到的回饋也不一定成正比。     

羽人非獍和姥無豔兩人,總讓我聯想到古龍小說「絕代雙驕」裡的花無缺和鐵心蘭。

就算羽人付出再多、對無豔再好,無豔也不一定會愛上羽人。

雖說如此,我依然希望這兩人能在一起;不為什麼,只因為他倆都是內心純真的人。

如果能互相珍惜,應該可以很幸福吧!         

【後記】     

總覺得這些以恨不逢為主軸發展出的情感糾葛,佔劇情比重太多,讓人非常疲累。

雖說刻劃細膩是種優點,可是一但過度的話,反而顯得矯情。     

這麼說吧,為順應劇情而擺佈角色,使得相關的角色個性顯得扁平單調。

如瓊玦不擇手段達到一種莫名的境界,羽人非獍則是光環加身,善良直逼聖人。

不是我在說,編劇們也太維護羽仔的形象了吧?  (不過私心倒是蠻愉快的...XD)        

希望這段劇情早日結束,別再情孽糾纏了......     

雖然看到奇象片頭那個 偽‧哈利波特,就知道不太可能......   

 --      

無豔,恨不逢是很危險的,趕快跟羽仔走吧~    

羽仔,絕仙谷是很危險的,趕快回故鄉去吧~                        

↑現在那裡變成好人幫了...... ̄▽ ̄||      


评论(1)
热度(4)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