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刀戟戡魔錄二 27~36 亂感

      

--

其實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 

當赤雲染與談無慾相偕到罪惡坑找狂龍...... 

~~~ 

破玄奇:「狗大,那個赤查某跟號崑崙一樣用掌耶!你一定要留給我!」 

狂龍:「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念念不忘號崑崙。」 

談無慾和赤雲染進入罪惡坑多功能議事堂。

(中略)

談無慾:「感謝罪首,告辭了。」 

狂龍:「為了證明我們之間的友誼,小談你就給我抱一下吧!A__A」 

狂龍撲向談無慾。 

在這間不容髮的危急時刻,月才子表面不動聲色,實則內心驚駭莫名: 

「我談某平生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就連竹竿舞都駕輕就熟 ((→喂!)),  

    但這等無禮要求卻是聞所未聞!」(因為某人總是不開口先動手?)

一旁的赤雲染心境澄明、目光凜冽,心道:

「好你個狂龍,膽敢打這種主意?」 

        不愧是繼眉姐之後的超高級女先天,對狂龍的心思有直覺上(?)的靈敏反應,赤雲染使出了道門密傳的挪移步法,說時遲那時快,正好擋在談無慾身前。 

狂龍大驚:「你阿姐咧,這女人怎麼知道我在想啥?跟我阿姐同款!」

於是,偉大的小龍龍陷入了被阿姐懲治的甜美回憶中。 

破玄奇也是一驚:

「老大失神失神,快撞上赤查某啦!她若是哪裡缺了個角,我... 

    我要怎麼跟(同樣學掌的)號崑崙交待?!不行!」 

為了號崑崙,破玄奇銀牙暗咬,賭命衝向狂龍:

「老大!作老小的給你靠!」 


塵煙飛揚。 

狂龍與破玄奇跌成一團,赤雲染趁亂拉著驚魂未定的談無慾離開。 

罪惡坑外。 談無慾:「赤雲染前輩,多謝妳。」 

赤雲染:「不用客氣,我也是支持你們日月才子的。」 

談無慾:「......?......(支持?)」 

赤雲染:「(微笑)你二人默契無間,攜手同為武林正義奔波,     

                 此等不畏艱苦的高貴情操,令赤雲染十分佩服。」 

談無慾:「讚謬了。-/////- (莫名其妙臉紅?)」 

赤雲染:「(微笑微笑)我想去探望藺無雙,就此別過。」 

談無慾:「如此便不送了。」 

赤雲染:「嗯。」 

望著赤雲染離去的背影,談無慾皺眉心忖: 

「奇怪,為何方才的對話,總覺得有點似曾相識?」 

------

從天上觀望人間的‧練峨眉:「雲染妹子真是與我有志一同。(喝茶)」 

在萍山憑弔雲人的‧藺無雙:「吾有不好的預感......(冷顫)」 

正前往萍山半路的‧赤雲染:「練大姐,我會幫妳看好藺無雙的。」 

------

都說赤雲染是大美人。

但是......小談可是一點也不輸雲染啊! XDDD


评论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