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刀戟戡魔錄二21、22感想

    

「在吾心中,你永遠比不上魔君!」

「她若知道你沒死,她會跳高三尺。」

「做大哥的,只要小妹好就好了。」

「哈哈哈~本座欣賞自信的強者!」

---


 一、萍山之墜


咱們超萍山要塞的動力來源‧練峨眉大姐大竟然就這麼退場了。

這殘酷的事實讓人好生錯愕,怎是一個悶字了得!

雖然早有預言,練大姐會在 21 集回萍山賣咳羊莖與火鍋料萍仔菜,

但是當我親眼目睹這位史上最強高能中子光束砲練大姐大血濺罪惡坑時,

還是不免覺得......         


好~恨~啊~~(/‵口′)/~ ╧╧

大勢已去,魔君開始得意洋洋地嗆聲,說練峨眉太過自信孤傲導致失敗,

又說魔界早就開始佈局控制金八珍,並與翳流合謀把藥丹換成無效的假藥,

可惜慕少艾功虧一簣了......((這句插中我的心槽,非常之痛(┬_┬)↘)),

連串陰謀,讓練大姐終究碧血長流空餘恨,也看得我整個人悶悶悶,悶到不行!

練峨眉,一個修為幾近登仙的絕世高人,大無畏地放棄仙途而毅然步入塵世,

忍著體質的缺陷為除魔大計勞心勞力搏性命,這樣的情操怎不令人感佩?

這江湖又有什麼希罕,練峨眉大可待在萍山之巔不理什麼魔啊龍的,但她沒有。

魔君之禍,結義之情,孽弟之亂。

清逸雲蹤渺渺,而這紛紜塵世,最終還是留不住一榻滄然。

唉。為什麼這麼強又這麼美的大姐竟然收得這麼早?

不過,惋嘆歸惋嘆,還是要佩服地說:

練大姐真不愧是先天風範‧始終如一啊!  

很有氣魄地自蓋天靈前,竟撂下比秒爆六先座時更具威力的核彈性發言:

練:「狂龍吾弟......」  

龍:「妳叫我的名?!(大驚,手顫抖地伸出去卻又縮回)」

練:「哈哈哈......     

在吾心中,你永遠比不上魔君。


                      

(一掌贊面‧爆)」

( ̄□ ̄|||)a 您真是太高招了,眉姐!好一記回馬槍!

這句話會對狂龍造成怎麼樣的影響呢?我很壞心地拭目以待。

少艾走的時候,已深感消沉。現在眉姐也走了,戲迷我真是滿心苦楚。  

正道傾危,台面上的佛劍、日月無雙和燕羽合翼可要撐著點啊!

---- 


二、素大媒人?


話說素大閒人不想著怎樣擺平他家師弟,竟然改行當起媒人來了。XD

一路把燕仔牽回峴匿迷谷,還沿途輔以諄諄善誘唯恐當事人不開竅:

素媒人:「燕壯士,素某想請問你答允此次刀戟會面的因由為何,   

                為仇,為情,為公理正義,還是其他的理由?      

                這件事情非常重要,素某想聽聽你的答案。(∩_∩)」  

燕仔:「(一臉茫然) 嗯?我不知道耶。」

素媒人:「(不知道?!( ̄▽ ̄#)﹏

                    很好談仔你竟然丟一對狀況外的給我)

                    嗯~?燕壯士可以再思考看看。(∩_∩)」 

燕仔:「(奇怪,天氣明明不錯,怎麼覺得有一陣冷風)      

                尋找此次會面的意義,就是我答允此次會面的目的,      

                這樣的回答可以嗎?(正直面容上閃動純真的光輝)」 

霎時,素大閒人眼前一片金光閃閃: 

        『這種好學生(註1)兼乖寶寶(註2)的類型,在現今武林中已經十分罕見了。怎能不列入瀕臨絕種保育鳥類,好好愛護照拂呢?決定了!(→?)』 

    註1:就是呆呆的...... 

    註2:就是好牽好拐的......  

燕仔:「(......素賢人出神的表情好像有點可怕?) 

                呃...這樣的回答可以嗎?」   

素媒人:「(速答) 答案並無答案,任何回答皆是可以。      

                  (∩_∩)~(∩_∩)~(∩_∩)~(∩_∩)      

                (唬人用營業型百萬伏特微笑大放送)」  

燕仔:「喔、嗯......   

                (珠遺、西風真不住,我竟然走神了!囧rz)」 

可憐就這樣被素大閒人唬弄過去的燕仔,

前方又有什麼樣的命運在等待他呢? 


素大媒人(X)


----


三、燕羽合翼

    素媒人和已退場的練雲人,其矢志牽成刀戟合璧的心情,我很能理解。畢竟兩隻溫和的鳥擺在一起,是怎麼看怎麼可愛啊!((並不是這樣)) 

    看他們兩個人坐在峴匿迷谷的湖邊喝酒抬槓,還有志一同的虧起西風小妹... 



這純真祥和的美景,讓人不由得花枝亂顫地微笑再微笑啊!

至於那個擊掌的畫面......? 



不要想歪了,這可是傳說中的惺惺相惜啊! 

這兩人純正到閃亮亮的地步,所以相比之下,

我還比較希望看到三隻鳥在堪魔事畢後,吱吱喳喳的快樂景象。 

(呆燕、笨鳥、兇雁子) 

是說那個意念之爭打得好漂亮喔......>////< 


---

四、無豔之豔


本來不想理這段令人惱怒兼翻桌的劇情。 

不過實在是很同情無豔,所以還是給它提一下好了...... 

編劇啊編劇,又開始灑這種煽情狗血的芭樂劇情了。(  ̄ c ̄)y▂ξ 

1.莫名其妙芳心失守,忠與愛兩頭空的魔界大將 別見狂華。 

2.遊遍花叢、泡妞一流,可是內心很空虛的花花公子 恨不逢。 

3.殘忍偏執,對兒子有異常獨佔欲,而且有家暴傾向的 刀瘟。 

4.容顏絕豔,但是因為不信任情感,所以故意扮醜的 姥無豔。 

5.被家暴還被迫放棄監護權,委曲求全卻無怨無尤的 無悼一人庸。 

6.不甘心只當朋友,最後由愛生恨破壞別人家庭,

    還把人家兒子拐來養的 賈命公。 

7.明明一見鍾情,卻選用下三濫的方式對待人家,

    然後還妄想得到芳心的 封千機。 

這群人在搞什麼啊? 霹靂之巔? 霹靂龍捲風? 霹靂摩天輪?           

╯-____-)╯~═╩════╩═~

可是,明明知道這是齣混亂的芭樂劇,為什麼我還是看得好傷心? 

因為,這實在太生活化了!

簡直就是水果日報的社會新聞布袋戲版本。 ̄▽ ̄|| 

江湖,江湖。 

身不由己,是因為江湖人的恩怨、愛恨、情仇,天生就比較多。 

皇甫笑禪說:「要退到哪裡,才不是江湖?」

我想,只要是江湖人,就答不出這個問題吧。 

    無豔為什麼不殺封千機,卻柔順地虛以委蛇,以條件驅使封千機去殺恨不逢?為什麼愛會轉成恨?為什麼應該恨的,卻反而容許他成為枕邊人? 

    老實說,我非常的錯愕,但又覺得自己可以理解無豔的想法。她真的很喜歡恨不逢。所以反而不能容許一絲一毫的背叛。她一點都不愛封千機。所以身體的交易比起她的心,就顯得就無所謂了。 

    可是我好討厭這種感覺。(槌桌) 

內心OS: 

無豔!就算失去武功,難道妳就不能用毒嗎?

照理說,用毒的人會在身上隱密處藏毒,被搜也不是那麼容易啊。

而且!封千機帥歸帥,眼神和語氣都好低級...((這並不是重點))  

還有!他可能就是害死少艾的陰謀執行者...((這也不是重點))  

然後!封千機你給我去使~! ψ(╰_╯)σ☆咒。((仍然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覺得無豔雖艷,內心卻十分純真。 

看她之前放了色無極,就知道她的心其實很軟。 

她會隱藏豔容扮醜,應該也是「恨不逢」

─ ─ 恨不得遇到一個真正的知心人。 

姥無豔,人如其名,無花亦無巧。 

她只不過是,老老實實地愛,老老實實地恨罷了。

 

-----

五、雜感 

1. 狂龍:其實我覺得,他在練峨眉死時真情流露,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有一點點可憐。     

    只有一點點啦...... 

2. 鹿王:我喜歡鹿王耍嘴皮。XDDD

    鹿王:「我小妹的事情你免擔心啦。」 

    燕仔:「她的傷勢我會負責到底,還你一個斷雁西風。」



鹿王:「你若要收下最好,不用還。」 

燕仔:「嗯?」 

((很好!看來鹿王已經放棄讓羽人奉茶的妄想了。XDD ))

笑禪:「你是從何時又轉換了對象?」 

鹿王:「做大哥的,只要小妹好就好了。」 


喔~鹿王這個阿兄好疼妹妹喔(>﹏<)      

然後鹿王好奸詐喔,不信任鬼主又試探笑禪,真的是吼...... 

鼎爐分峰的朋友感情其實沒有那麼好嘛? 

看他們帶去煮火鍋的東西都不怎麼樣就知道了。╮(﹀_﹀")╭ 

 ((↑聽我胡扯XD))

3. 談無慾 

    魔君:「談無慾,你準備了大禮嘛。     

                    哼!今天本座就只殺你,與佛劍分說!」



小談:「來吧!」



魔君:「哈哈哈~本座欣賞自信的強者。呀~!」



為什麼......(深深吸氣)

為什麼小談的武戲總是可以拍得這麼帥呢?!~(≧﹏≦)~ 

小談!我已經拜倒在你的萬年果香之下了啊! 

~( ̄▽ ̄)~(_△_)~( ̄▽ ̄)~(_△_)~( ̄▽ ̄)~ 

是說魔君實在不懂憐香惜玉。 

竟然正對著小談的臉使出            

                          膝 撞 ...

                                                   真是超狠的。orz


這一記K下去,談仔的頭髮和流蘇墜飾甚至睫毛都染成血紅,


看得我好不心疼。Q___Q


------

六、苦中作樂的惡搞 


罪惡坑罪惡坑,惡人齊聚的罪惡坑。 

上至罪首下至掃廁所都嘛很脫線的罪惡坑。 

今天,竟然有一道超卓仙姿、絕逸雲蹤、怎麼看怎麼像大姐頭,

啊不, 怎麼看都是不世出的先天高高高高人,

優雅地踢飛守衛踹破大門,翩翩駕臨了! 


小龍龍:「(興奮搓手) 阿姐!妳終於來啦!(>﹏<)       

                妳看妳看,(現出祝壽賀聯+滿漢全席+精挑細選的侍者)      

這個生日宴會可是小龍龍我為妳精心籌畫的唷!v( ̄︶ ̄)y」 

練大姐:「(冷顏)廢話少說。       

                     (如意一揮,解開木桌上金八珍身上的繩索)      

                   你這是什麼意思?給我說清楚不然我抄了你的罪惡坑!      

                        (#-.-)/~ ╧╧」 

「眉姐!阿龍他欺負我~~〒△〒」

金八珍哭訴著自己被當成生日供品的經過。 

「猴死孩子,給我站住!」

練大姐忙著拆房子與追打某龍所以沒注意聽。 

「阿姐妳叫得這麼深情小龍龍會害羞啦~」

某龍很快樂地享受阿姐全副的注意力。 

「斜仔,喝啦喝啦!」「你不去幫忙嗎?」 

「狗大那德性誰想理啊?」「嗯,也對。」 

眾人早就習慣在掌氣刀光中安然自得,非常認真地開起宴會大吃大喝。 

就在現場一片和樂融融(?)之時,一道沉穩的身影緩緩步入罪惡坑了! 

力拔山兮氣蓋世,魔威赫赫誰不識,來人竟是打不死的蟑螂‧閻魔旱魃! 

魔君不愧是魔君,現場眾人一時皆被那豪邁無匹,以命相拼的氣概所懾! 

阿魃仔:「此會缺我,豈不掃興?!       

                     (眾人目光聚焦,現場沉默三秒)      

                    嗨......眉、眉小姐,上回一別後...身體還好嗎?      

                    喔對了,生日快樂,這、這是禮物......

                        (遞出翳流特製大補丸)      

                     那個,嘿都......-////-......      

                     今天宴會後我想邀妳到異度魔界看妖獨池火焰之舞迷幻秀而且有雷狼獸全程陪同喔不知眉小姐意下如何願意賞光嗎如果願意的話我先告辭晚點再到萍山接妳然後一起去魔界......」 

「~切!」罪惡坑眾人轉身繼續大吃大喝,有些拉過椅子開始看戲。 

小龍龍:「凍~咧~!阿魃仔,你啥意思啊!我有准你泡我阿姐嗎?      

               雖然說是麻吉不過打狗也要看主人 (練峨眉眼中寒光一閃),      

                  阿姐是我的,阿魃仔你哪邊涼快哪邊去!√(─皿─)√」 

練大姐:「......狂龍吾弟......#」 

小龍龍:「(立正站好) 是!小龍龍正在聽......啊,妳叫我的名字?      

                      阿姐妳很久沒這樣叫我囉聽了真感心嗚嗚嗚~      

                      我終於到手了,我終於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了!」 

此時阿魃仔因為沒人理所以內心呈現囧rz狀態。 

幸好因為他眼睛一向藏在眼瞼裡所以沒被眾人發覺。 

練大姐:「哈哈哈......       

                   (冷笑一出,眾人背脊發寒,四下頓時鴉雀無聲)       

                     在吾心中,你永遠比不上魔君!       

                    (一巴掌呼過去)      

                      ~珍妹,我們回萍山。」        

練大姐駕起祥雲回萍山,接受正道眾人的祝壽。

阿魃仔:「眉小姐!到異度魔界作客的事...( ̄□ ̄|||)       

                        (練大姐早已不見人影)      

                       ......是說,眉小姐那句話?-/////-難道...」        

阿魃仔陷入美好的妄想?

小龍龍:「啊~阿姐打我、阿姐打我!      

                       阿姐跟其他人一樣,都認為我有罪!嗚嗚嗚~〒△〒      

                       欸,是說,打是情罵是愛呢?      

                       啊我就知道阿姐最愛我!哈哈哈哈~┌(‵▽′)╭」        

小龍龍在甜蜜與苦澀中掙扎?

─ ─罪惡坑眾─ ─ 

向日斜:「為何不安慰罪首呢?他看起來好似打擊很大。」 

破玄奇:「那隻瘋狗現在又哭又笑,最好的方法就是 不 要 理 他 。」

 ─ ─異度魔界 ─ ─       

鬼知:「小魃啊!再接再厲,魔界處處有溫情,大家都會支持你的!」 

赦生:「魔君英明神武,此役必會成功。」 

雷狼獸:「嗷嗚!」 


    

【嚴正聲明】  

本篇影像來源與版權皆屬大霹靂股份有限公司。  

唯部分圖片與原圖有所出入,旨在博君一笑爾爾。  

望請明鑑且勿引以為真,懇請高抬貴手,感激不盡!  


评论
热度(2)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