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刀戟戡魔錄二17、18感想

   

「吾不該報仇嗎?」 

「你只有我一個親人。」

「三八大仔~~」

「謝什麼,這是我小妹呢!」

「悲傷,這是你該受的懲罰...」

「前輩意欲為何?」   

-----

一、百口莫辯傷心人

話說異度魔君找上燕歸人,聖戟不敵。

魔君祭出致命一刀,說時遲那時快,西風出劍干擾,魔君怒而震退西風。

西風重傷、燕仔大驚,魔君抓狂。逼命之時,鬼梁天下發掌逼退魔君,兩隻鳥獲救。

某山洞內,鬼梁天下為西風運氣療傷,畢。

水晶湖無法治療西風傷勢,鬼梁天下便對燕歸人說:

「這個玉珮交你,十天內,你前往水波天、炎羅窟,

    必要時出示這塊玉珮,只要這兩地的主人肯援手,西風小妹就有救了。」

「我不去!」鬼梁天下聞言,身軀一震。

斷雁西風勉力續道:「你殺死羽仔,我不想...欠你這個人情!」

「......羽人非獍殺吾孩兒,吾不該報仇嗎?」

......看到這一句話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鬼梁天下好令人同情啊。

1.兒子大喜之日被誤殺,喜事變喪事,禍從天上來,衰。

2.然後幾乎所有鼎爐分峰的朋友都不挺他,悲。

3.不挺他就算了,還偷偷背著他幫助兇手,怒。

4.這也罷了,心灰意冷之下,只求得報子仇。可是竟然因為心軟所以被兇手的超級麻吉擺了一道,殺了不願意殺的人,還從此不能要求兇手償命,慘。

5.最後看到朋友們不幫自己就算啦,還一堆人圍在那邊幫兇手療傷......            

((囧rz  若我是鬼梁天下,不當場哭出來才怪。 Q口Q ))

好吧。一切都過去,也不計較了......

6.後來看到 (不幫自己幫兇手的) 朋友的老妹有難,冒著被魔君盯上的危險出手相救,結果人家完全不領情、不說聲謝也就算了,還怪自己殺了兇手‧她朋友......可是兇手根本沒死啊。他何嘗不想殺了兇手,可是他根本沒殺到,也不能殺。

怎麼這麼慘 ( ̄□ ̄|||)a。如果鬼梁天下真的不是陰謀家,而飛宇之死也不是他設計的圈套,那他真的是一個慘到極點,百口莫辯的傷心人。

P.S.如果是陰謀家那當我沒說!

------ 


 二、不解,執著。

    刀瘟是個狠角色。她的遭遇有可憐之處,但討人厭的地方卻更多。她的母愛乍看之下偉大,可是我卻覺得她的愛非常自私。

    其實誰人不自私? 可是自私到把別人家孩子殺了取血,來延續自己孩子的命,這就很過分了。

    更不用說求藥這件事,皇甫家慷慨贈藥,難道還要負責藥效嗎?因為康兒服藥斷氣而怒殺皇甫全家,真是令人無言。

    其實看到這些,我都還沒那麼不爽,因為總算是情有可原。可是後來患劍去見笑禪,只希望用死來讓笑禪放過刀瘟,笑禪抓狂說:「我的母親苦苦哀求刀瘟放過我,結果被刀瘟凌虐至死。」

 

    是,誰人不自私,又誰人不為自己的孩子著想? 所以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喔?只有妳是母親,其他人都不是囉? 這時我才真的厭惡起刀瘟,這個惡劣到極點的傢伙。

    而且刀瘟對自己孩子的異常獨占慾讓人很不舒服。聽到恨不逢有義父,竟然說:「從此以後你沒有義父,你只有我一個親人。」

......真讓人火大。╯-____-)╯~═╩════╩═~母愛是藉口,自私才是真的。


-----

三、三八大仔和小龍龍


笑禪 v.s. 狂龍

當可愛的小龍龍叫笑禪「三八大仔」的時候,真是讓人噴笑啊XDD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的對話可以這麼好笑啊!?仔細一想,這兩個其實有很多共同點(?)嘛。......而且感情還不錯呀(?)。

 

((↑不是這樣吧!XD))

以下是三八大仔和小龍龍的共同點。

1.同病相憐?

狂龍:「嗚嗚嗚三八大仔手殘腳殘而且還不能講話好可憐喔。」

笑禪:「哼哼哼狂龍你既不殘也不廢但你的不足卻更為可悲。」


2.捉摸不定?

金○銀的秘密證言:

    「我時常覺得笑禪他啊講話都神秘兮兮的,要不然就是話講一半讓人去猜, 像是上次我家○兒受傷,他介紹我去一個怪裡怪氣的地方又不交代清楚,害我現在擔心○兒擔心的要死....唉我要去調查那個地方了。」


破猴(假名)的抱怨:

    「哎呀,講到我那個狗大喔,實在是瘋到有剩!講話沒半句可以信的,每次都騙我純潔善良不懂懷疑,吼!聽他講話還不如聽狗放屁!還要我先出任務才要放我假,誰知道他是不是又要呼攏我?哇~~~不管啦不管啦!我要去找號崑崙約會啦!」


3.戀 X 情節?(笑) 

狂龍:「阿姐!阿姐!你不要不理可愛的小龍龍嘛!>////<」

練峨眉:「(一巴掌搧過去)

                   你最大的錯誤就是你根本不認為你自己有錯!      

                      (o一-一)=○# ( ̄#)3 ̄)」  

笑禪:「大哥!大哥!為什麼你不肯現出真面目?Q////Q」

寰宇奇藏:「(一溜煙逃跑)

                     啊我就說你認錯人啦幹嘛一直“歡”我要大哥?!        

                      √(─皿─)√」  


所以...... 三八大仔和小龍龍一見如故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聽我胡扯XD))


----


四、一鹿二鳥 

    燕歸人好可愛。西風小妹好可愛。鹿王大哥也好可愛。我好喜歡兩隻鳥的對手戲喔! 看他們鬥嘴鼓,真是一整個心花朵朵開啊!

 
~( ̄▽ ̄)~(_△_)~( ̄▽ ̄)~(_△_)~( ̄▽ ̄)~  

    西風真是個率直可愛的姑娘。雖然是有任性一點,但也源於她對羽仔那心切的擔憂,足見其真性情。

    燕仔則是溫厚有禮貌,又有原則。武戲很帥就不說了,爽快地答應用聖戟來換西風的命,讓人看了好想撲倒他...((喂不行吧)))

    然後是鹿王桑,我對這款的痞子歐吉桑......沒有抵抗力啊!XDD

----

    被鹿王從畫魂手上救回的西風小妹,不理背後囉唆的大哥,苦撐著回頭找燕歸人。

燕仔:「妳,這是?」 
鹿王:「異度魔界的妖術,要你用聖戟來交換。」 
燕仔:「多謝你。」 
鹿王:「謝什麼,這是我小妹呢!

                    你以為先講一句謝,我就不會罵人嗎?

                    (/‵口′)/~ ╧╧ 我的小妹怎麼會受了這麼重的傷?」  

燕仔:「呃...她替我受了魔君一刀,鬼主有交代醫治之法。」

鹿王:「我好好一個小妹交你,結果被你搞到重傷被劫;     

                燕仔!本來你還是我的妹婿二號候選人,

                現在我對你改觀了! 罷了,以後小妹還是交給我就好, 

                我不能把她嫁給你!」  

西風:「我要嫁誰是我的事!還有,

                好好一個羽仔交給你,你搞到人死,你也一樣!」 

燕仔:「......我會負責到底!」 

鹿王:「( ̄□ ̄|||)a !!!

             負責啥你是做了什麼你們生米煮成熟飯了嗎西風妳懷孕了嗎我要當舅舅了嗎可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對了喜酒要請幾桌滿月酒呢該不該邀請羽仔可是萬一他觸景生情...」 

西風:「(老哥還提羽仔幹嘛!)     

               你閉嘴,我的傷會好一點...」 

鹿王:「(哇咧差點忘記不能說)     

               我們先到鬼梁兵府吧,現在是我做主不准說不,     

                來來來(蹲下身),大哥很久沒給妳愛的背背了~~~」 

西風:「(故意忽視散發愛的光芒的大哥) 燕仔你來扶我,哼!」 


鹿王:「這?唉...有了情人就不要大哥了...〒△〒」




......我說鹿王你就死心吧! 不要再肖想羽人給你奉茶啦!XDlll

----- 

五、隱隱約約的名字

    提到羽仔,就有一種百味雜陳的感覺。笑禪把羽仔放在峴匿迷谷,鹿王問笑禪,不怕羽仔心情受到刺激? 笑禪說,他相信羽仔反而會更冷靜。

    迷谷中,蠹魚孫哭鬧著要跟羽仔單挑,怪他把少艾害死,而羽仔只是默默的承受魚孫怒氣和自己的傷心。 

    此時我不得不佩服素大閒人,恰到好處的幾句安慰和提點後,便先行離開讓羽人獨處。如果我也有如此通達人情的識見與技巧就好了......離題了。 

    每當劇中提到任何與少艾相關的消息時,我就會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疼痛浮現。不管是談無慾敏銳的洞察與探聽,還是秦假仙的疑惑,(「那個哎呀呀的很久不見了」)或是笑禪和鹿王為了讓勘魔大計能順利進行,把死的講成活的......這一切都讓我很唏噓。 

    我有種感覺。少艾的離世就像是猛然一顆大石墜落江湖,縱起漣漪、石已入水。 雖然知情的人都明白大石就在湖底,真真實實在那裡,但湖面上卻只餘圈圈漣漪。 

    看羽人,看著羽人的心痛,我也好難過。到底是為了少艾離世難過,還是為了被留下來的羽人而心痛? 我想是兩者皆有吧。 

    有人走了,有人留下。 雖然白色的獨影並沒有大聲泣訴,但我卻覺得我聽到了。我聽到那嗚咽嘶啞的二胡聲中,輕響著,呼喚著,那隱隱約約的名字。











----------

六、道法自然的奧妙

    傲笑的新造型不錯,滄桑中帶著幾分帥氣,虛心受教的態度也很討喜。照理說這該是傲笑東山再起的契機,可是那個號崑崙的舉止......實在妙到讓我大感不妙。 

    難道說...... 

    道門先天都喜歡自然而然、攻其不備地拉人家的手嗎?XD

    劍子:「這嘛...是傲笑耳力有損,我才會在他掌心寫字的。XD」

                        (龍城聖影13、14)

    龍宿:「哼哼,不知道是誰說“走啦走啦”就把我拉走的。#」

                        (霹靂劍蹤 7、8)

    ((我說龍宿大人......你那樁應該是周瑜打黃蓋吧?)) 

    傲笑!身為霹靂首席劍客,千萬不要就這樣乖乖被牽走啊~~~某位華麗無雙是最好的前車之鑑,不可不防! 道法自然,果然深奧。XD 

(有圖有真相)

  

 

↓這個是前車之鑑



--------


「後來我們才了解,原來天險刀藏想回去的地方,並不會下雪。但是,我們還是找到了。」 

「啊!幸好是我,不是談無慾。」 

「住口(惦去)!」                            

─ 藥師‧慕少艾─ 

--

【嚴正聲明】  

本篇影像來源與版權皆屬大霹靂股份有限公司。  

唯部分圖片與原圖有所出入,旨在博君一笑爾爾。  

望請明鑑且勿引以為真,懇請高抬貴手,感激不盡!   


评论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