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江湖迷夢

  (刀戟勘魔錄二15、16)

--

有人走了,有人留下。在淚水尚未流盡前,我還無法從這江湖迷夢中,冷眼旁觀。

「羽仔,歡迎回來。」 聽到這一句,我哭了。 

這句讓我知道,他是多麼希望羽人幸福快樂。 

他寧願用生命來守護眼前人,決不只是守護生命,還要守護他的心。 

不只是活著,更要,幸福快樂。 

發狂殺人的羽人不是羽人。

真正的羽人是什麼樣子,他很清楚。 

所以他才會說羽人已經回來了。 

為什麼我會哭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看到他這樣想守護一個人的心,

我的心也湧上一股溫暖和辛酸交雜的心痛。 

當他緊緊抓著鬼主的衣袖,要親耳聽到鬼主的允諾, 

當他在透過鬼主的肩頭,望向水晶湖那寬慰的一眼, 

當鹿王哭著說他傻,當他躺在船上漂往無垠大海的時候...... 

我一直很恍惚,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哭什麼時候沒哭。 

眼淚好像沒有停過,又好像全都是假的。 

那人死了,就這樣死了。 

過了很久,也許吧? 

當片子繼續在我眼前播放,當劇中人繼續對話演出, 

可是我卻全然無心理會劇情在演什麼的時候, 

我才突然感覺到,少艾真的死了。 

少艾真的死了...... 

雖然早就聽到風聲,雖然隨著劇情推移我早就知道有這樣的結局, 

但是這不代表我不會傷心,這不代表我不能傷心。 

這一刻,我的心才開始發痛。 好痛好痛。 

是啊,我捨不得少艾。 

雖然我的理性察覺到,他的劇情已在編劇大刀闊斧之下開始脫序, 

雖然身為多年戲迷的冷靜和冷血,讓我對於劇中人的生死已經看淡, 

但是這不代表我可以無動於衷。 

是啊,我想要少艾活著,我希望少艾活著,我真的想看到他活著。 

寫到這裡我又開始哭了...... 

雖然我知道活太久可能遭遇破格的命運, 

還不如給個好的收場,才是一個角色永續生命的開始,

可是我真的很難過。 

少艾,你就這樣走了。 

走得無牽無掛,走得心懷寬慰,

走得像是平靜地睡去,然後再也不會醒來一樣。 

但我知道你沒有睡,你只是醒了...... 

你只是從這江湖迷夢中,一如往常般,笑著醒來...... 

少艾、少艾。

在心裡一遍遍喊著,別走...... 

但最終,我還是不希望你回頭。 

戲夢人生。 江湖這場夢,就讓其他人來替你夢...... 

少艾,一路好走。 

12, Nov 2005


少艾走了十多年了啊。


评论
热度(1)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