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人劍雙邪,一蓮托生

封雪劍者,一蓮托生。

並生共死,同登極樂。     

----

很久沒看到這麼深刻的戲了。 

劍蹤之人劍雙邪這條線,在角色刻畫與心理描寫方面, 實在是近幾部屬一屬二的傑出橋段。 

怎麼說呢? 要能反映真實人生,才是好戲。 

如果只是為了滿足戲迷投射在偶像上的妄念而編劇, 那麼這部戲就不足以成為經典,頂多是拖棚的娛樂。 

討喜的偶像固然重要,但譁眾取寵終究非長久之計, 因為真能引起人心共鳴的事物,必真切來自人心深處。 

儘管並不完美,儘管會讓人感到悲傷、痛苦或失望, 但只要它真,就拚過所有華飾再三的空虛淒美。 

這就是人生。動人,所以難忘。 

我想,這就是我愛看布袋戲的原因吧? 其實有很多很多的感觸。 

但在這一刻,我深深地覺得自己文筆實在太遲鈍;

非關詞藻, 而是人生的深廣與成熟度不足以把目前心境化做適切的篇章。 

人劍雙邪的故事暫時告一段落了。 

也許自始就沒有一劍封禪,他只不過是劍雪放不下的執念。 

也許劍雪無名並不存在,他只不過是因緣際會之中的偶然。 

最不迷惑於命運或自我的人最為無情卻也最真實, 而吞佛童子就是這樣的角色。 

我不由得讚嘆編劇處理人劍雙邪結局的手法。 

曾經聲動武林的傳說,猶如浩渺江湖上,偶然風過引起的一陣漣漪。 

水紋雖持續擴散,最初的波動起點卻在不知不覺間歸於平靜。 

風起風過又奈何?江湖幽深一往如昔。 封雪劍者,一蓮托生。

並生共死,同登極樂。 

雙邪的故事早已落幕,而我的心仍排迴在霪雨與魔焰、雪地與落梅間。 

何處再聞鵲橋仙?放不下、捨不了,終究逃不過情的迷障。 

人邪昧於吞佛魔焰下,劍邪眠於冰潔黑蓮裡,一般地殊途同歸。 

若有輪迴,願人邪不醒,劍邪不昧。 生在昧中是苦,醒而不悟則悲。 

看戲的人,也要不悲苦才好。 


一念存心萬劫空。


26, Oct 2005 劍蹤雙邪

评论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