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十年蹤跡十年心(六)


※不是同人文  

對於小釵偽桃花(不見荷與織語長心)的劇情感想。

釵本命釵素黨,在偽桃花之中觀察蓮葉相隨。

 十年踪迹十年心(六)→简体走石墨

-----


偽桃花是一段很偏向小釵的劇情。雖然觀眾反應大多不佳,但基本上是立意為善的。


主要觀點:

一、從頭到尾都只是不見荷單戀。

編劇主意拿得很明確:一開始就沒想要讓不見荷成為小釵的CP,連桃花都是假的。偽桃花劇情過程中,任何貌似有譜的情愫,全都是虛晃一招。

不見荷這個角色,從名字性格形象,包括整個劇情線,都是以"單戀小釵的女性"此一意圖來設計的。包括長心,兩人在偽桃花劇情,都是服務於小釵劇情的功能型角色。

所以這劇情實際上是偏向小釵的,然而,成效兩極化。總體上來說,劇情雖然偏向小釵,卻普遍不討喜。(天劍之爭也是,善意偏向小釵,然而不討喜)


二、蓮葉相隨方面,只推摯友情,沒怎麼推釵素。

講道理是沒有修羅場,不過當成修羅場看也挺有趣的。不見荷的角色設計,其實有點在對照、影射素的意思。

擺明了素才是釵的官推(即便只論摯友,也是官方第一力推的)。不會去妄想撼動素的地位,但也不支持釵素CP。

否則為何那麼多有關荷(蓮)花的意象呢?為何不出一個獨立性高的女角,好好編她跟釵的情感劇情呢?甚至,為何不影射有關竹或羽的意象呢?

這整段桃花,並沒有藉由反襯來偷偷推釵素的意思。反而是並不怎麼推釵素、只承認兩人摯友情誼。

不見荷:“我知道蓮葉相隨天荒地老,打不過打不過,我只是單戀小釵,不敢妄想介入。”

認真思考素的台詞背後的心境。結果發現:只推摯友情,而不是在推釵素

真是使我驚異……

所以呢,雖然阿素的畫風一直處在貌似宣告主權的狀態,雖然看著很爽......但在這偽修羅場中,任何有關素的戲份,不管看起來多麼釵素發糖,實際上,阿素都是旁觀的正直友情向。

……好吧,也不錯啦!也是種官方認證。


比較細的感想:

1.小釵在緣荷來境的時候,總是在看荷花。

我第一個直覺想法,就是他在想阿素。印象中,小釵有很確實的場景,是真的坐著輪椅上望荷花的。而且還不只一幕。

但是旁白沒說他在想什麼。

而長心後來跟不見荷的對話,證明小釵確實常常坐在某一處看著荷花。

釵素眼:他在想阿素吧。

良識眼:他是不是在擔心好友(擔心中原情形)。

路人眼:他只是在無聊放空/只是在賞花/常看荷花根本沒啥意思。

結論:沒有定論。操作空間非常大,可以直接當成CP糖來吃。XD

((蓮/荷差別就不計較了))


2. 不見荷這名字,實在富有深意。可能影射素。

釵素眼之憤怒:故意的吧,不見荷花,暗示不見白蓮。是不是暗藏對素的牴觸之心。

釵素眼之喜悅:故意的吧,其實根本反過來暗示,這妹子只是個路過的。只是在”看不到阿素”的時候,出現的偽桃花。真愛是阿素啊。

路人眼:普通的好聽名字。

結論:理過整條劇情線之後的最後結論──這名字暗示,就算作為白蓮的影子,最終還是剛不過正主,只能單戀。

3. 不見荷的釵語能力,疑似對照阿素。

不見荷突如其來秀出高級釵語能力的時候,嚇了我好大一跳。

不見荷只是初相識,為何釵語級別如此流利?

連老秦屈伯都是相識很久,半矇半猜,還要靠文字。

長心的釵語不及格,要靠筆墨,然而不見荷並不需要。

所以,要嘛不見荷特別聰明,蕙質蘭心;要嘛她自帶高級釵語能力,也就是她天生就瞭解小釵。

而且,她的語氣,有某種既視感。

總之,不見荷的釵語級別,初登場就直追阿素,可怕。=__=lll


蓮葉相隨一直以來為人稱道之處(萌點),其中之一,就是他倆的默契。

阿素的釵語能力首居霹靂之冠,無人能及。

然而,如果有個人,釵語能力絲毫不在素之下呢?

釵素眼:我……靠……咧???

路人眼:竟然懂釵語?有點希望他們變成一對/或是沒啥感覺,小釵不可能會動心。

結論:天生釵語高級,是個很偏心不見荷的設定。

阿素的釵語能力,已臻傳說等級,絕無僅有。長年以來,在眾多戲迷與霹靂路人心裡,一直都有奇妙的珍稀感。((釵語最強,首推蓮花。))

然而,不見荷這個初相識就具備高級釵語的設定,把阿素解讀釵語的能力尋常化,間接打擊釵素CP向。

有那麼點”阿素對小釵來說,沒那麼獨特”的意味。

這招暗襲......呃......

3. 振奮人心的名場面:白蓮宣示主權,東武殿上打臉。

其實是正直友情向。

這段不是釵素糖,反而強調兩人只是純潔的摯友情,畫風正直。

而且是那種、雖然純友誼,卻因為太要好了,所以被當做CP,還被毒唯女友粉牴觸的劇情......

細思恐極!!!我都不知道這算推釵素,還是反推欸……

不過整體看來,官方認證釵素是非常真切的摯友,也是可以當CP糖吃吧……

雖不是純正糖,但給個好評吧。

1. 用力體現素對釵的了解與在乎

2. 正面讚揚釵的品性,使人回想起釵的過往和他的人生歷程。

3. 反襯、暗讚素的品性,與素的過往和人生歷程。

阿素在說小釵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在說自己?他們都是失去很多的人,所以能互相了解,互相珍惜,確實是親密的摯友。

也就是說,這一段描寫其實非常正直,著重的是摯友之情。

會讓人回想起小釵的過去,並進而想起素的過去。想想兩人的天倫問題吧……一旦涉及兩人家庭與過往,其實就不怎麼能當糖來吃了。

但是,在正劇中,這種同時對兩個角色著重,互相映襯來做善意描寫,其實面對普羅大眾是比較有利的。


4. 不見荷的兩次單方告白,是路人誤解兩人有真桃花的關鍵。

一次是小釵昏迷時,不見荷單方告白。一次是退隱前送別,不見荷的腦補內心話。兩次都是不見荷的單方視角,小釵沒有任何回應和參與。

然而,畢竟是同框畫面,於是在氣氛的呈現與渲染之下,便導致路人誤解他倆有情。

結論:雖然確認不見荷單戀,卻又渲染曖昧情愫。

不知道官方是試水溫還是怎麼回事……商業考量嗎……想推看看這CP嗎……官方在這方面有點糟心,這個也想推、那個也不放手。

(蓮葉相隨就是固定不放手的那種……)(別放手謝謝!)


5. 阿素把長心打殘,不是因為吃醋。

確實就是因為長心一己私念,不但傷害正道人士,還間接害到小釵安危、並進而影響到天劍之爭,做得太過了。

如果阿素是因為吃醋才把長心打殘,那小釵成什麼了啊……那阿素又是什麼樣的人啊……

這就是釵黑與素黑們常拿來亂嘲笑的點,也就是拿阿素表面上的強勢畫風,來一黑黑倆。

而且阿素對長心還留手了。為什麼呢?

大概因為長心是小釵的恩人吧。對於小釵重視的人,阿素都是盡量周全的,比如小釵的後代們。而阿素對小釵本身,其實沒什麼過度的佔有慾。

小釵的事情會讓阿素情緒起伏 失控 的原因,都是"安危有損"。

如果被阿素這種,貌似遇到關於小釵的事,就會突然強勢的情境所迷惑,往往會誤入歧途……還以為阿素對小釵是什麼霸總風,以為他想掌控小釵。

若真如此,那阿素跟歐陽有啥區別??完全錯誤,錯太大了啊。

小釵這樣好,這樣真性情的人,會對阿素這麼好,一心一意……只能是因為:他們是真心相待的。


相關例子:

(1) 小釵被意識殺人法影響而失智,受到釵頭鳳照顧。釵頭鳳為了小釵挑釁阿素,阿素強裝狠心絕情,逼走釵頭鳳。本意是讓釵頭鳳好好照顧小釵,因為他確信釵頭鳳不會害小釵。

所以只要小釵是平安的,那阿素不會強求他待在自己身邊,而且當時阿素身邊比較危險,不如把小釵交給釵頭鳳照顧。這是以周全對方安危為主。

(2) 小釵把不見荷和長心的手拉在一起,希望她們手牽手好姐妹。阿素在後面旁觀。

難道阿素在那邊看,是因為小釵一次拉兩個妹子的手,他在吃醋嗎?(XD)

當然不是,而是因為他在此時,就發現小釵的異樣了。

照理說,不見荷和長心,小釵應該比較贊同不見荷的處世態度──也就是重視親情。而長心的性格,不是小釵會讚許的。然而,小釵對於兩者應有的態度,似乎是相反的。

那麼,阿素為什麼能察覺這一點呢?((此處真糖......))

長心甩開不見荷的手,並黏黏膩膩地希望小釵跟她回去。此時阿素才強硬攔截,說釵素兩人有事情要回琉璃仙境。

大家都很開心,覺得阿素在宣示主權,跟長心搶人了。

然而,不是。阿素說的是實話。

阿素要讓小釵回琉璃仙境,是因為他發現小釵的心理狀況有異常,而不是因為他在吃醋。

((像這種對外控場,小釵一定都是默默讓阿素獨秀。因為小釵很了解阿素腦智過人、深謀遠慮,一定有用意。很甜。XD))

證據是,兩人回家之後,阿素就詳細問清了小釵的狀況,然後又讓小釵再回去長心身邊,把關於記憶出錯的事態,弄得更明白一點。

小釵走後,屈伯和老秦驚嘆,不明白為什麼阿素又讓小釵去長心(火坑)身邊。而阿素表示:長心不會害小釵,所以不要緊。

((小釵都是絕無異議,他完全相信阿素……))

如果阿素是吃醋、或是想宣示主權,或是對小釵有什麼過度佔有慾,那他為什麼要讓小釵再去長心那?阿素的行動舉止,不會隨便基於情緒化的理由。他做事幾乎都是謀定而後動的。

所以吃醋什麼的……釵素之間真的會吃醋嗎?

我也不知道欸……(XD)(有點想看www)


嗯,反正,這算是釵素有愛的萌點。不在於阿素畫風強硬,攔截小釵回琉璃仙境。而是在於,阿素竟然就能判斷小釵是心理出問題了。能做到這樣,一方面要觀察力與智慧齊備,一方面要真的很了解小釵。

所以,阿素在意的是小釵的安全,而不是小釵表面上歸屬在哪裡。小釵對阿素的心意,也是一樣的。以對方安危為重,而不是自己私人情感為重。

再一個例子:

小釵被棄天帝打落海失蹤,阿素復生回來,就問起小釵的去向。小釵從長心之處得知阿素回到琉璃仙境的消息,第一時間就要立刻回去見阿素。

在生死頃刻間的武林之中,他們惦記著對方,也知道對方會惦記自己。要趕快見到對方才能安心,或者要趕快讓對方安心。要確定彼此都好好的。

一想到這裡我就非常想哭。

兩人相見並沒有很激動,挺平靜的,但是對看了好一陣子。由於是遠景,要有心留意才能注意到。他們其實就這樣吧,確定對方安好才是重點。

唉,蓮葉相隨真好啊。


再一個例子:

小釵與六銖衣聯手對戰太學主,未能成功。六銖衣死,小釵傷重失蹤。阿素在別處接到消息很擔心(旁人有看出來),就急忙去現場找人。

但是兩人錯過了,小釵回琉璃仙境後,發現仙境被毀,於是帶著老秦他們轉移到雲渡山。

然後阿素在尋找小釵的途中觸發劇情,而後回仙境、又轉往雲渡山。小釵正在當場,然而此時,卻已完全看不出來阿素有任何著急的表現了。

不能確認安危行蹤的時候,明明擔心不已。然而見到人就好了,就穩了。

他們互相關心,重點是在於彼此性命安好。都在做正事的人,又多年相伴,其實沒那麼多醋好吃,除卻生死無大事……

素是一個思慮複雜的人,蓮葉相隨的情誼,很多描寫都太隱晦了。表面上好像已經很多了,水底下更多啊。

如果不細察阿素做事的背後動機與心態,又對小釵品性不那麼了解,就可能會誤以為阿素衝冠一怒為藍顏(X),而小釵是啥都不知、被人爭奪的傻呆愣(X)。

並不是……

並不是坐看正宮鬥小三,本來就沒有小三,也沒有坐看QQ。只有正宮(x

小釵相信且深知阿素必有道理,所以讓阿素決定事情、絕無懷疑。並不是呆站在那啥都不知,傻傻看阿素搶人。

阿素是為了小釵考量,考量他的安危,顧念他的心情,而不是自己在吃醋,也不是想束縛他的自由。

6. 偽桃花劇情,素出鏡的部分,真的很摯友情,反而不怎麼推釵素。

而我最大的如哽在喉、不爽、不適的劇情就是:小釵得知不見荷姊妹將要退隱,匆匆趕去。

不舒服。

不是因為小釵感覺很著急,而是因為屈伯問阿素,怎麼不快跟去?

阿素說:慢慢走就行了。屈伯就恍然大悟:我懂我懂我了解。

他倆的對話真的很奇異,乍看之下激萌。

彷彿阿素氣定神閒、成竹在胸,毫不擔心小釵跟人走,所以慢慢來就好。

真的是這樣嗎?

為什麼阿素非得去送別不可??又為什麼決定慢慢走??


阿素和不見荷,其實只是認識的人,連朋友都算不上。帶不見荷去醫治,只是看在小釵的份上,也就是照顧好友的朋友。

((阿素如何看待不見荷?

路人眼:阿素是小釵的親友,幫忙照顧小釵的新朋友/新孫女/偽桃花也很正常。

釵素眼:阿素身為家屬,坦然照顧另一半的朋友。www))


所以,到底為什麼阿素非去送別不可啊?不見荷是小釵的朋友,又不是阿素的朋友。長心還是阿素打殘的,難道不會覺得很嘲諷嗎……

((看起來就很像家屬示威wwwww))


擺正心態想,可能這是一種禮貌性的送別吧。好歹跟不見荷相識一場,既然再會無期嘛,那就送送吧。

然而,阿素卻跟屈伯說,自己慢慢走就好。

屈伯還恍然大悟,曖昧不清地表示:意會意會,了解了解。

這段到底在指什麼阿?


我深思之後終於發現。屈伯的態度與回答,才是真相。

他為什麼要一副"我什麼都懂"的表態?

並不是他心存釵素,原劇不可能當庭公證。


所以,阿素的意思並非"不用擔心小釵跟不見荷跑了,慢慢走就好"的自信。

而是"要留給小釵和不見荷姊妹好好惜別的時間,自己不當電燈泡。"

所以才會跟屈伯在那邊暗示來、意會去。


……悟到這一點之後,我就給跪了啊。這個心態,就是面對好朋友豔遇的心態啊。完全是純友誼視角,帶點戲謔的意思啊……

乍看下很開心,覺得是宣示主權:阿素悠悠然,慢慢走去監督小釵和偽桃花送別;其實根本只推摯友,還順便調侃小釵和不見荷。

問題是。素這麼了解小釵的人,他怎麼會不知道,小釵根本只把她們當恩人和朋友?那他為什麼又要這樣?

……因為,朋友之間,就是喜歡這樣虧一下啊……這畫風是不是很熟悉呢……多麼直男的畫風……感覺好尷尬啊……→___→

這邊,真的,完全不是糖,連硬吃都不行。

會講這種台詞,只能是因為,阿素對小釵是純友誼。

否則無法解釋這種"雖然我知道他們不會在一起,但畢竟是豔遇,還是留點空間給他們送別吧"的玩笑心態。

這大段偽桃花劇情,素的表現,就是照看摯友。

也側面證實了,先前殿上打臉長心那部分,是一種"明明我倆純摯友,卻被認為是CP,但你什麼都不了解,我懶得跟你個毒唯女友粉解釋"的立場。

細思恐極……!!!

唉,摘掉CP濾鏡研究原劇,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如大吃釵素糧QQ


我的結論:小釵的這段偽桃花劇情,其實是在展示兩種不同迷妹的心態,再加上一個被腦殘粉牽扯進去的,非CP摯友。

不是修羅場……

((我現在反而有點希望是修羅場了))

7. 不見荷行為與語言上的雙標,導致爭議性。

……我能夠理解每個人物的抉擇吧,不想做道德判斷。

他們的心理反應都蠻像普通人的。

雖然有點招黑,但很真實。所以算了,不生氣。

8. 總結偽桃花劇情。

對於釵本命而言,優點是能看到他的私領域戲份。但身為釵素黨,似是而非的糖並不怎麼好吃,反而摯友情挺好的。

而且這段劇情,用不見荷來暗削阿素在釵語能力上稱霸霹靂的獨特性。有一個釵語高級的不見荷,就有可能再來個不見蓮。

不過,我看官方試水溫之後,已經覺悟了。小釵大概不會再有桃花,只會有朋友,然後最重要的摯友是阿素。((只有蓮花,不會有桃花了))

這個畫風,我其實五味雜陳。

有點像是歷盡千帆,終於在官方層面奪得一個穩定CP席位似的。(XD)

就是,"官方再怎麼推牆頭,也不會忘記有釵素",這種難以形容、好像贏得很蒼涼的感覺。

((這麼多年,撐過眾多牆頭,經歷"江湖風雨",釵素還是永不倒下啊,太不容易了。))

其實吧,從小看他們到大,他們真的太久了。釵素兩人,單論時間跨度,比他們各自的其它牆頭都要長,這應該沒有疑問。

所以,我彷彿在萌RPS似的。(XD) 

而他們就是喪偶之後,多年摯友相濡以沫,自然而然在一起了這樣,就很真實。((到底在說啥www明明都木頭人www))

總之,他們的過往,不會消失,也無須抹煞。是形成他們角色人生的一部分。重要的是未來啊,祝福他們囉,繼續蓮葉相隨下一個十年。^__^


-------------------------------------------------------


三、在偽桃花劇情中,怎麼看小釵本身。


小釵有桃花這件事,當時很多戲迷都認為很沒必要,甚至有些反感。

反對的理由有許多,主要有三點:

1. 不需要桃花,一般粉或善意路人:"都老人家了,心境上不需要再去描述男女之情。"

2. 可以有桃花,親媽粉:"桃花我接受,但這兩個妹子不討喜,根本就是爛桃花。"

3. 不能有桃花,女友粉或cp粉:"他對象是我 /or 他對象是某某,幹嘛要有桃花?"

我對小釵有沒有桃花,保持開放的心態。他若喜歡,我就跟著他愛屋及烏……他好就好。不過,就算有什麼桃花,應該都剛不過蓮花。

官方始終是蓮葉相隨最大手,所以我也沒什麼困擾,安定www

((很懷疑一件事......就是,霹靂是多人編劇,難免自帶CP,給大家換著推牆頭。但兩位黃大大,心裡最推的其實還是蓮葉相隨吧.....))

劇情藉由小釵記憶被改動一事,證明兩位妹子在小釵心中沒有分別,只是恩義與親友之情,並非戀慕。

不管商品推出什麼鬼東西,只看原劇的話:就只是朋友。

只是旁白渲染,可能讓人誤會罷了。而小釵在送不見荷退隱時,展現的離別之情,也常被誤認為他在遺憾兩人沒結果。

我認為吧。

小釵是真性情、珍惜情份的人。他希望兩姊妹遠離江湖、歸隱平淡,再會無期才是最好的。

由於知道再會無期是真的,所以會難過。可是難過也就難過了,不會糾結,更沒想過常聯絡什麼的。

永別,然後情誼長存。其實這就是很江湖人、很武俠風格的心態了。


小釵對一些表象外物,是不太理會的,重視的是心:也就是真相、本質、人最重要的情。所以劇情中後期,小釵常出現”唯心而已”的相關對白。

而這種重視內心的原則,有時候反而會讓他看上去執拗。彷彿耿直呆傻,不知變通。

其實他就是......做自己覺得應行之事,不會扯一些有的沒的,也不會自欺欺人,憑自己的判斷行事。

而他的判斷,不會為了世俗虛榮與利益權衡,而是憑著最自然的,身為一個人的想法。雖然抉擇可能不是很妥當,不是很面面俱到,不一定很聰明,但是非常真實。

比如在萬古長空面前,難道他要坐視不見荷被殺嗎?當然是拿起刀劍,先保護再說啊。可能會被罵包庇兇手什麼的,但是那一刻,他會在乎被罵嗎?……如果他在那一刻不拿起刀劍,他還是葉小釵嗎……

在參與玄罡劍奇陣,對抗棄天帝時,小釵手上的魔界戒指突然作妖,壓制功力。我就想著:『啊,他要砍手了。』果然他毫不猶豫就砍下去。只是戒力阻擋,砍手失敗。......當時,他會在意武人的手有多重要嗎?

為羽人力擋棄天帝一掌,也是他會做的事。

就是做當下應行之事。這應行之事,說來簡單,其實好難。


中後期的小釵,心境上越來越有宗師氣度,內心深處是淡泊的。外界有什麼稱讚或毀譽,他沒那麼在意。

阿素跟長心在殿上打臉劇情說:小釵失去過太多了,並不是想得到什麼,而是不想再失去。

在這世上他不求名利,也不求一時的歡愉愛欲了。會讓他重視的東西很簡單:返璞歸真,也就是人間的真情實意。

在小釵做出任何抉擇的時候,想著他重視什麼?為什麼?想到了領悟到了,就覺得,小釵真好啊。

 

--
 

這段偽桃花劇情,non-stop 直播聊天室一直在開玩笑。

有人說,長心如果跟死神許願,整容成阿素的臉,早就把小釵睡上床了。((笑死,什麼鬼啊,才不可能!!www))。

也有人說,長心在小釵的記憶中動手腳,不該調換不見荷的位置,應該調換阿素的位置才對。((又笑,很鬧欸www))

然而想也知道不可能。釵素認識這麼久,調動記憶可是個大工程,應該會違和到整個錯亂,導致靈智受損吧。

((這種調換記憶,是什麼黑科技啊……太扯了。不過霹靂黑科技很多,習慣就好。XD))

聊天室雖然黑子很多,有時候遇到同好還是很有趣的。

--

小釵的白色新衣服!好看^__^

评论(14)
热度(20)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