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十年蹤跡十年心(二)

※ 不是同人文。

我所見之蓮葉相隨(釵素)。

十年踪迹十年心(二) → 简体走石墨

------------------------------------------------------

清如秋水映菡萏,十年蹤跡十年心。

 

生死為之一擲輕

最近重看老劇,再次確認,阿素老早以前就很重視小釵,以致可以損害自身,或犧牲重大。但總歸是在考慮大局的情形下留有後手。也就是說,在尚有餘地的基礎上拼命,在顧全蒼生的小小間隙中,才敢摻雜一點私心。

然後小釵就是,因為見不得血染白蓮,才會爆氣。他並不是無腦拼命的衝動型,而是一直非常沉得住氣的任務型(探自謙必勝~),以達到目的為要,大局上很拎得清。任何看起來比較激動的行為,都是戳到雷點 :總是跟他重視的人有關。

所以必須是阿素狀態確實糟糕,他才會不惜捨命。

而且小釵對於勝負,其實並沒有多餘的執念與虛榮心。所以如果戲迷被劇情的氣氛牽著走,就會有種小釵好像時強時弱的感覺。(笑)若用勝敗戰績去判斷小釵,我覺得,是因為對他的武學根源並不了解。

小釵在對戰上,本來就不是固定等級,而是很吃重於臨場上的即時判斷。注重根基的氣功對轟就不用討論了,只說在純粹刀劍領域內,察知對手的狀態,應付其招式,抓住其破綻一擊必勝。

而這些,全都要憑藉他的悟性,那種無心禪境的洞見與映照。所以他沒有很多招式,也不是靠招式。這也是為什麼小釵這個角色非常難編,畢竟心境這種事太抽象了。對戰上如果過於簡單粗暴地安排等級強弱,並不適合他。

((所以後期編劇都喜歡安排情感上的因素,讓小釵有所牽掛,脫離那種無懈可擊的心境,然後再失敗、失陷,以至於戰績顯得......。))

是說,後來阿素其實都不太需要小釵爆氣啦……現實上來講,小釵早已經被書大和阿素遠遠落下了,這是比較悲傷的。雖然傷感,但我想小釵本人是根本不會在意榮辱的。^__^

如果小釵整條命可以交付給阿素,那阿素的整條命就是可以交付天下了。總之,並沒有……沒有內心執念深種的意思。會生氣憤怒,會付出重大,會牽掛心痛。但並非"我非得救他,不然我會死。"

他倆應該是:"我非得救他,不想讓他死。"不是因為自己會痛,而是珍惜對方,捨不得讓對方痛,想讓對方周全。相惜並相護,深知且尊重。生死為之一擲輕。

在面對那人的時候,因為心意交融,而把對方視為生命的一部分。此時不會感覺自己重要,而是看重對方,勝過關注自己。

這種看重,是自然而然、舉重若輕的。也是最本色放鬆的。在關心你之時,我把自己放在你的位置、放在你的心裡,我跟你是在一起的。

為什麼我彷彿可以不要命,那是因為我的命(意志)早就存在你的生命中,密不可分。

一者是,"他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不能失去他。"這是以自我為中心。

另一者是,"在我眼中,他跟我不分彼此,甚至更甚於我。他很重要,我希望他好好的,幸福活著。"這是以對方為重。

總之,一者只是愛情的某個面向。另一者是......看過或遇過,見證過或感應過。不知如何形容,不想強加觸碰。若是非得宣之以口,那只好用那一字了。

我想,他們是為了武林正義,盡可能摒除小我,而去顧全大我的人。不是沒有私情,但是很難就此侷限。

雖然阿素說過什麼"自己是個自私的人"云云,但這只是跟密友講體己話時的勸解兼自謙,於自我評價上待己嚴苛罷了。實際上阿素是連自身都不吝惜捨去的。但自己可以捨,卻不願意對方捨,是謂相惜。

非是不能,只是不願,但......當捨之時,還是,要捨的啊。

所以我覺得,就算阿素對魔化小釵大義滅親,或是推松巖放手讓小釵歸於天地,都是很合理的事情。

於是,復活這段情節,雖然CP糖極甜,但其實以角色粉的心態來看,還是覺得黑到小釵了。或者說,這情節對小釵是相當重視與偏愛,卻於幽隱處失了尊重(愛之適足以害之?)。

好巧不巧,竟承襲了神州之前反派(九禍與寂寞侯)一貫的黑釵模式,就是:"素因為無法割捨放棄葉,所以沒辦法做正事,葉對素來說是個罣礙/累贅。”

另外就是,著重於描寫阿素的視角,可以深刻感受到他對小釵重視的心意,但相對上卻缺失了小釵本身視角的著重刻畫。

我無法從小釵的視角感受到他的心境,給的資訊實在不夠,只能靠用力腦補。

於是,答案揭曉:小釵的魔化梗,以及後來馬馬虎虎的死亡,其實就是服務於虐阿素或說虐蓮葉關係的情節,是被侷限於兩人之間。

觀眾只能透過阿素,雲裡霧裡地去看小釵,就像當初觀眾不得不透過九禍和寂寞侯去看他們眼中的小釵。

這對一個釵本命的蓮葉粉來說,是非常精神分裂、痛苦糾結的事。我看不清小釵了,找不到他在哪裡。劇情沒有很細膩地演給我看。

小釵這樣沉默內斂的性格,背景化是比想像中更容易的事,這不算什麼。但是,在魔化和死亡這般對他來說應該是非常重大的事件,我能看到的多半是他人的反應,還有聚焦於阿素的失而復得。小釵的情緒感受呢?他的心境變化呢?只有一點點。

尤其是推松巖重逢這段。

  



敢不敢讓小釵抱上去嘛,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嘛???

欸不是,我在幹嘛呢……。((哈哈哈哈哈www

我是說,面對阿素內心狂瀾,小釵的反應該是……見不得阿素難過,同時共感於他心中喜悅,很想好好安慰他。此時,小釵是完全以阿素為重的。

而不只是一種"你辛苦了,我了解",然後默默無言體貼地看對方心潮起伏的感覺。

小釵是越來越沉穩了沒錯……可是,這其中是否有所誤解呢?可能,編劇並沒有揣摩體會到小釵整個人生人設,與他武學的根源,是如何造就他這個人。

小釵的稱號是刀狂劍癡。刀劍是冷酷的,那何為癡狂?穩靜沉默之中,他那種至情的內在人品,並不會被泯滅。

小釵不是一個扁平人物。他的無言沉靜不是呆板,而是全然的專注達成的空寂。在這清明的空寂中會生出一種無聲的妙音,而這妙音就是心,就是本質,就是劍魂。

我相信,喜歡他的戲迷,都很善於去讀他,去聽他。雖然他不說話。

沉穩、耿直或忠誠這些性格特徵,是他的一部分,卻真的不應該成為固化的標籤,逕直貼到他身上。

所以……

跨越生死的久別重逢,此處真的可以更激動一點的啊?((又來www

再說,之後小釵有跟其他任何、不是阿素的角色,深刻地交流這些事吗?死亡這麼輕易,活著這麼喜悅,於是整件事變得像是理所當然了。在情誼中重生,大團圓,幸福美滿。

應該不是這樣的吧………

觀眾看了那麼多阿素的悲痛氣怒,愧疚挽回,努力掙扎,喜悅欣慰。那小釵呢?

我覺得,小釵即便是對普通朋友甚至路人的心情,都能感同身受,並端嚴又溫柔地對待。更不用說對待阿素了。

我不是說一定要抱上去。

而是我沒有看到小釵在"痛他所痛,喜他所喜"的感覺。((個人認知。Orz

小釵是能映應能感知他人心境的人。從他的武道,和他在老劇中與他人互動時表現出的品性,都可以得知。所以他有時候"貌似"會有種溫柔,可又不是一般流俗的曲意體貼,而是能夠感其所感、真正察覺其情感需求的同理心與慈悲心。

我很私心地覺得,重逢那一段,並不足以把小釵對阿素那種深知親密、默契撫慰的感覺傳達出來。((雖然旁白還是有擦到啦Q__Q))

相對來說,阿素的部份,從得知小釵死訊、到著手復活、到再次重逢的心境轉折,表達就很完整……很有那種確切地把握到阿素性格某部分特徵,並且加以提出、強化的感覺。

實在是~~~很阿素了。但是……也特別有種,專注言情的感覺((笑)),就是"如果阿素跟小釵是情侶會怎樣",而不是"正劇裡的素如果面對葉的死而復生會怎樣"。

((該如何說呢,我觀劇時的內心狂瀾OS:我在看什麼?在看同人嗎?可是……好像,真的不算OOC 啊,天啊這太恐怖了??但這又不是一般正直向,可是,等下,不太對勁,然而,仔細想想,是挺對的啊,所以……

 

好吧官方你們怎麼了??你們這是???正式蓋章了嗎???

哈哈哈哈我蓮葉相隨頭頂青……欸?))

唉……心情複雜。

繼續說,重逢那段,我能看到小釵對阿素的"愛憐"(?),卻看不太出來他為阿素"心疼"。所以我覺得這不夠小釵啊。

天啊真難形容,到底要怎麼講?

這樣說吧。我認為,阿素他,並不是個能坦誠哭出來給別人看的人 (小釵則剛好相反),所以縱使阿素的情緒是真實的,流淚也是真實的,表露在外之後卻常常像是掩著一層雲霧似的,克制而矜持。(然後就被素黑們酸到沒邊了......)不過,怒氣倒是會更直接表現就是了。

就是,理性的腦會把感性的心給死死掐住的感覺(早期是這樣……)。總之,不會輕易地把內心軟弱處示於人前。

小釵則是很神奇,不管他怎麼流淚或悲傷、怎麼表示溫柔或喜悅,都會讓人覺得他是真情流露而不是軟弱。特別勇敢、特別實在地去經歷痛苦或諸多情感……((啊,怎辦,好喜歡他QQ))

阿素是小釵最重要的至友,小釵不可能感受不到阿素的心情(老劇中常會看到小釵關心阿素的拍肩,非常動人。)而且以小釵的人品來說,他此時不會過於在意自己本身的喜或愁。

他的心思會全部集中在對方身上,會全腦袋想著對方。

我認為,小釵就算還不曾詳細知道自己復活耗費鉅大,也一定明白阿素經歷了什麼。

劇情在邏輯上來說都是對的。包括首先想著來找阿素、第一句話喊的是阿素,這都很符合設定:專注在阿素身上。這很對,也激萌。

但身為釵本命老粉,一看之下的感覺卻是,這並沒有站在小釵本身的視角,不是從他內心出發,而是從外部描摹著小釵應該會怎麼對阿素。

唉。小釵恐怕根本不會在意自己能否講話。能講就講、不能講也就這樣。無聲之聲是他整個人從武學乃至個性修為的根源,啞劍客不是外在的啞。

所以,喊阿素的名字,就只是喊他而已。不會因為出聲很難得,要保留給阿素聽,所以甫開口第一句到第三句都要喊他名字。

再度清晰開口,連聲喊對方名字確實很甜,但我覺得這不會是刻意的……因為,此時,小釵該是整顆心都想著阿素。喊不喊名字,其實無此雜念、無此意識。

所以吧我想,他們此番重逢,搞不好小釵根本就不會意識到要開口講話,而是承襲他們以前相處時很默契的情形。

然後等到平靜下來,才會想起來能出聲講話了。

然後才試著講出來。

然後阿素才驚喜了一下。

(此時是為了對方能說話而感到喜悅,而不是為了自己可以聽到他聲音而喜悅......因為兩人一直為對方考慮著想,私心都在其次)

然後兩人一時沉浸於這種,一個終於能清楚發聲,一個終於能聽到對方實際聲音的新體驗之中。於是不知不覺專心玩起了實音聊天((??? 。

然後還是阿素會先清醒過來,關心起小釵的家人,如此這般。(因為阿素會比小釵自己更關心小釵本身,所以先醒覺。)

然而,以上全是我私心妄想,太過囉嗦瑣碎。

空想最快啦!我真沒用!!

 

再來就是,我覺得......此時小釵應該不太會用某種憐惜寵溺的心態去面對阿素。

因為,讓對方這麼悲喜交集的主因,是他自己啊......

有些人會因為覺得被愛、被重視而感到開心、喜悅:"這個人為我付出犧牲這麼多,他真的很愛我,我要對他更好,不辜負他。"這種想法其實是以自我為中心的。

但他倆,不是因為彼此的"付出"才對對方好,不是這樣的。所以並不會有那種誰欠誰這種事。

小釵應該是......先注重對方的心情,喜他所喜,痛他所痛。

很前面說過,他倆之間其實有種赤子交心的意思。所以就像小孩看到要好的小夥伴跌倒,第一時間是上前扶起來,然後關心他的傷,關心他痛不痛。

所以搞不好會出現這種情況;小釵會因為心痛對方的心痛,喜悅對方的喜悅,於是看上去很難過也有點激動,同時會動手摸摸拍拍。

而阿素反而會把自己心緒按下,強行平靜自持無事,搞不好還會安慰對方。然而!強壓無用,畢竟此時再怎麼說,都壓不住了嘛……

((此時應有……【停,住口www

 

是我讓你跌倒了。你是不是很痛,我……

(沒事的那個,比受傷的更著急)

沒事,不痛,不是你的錯,真的一點都……

(受傷的那個,會表示完全沒事)

類似上述這種情況。

所以為什麼沒有抱抱??我不服啊??QAQ

真心覺得小釵會因為太心疼對方然後疼到很捨不得,於是爆氣(x)把對方擁在懷裡好好安慰。

(也不一定啦。小釵或許,可能,也不會去戳穿阿素那種故作冷靜的狀態。於是,這就是原劇的"無語相依"了吧......畢竟還是要矜持一點的嘛!這就是解答了!是不是!)

其實參照老劇,他們就算更親近一點也不足為奇吧。但因為小釵能講話了,所以,如果動手,就會顯得很不含蓄......

否則,我老覺得應該先動手、然後再去顧慮講話的事情......

嘖,思維太過發散了,回正題。www

唉總之呢復活這個橋段,實話說真的是黑到小釵了,好像也黑到阿素了吧?雖然我想官方應該沒這意思,只是太專注蓮葉相隨了......

真是,又爽又難受。(? 

雖然蓮葉如何,誰不是心知肚明,但當真演出來,卻不免尷尬。官方是不是忘記,在正劇的正直基礎之上,阿素畢竟是有正、那個,……嗯咳咳?

吃糖一時爽,後患無窮大啊。

((我擦,沒復活那誰、那誰,或誰誰誰,卯起來復活小釵。雖然大家都懂小釵若真死、那素素簡直要瘋……唉,完蛋,小釵要被罵死啦,素素要再黑二十年啦,官方你、你,蓮葉又不可能在正劇裡結婚,你想表達什麼啦醒醒???好氣啊!QAQ ))

小釵簡直,確確實實,就延續了神州以來的黑點:成為阿素的私情,進而證實他正式成為了阿素的罣礙。

可我覺得,他們之間,不應該是罣礙。如果是生命的一部分,那不管失去或不失去,都不是罣礙。會傷會痛,但終究明澈通透。

推松巖,阿素的心理包括魔考這段,仔細推敲之下並沒有違背角色性格,道理是能捋順的。不會放棄小釵,難以放棄,在各方面要盡力保全,這是確信的。符合角色一貫的情感性格。

從老劇以來一直是如此,並沒有前後衝突。可在哪種意義上不放棄他?不放棄的程度,又到哪裡?在推松巖此段,是遠超以前的界線。

而這段劇情,其實,阿素的心理過程與反應都讓我深深震驚。雖然單看台詞文字推敲之下,沒有什麼不對。但演出上就......

或許,一是因為小釵死了,不只是受傷而已,所以要挽回時必須付出的程度和本身的心理傷痛也更大。二是這麼多年了,與過去相較,小釵份量越重了,所以更難割捨。

在原劇中一直沒過界,總是用官方檯面常用理由:經年累積的愧疚負恩還有戰友情誼。

莫約就是"因我累他留在江湖不能退隱、他無數次救過我的命跟我生死與共、他出事我很愧疚"的含蓄說法。

所以總是一定要去挽救。

然而感謝亦痛恨當年寂寞侯那犀利直接(戳人傷口兼灑鹽)的辯證,觀眾自有明悟。

阿素非得挽回魔化小釵的理由,……唉。還用說嗎。

復活小釵的橋段也是,提出官方檯面理由來解釋,虛晃一招丟煙幕彈。然而看那精美的演出呈現,觀眾若真的沒感覺到什麼,我就不信了?

所以真的細思恐極,捉摸不透官方想傳達什麼?

我接收到的訊息就是:兩人根本就是……了,但又不能直說,只好以檯面常用理由解釋,實則情溢乎詞。

是編劇內心用……的感覺去寫,然後沒有壓抑好自身威能嗎??是黃大配音太動情投入嗎??是導演運鏡太昭然若揭嗎??是操偶師傅其實也默認支持嗎??還是全都我錯覺??【崩潰笑,全特麼是我自己CP腦中毒過深嗎??

 

雖然以CP濾鏡看蓮葉 生死戀 戲份,非常官方認證又甜又虐。但是我總覺得坐立不安、如臨深淵。

"沒講白所以無需認帳,但眾人心知肚明這倆真的就是一對",以至於眼前明晃晃一座巨大玻璃櫃的感覺。

但是。我一直覺得,他們應該是,到哪都坦坦蕩蕩,既特殊又平實。有時出人意表,但要說誇張吧,想想卻又理所當然。日常就該親密無間、旁若無人,沒什麼好奇異,也並不膩歪。

就像看到自然風景裡面的一朵花一片葉,不會勾起多餘的心念。

比如阿素受傷暈倒了,在場有一大群人,可若要背要抱要扛的這種活兒,"幾乎"都會默認由小釵負責。就是這種默認為家屬的親近感。而且這種親近感,在任何意義上來說都毫不突兀。

我看近期的non-stop老劇連播,聊天室的刷屏一直非常奔放。受歡迎的CP,或甚至只是路人,如果出現這種一人受傷一人抱的畫面,一定會群情激動。

但是像這兩位,只是抱一個,根本就沒什麼驚奇。難道是因為他們冷CP嗎?

其實不是。而是因為多年以來,老戲迷對於他們這點程度的肢體互動,老早就見怪不怪了。根本就有奇異的默認、或說共識,並非覺得他們在搞基,而是他們彼此親近,對觀眾來講太正常囉。

反而在台詞上有爆點,大家才會調侃起哄。

而且小釵在抱人或扶人時,真有種謹慎專注的莊重感,讓人端肅斂思、心無邪念,可以感受到他很重視懷裡抱的人。

總之,對推松巖時期復活小釵這一整大段的蓮葉戲份,我實在是,又愛又恨啊……

 

--------

 

補個。

小釵死去那段,氣絕前的臨終想法,其實蠻符合他應有的心境?……武林正義,蒼生大愛什麼的。

雖然此處應有老套的人生回憶走馬燈,最好親朋摯愛個個不漏;但姑且不論官方本就只是讓他隨便壯烈一下,深思過後我發現……

以正直向的正劇而言,小釵似乎真的不會糾結。沒有誰人放不下,即便是他始終看著、關心著的那一個。

小釵是至情之人,卻也是無心之劍。

年紀輕輕就歷盡滄桑的劍聖,此生已無所求,不計情深情淺,說放下也就放下了。兒孫自有歸處不需煩憂,摯友縱多劫難亦總有同道相護。江湖淹留,只不過是此身仍有所用罷了。

刀光劍影、生死轉瞬。如屈世途所言,誰不是早有心理準備呢?回歸小釵的武學心境與人設,死前近於佛家的萬般皆空,似乎也蠻合理的……

↑↑↑這很不蓮葉?好嘛。

武林正義……琢磨一下,其實不也是他倆多年默契與共,為之犧牲付出,心之所繫的念想了嗎?一切盡在不言中,也是個至死不渝了......

 

评论(7)
热度(11)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