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十年蹤跡十年心(一)

  

※ 這不是同人文。

我所見之蓮葉相隨(钗素)。

十年踪迹十年心(一)  ← 简体走石墨

--------------------------------------------------

清如秋水映菡萏,十年蹤跡十年心。

  

探,自謙,必勝:一劍一見,映證應戰,不疑不渝。

早年,小釵會在歐陽老頭詐死後,轉而投身阿素,是因為他相信阿素在做正確的事。說實在的,很難明白他這種信任從何而來。

但這種信任,真的很珍貴。

前陣子両人生日,吃起了老糧。其中有道友提及官方小說中,両人初遇場景的描寫,並笑稱阿素對小釵簡直是一見鍾情。

一見鍾情,這......實在是太神奇了。XD

 ((原劇中……我記得沒有官小寫得那麼誇張吧。與其說阿素是被顏值震懾,不如說是單純的惜才之心。或許還類似於「眼前有一張好稀有的SSR卡啊,想要~!」的心態【不))

但講真的,小釵對阿素的信任,其神奇程度,在細思之下亦不遑多讓啊。不是親人,本是敵人,相交也並非經年累月。而且彼時阿素在江湖上,尚未成為眾所承認、功在苦境的賢人(沒那麼......德高望重?)。

所以,為什麼?小釵憑藉什麼去付出信任?我認為,是在本質上的肝膽相照,因為相似(!)而在天賦上就能認同與理解。是小釵以無心之劍心,觀視到、直覺感知到某人的"真相",再經過一連串的反應,進而做出的自主選擇。

探,自謙,必勝:觀察判斷,以守應攻,出招制敵。

洞悉其真心,應對其善意,最終選定跟隨。小釵和阿素從初識、交流、到歸於其所,恰恰符合了他的人,他的劍,他的道。絕非愚忠盲信,也不是理智分析。絕非迷戀憧憬,也不是權衡利弊。

這種如純粹劍意般的信任,真的很恐怖好嗎。((笑

稀世寒兵,尋常人難以持有。歐陽老頭自以為能匣藏寶劍,阿素初期也是心中 覬覦(x) 欣賞(o),覺得小釵並非僅是利器,而是有靈之劍。讓歐陽老宅收藏太過可惜,不如閃開交給專業的來(?) 。

如果能撬動牆角,那同時能損敵方、利己方,再好不過。

呃嗯......關於阿素的心理和行為……其實他是個複雜又聰明的人,所以那顆運轉流暢的腦,必定會考慮到利弊權衡,這是本能反應般的事。但同時阿素並不是無情,只是會摒除掉感情因素,在大局觀上作理性考慮罷了。(就是腦和心都同時清醒地在運轉,然而腦會把心硬生生給死掐下去......)

然而,小釵終究不是名劍有靈,而是錘煉成無心之性情中人。此時,一切因果自皆明瞭。((最初意動的心念,或招攬、或勸服、或策反,……究竟是想執掌那柄劍,還是......??))

在當時的武林亂世,小釵竟然能相信阿素不是陰謀家也不是想當武林皇帝,願意為之效力豁命,而且本非上司下屬,沒有契約束縛。崎路人與歐陽琳只是起了點破之功,實際上就像一葉障目,那片葉是恩情……小釵其實本來就是,相信阿素的。

這信任,不知何起,一往而深。難道不也是某種程度上的一見鍾情?

我想,小釵能看到阿素最好的,最核心的,抱持理念的那部分。看到他的價值觀,並且信服,並且選擇,並且不疑。


------------------------------------


見而不疑:殊途同歸


老劇有個臺詞,是歐陽上智說,阿素就是小釵的神。就憑這說法,歐陽大大註定輸到脫褲。(雖然這時期的歐陽是破格的歐陽……)正因為歐陽想當神,所以永遠不可能擁有蓮葉這種關係。

不是小釵把阿素這個人當他的神,而是小釵透過阿素的心,看到他眼中的世界。他們為什麼能......這麼久還這麼合,乃因最內核的價值觀,是完全一致的。

雖然性情差異很大,而且有一段漸進的過程,但之所以能靈犀默契,只因殊途同歸。

何謂殊途同歸?

小釵出身微賤,對抗先天前輩一劍萬生。一劍萬生以高社經地位,對無力底層進行殘忍碾壓。彰顯在個人的命運上,強權所能給予的極致迫害。而小釵歷經萬難,終能以劍聖修為,打敗敵人。

阿素智鬥歐陽世家,當時權傾一時的龐大勢力。歐陽的極【tt】權統治,殘忍手段,造成轄下生活在痛苦與恐怖之中。阿素到底為什麼要搞垮歐陽,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太閒嗎?那必須不是嘛。((笑))

他們都是,憑藉著自身意志實力,奮勇抵抗這江湖上因野心而導致的烽煙無休,抵抗命運加諸的苦難折磨。俠情之濟弱扶傾,乃至佛心之慈航渡世,都深藏其靈魂之中。這是為何他們得以同歸。

小釵放下敵對立場,解脫恩仇束縛,經歷了他人點撥,還有自己的思考糾結。然後,到了琉璃仙境,為什麼呢?天下之大,何處不能歸去?為什麼還要,留在這江湖?

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就是相信那個人。他就是明白,就是應該,就是想著,就是得走到那個人身邊。這種,歷時不算長的惺惺相惜、一拍即合、如魚得水((夠了)),大概源自於直覺上的確認了。

小釵知道那人是誰。諸法皆空,見其還真。

雖然阿素貌似智慧謀略,才華機變,武功修為都深不可測,容易讓某部分人質疑他的手段用心;他本身也必須鬥智鬥力,涉足陰謀權力的抗衡,在明鋒暗刃之中周旋。但在其內心,確實稟持著很天真理想化的、無私淑世的信念:"既有能力,那麼就要盡力去做該做的事。"

而武林平靖,談何容易?

小釵常被親倫之情困囿,一直面臨命運的折磨,承受殘疾或非議誤解。但種種外在紛擾,終究不能遮蔽他步入武道後,那彷佛從璞玉琢磨而出的堅定劍魂。

他當時會選擇琉璃仙境,也是因為,他內心是認同、贊同、本就存在著,那天真的理想之炬。他背負盛名看似風光,細細想來,卻總是身不由己。而他最主動,也是最唯心、自性、天然的選擇,就是那人眼中的道。

從敵對乃至同道的過程,是小釵自己的抗爭與戰鬥,也是一場他倆心照不宣的對決與切磋。

 ((想起了大戰十二天……意念,氣勢,覺察,交流……他們用打架的方式你來我往聊了十二天,還打到忘我打到瘋癲。應該是陷入某種、因為太專心而導致的神遊物外。一想到就覺得別有深意,特別有趣。此處可對照電影環太平洋……))

他們是相異的,但也是同齊的。這就是為何,我覺得蓮葉相隨很好。他倆默契無間,溝通無礙。除了長期磨合的緣故,也必定存在本質上的共鳴。

而他倆如何溝通,簡直是自幼至今,未曾得到官方詳解之謎。不過……世間自有明證。

 ((我有一摯友,從小在南美長大,中文沒英文好。很多情況下,無法找到中文的確切詞語來講給我聽。但如果腦波對得上频率,其實,是可以互相感應到對方意思的。甚至不需講得十分精確,反正大概都懂。如果不太懂的新概念,或者需要精確,就猜測幾次,或借助一下字典。

溝通,其實就是,取決於雙向的誠意:是否真心想讓對方瞭解,或者是否相信對方一定能瞭解。也或許取決於某種緣分。本來就在那的、都知道的事物,只是要確認彼此知道,正在一起想著它而已。

總之,語言並不是唯一的途徑。如果阿素能順利跟小釵交流無礙,我相信並不是因為阿素特別聰明……

如果真有心語,機制應該沒那麼玄奇,不是能聽到清楚的字句吧。就是剛好腦電波頻率比較重合,又互相敞開心胸,自然就能感應到對方大概的想法。再加一些輔助就更清楚了,比如唇語、氣聲和筆墨。

大概是這樣。然而隔牆心語完全是個大bug。大概他們精神鏈結比較強悍吧。))

他倆,在正邪混亂的局勢中,一個身染恩怨風霜的劍客,一個足涉詭謀雲波的智者,卻能幾近于赤子交心。

這或許是阿素對小釵顯得如此青眼相待的原因。雖然知道,自己在做應做的事,但漫漫長路上艱難險阻,荊棘滿布。若有人投以堅定信任的目光,從心念至行止都全然支持,隨時願意並肩同行,且不是因為私情利益,而是因為相知理解......那真是太好了。

小釵對阿素也是格外青眼相待。但由於小釵總給人一種堅守專注的印象,以致他交付阿素的這種特別情感,竟顯得有些理所當然,不需疑惑。

我總覺得,不論是劇中路人,甚至連很多戲迷們,都並不懷疑小釵為何對阿素這麼……專注。可能是受到耿直人設洗腦的緣故,但其實小釵並非愚忠或單純少根筋的人。

小釵的劍道根源,是心境上之禪空:隻手之聲就是無聲之聲。無聲之聲,不立文字,發在意先。是以他有情而無意,是最直接的從於一心,而不是刻意的固守。

或許,某些人常有這般認知:小釵本就血性誠摯,只是剛好(?)選擇阿素作為投效對象罷了,若不是阿素也無所謂,總會有另一個誰誰。所以才會有反派想破壞這種忠誠,或使之轉向自己。

啊怎麼就不覺得,除了本性之外,也必須因為對象是阿素,所以小釵才會這麼死心塌地呢?

他們彼此的選擇就是明證,映襯各自俠骨真情。

是誰值得丹心劍魂盡付,是誰值得琉璃淨魄相託?如果他們有什麼毋須宣之以口的共識,該是望著同個目標前行,可攜手並肩,亦可各別天涯,而不是只看著彼此。

看著彼此、或看著目標,如果在這兩者之間作取捨的話,他們應該都會選擇後者吧?

所以,神州乃至之後的劇情,常讓我……不知所措。

既虐也甜,又不時覺得有些……重了啊。

 

---------------------------------

默然去愛,寂靜歡喜。

评论(4)
热度(16)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