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奇境

《奇境》


神州苦境,名符其實,是一片苦難無休之境。有時是天地災殃,有時是魔厄人禍,諸多因由,層出不窮。

所幸,近期苦境尚稱太平。

惟北域氣候驟變,乃因有妖邪作亂。此妖名為玄瑁雪蟜,本是冰雪與地熱共生之兩極奇地,所化育的天生靈獸。

可既是天生靈獸,何以亂世?

事出必有因。北域民風剽悍,爭強鬥狠,又無修行能者,故長期處於失德之境。靈獸生性仁慈,為平衡當地氣蘊,遂耗費自身修為,來化消人心所出之幽氛瘴癘。

日積月累之下,靈獸竟變異為妖邪。

此靈獸既是初衷懷仁,若將之無情殺滅,反於天道有損。於是,苦境英傑籌謀擘劃,決議予以封印。

要封印玄瑁雪蟜,環節重重,並非一夕之功。過程中尚需諸多奇珍妙法,而其中之一,則是出自於霧淵祕境的「晝瞑枝」。

素還真與葉小釵,今日抵達祕境,正是為了此一奇物而來。


***


霧淵祕境,據說境如其名,迷霧籠罩四野,盡頭處有深淵座落。蓮葉二人入得此境,只覺濛濛渺渺,恍如黃泉九幽。

素還真甩動拂塵,眼神流轉八方,略一尋思後當即說道:「葉小釵,隨吾來。」

「啊。」葉小釵點頭。

素還真時而駐足掐算,時而行步默思。在霧中看似迴環繞圈、不辨方向,實則心如明鏡。

葉小釵專注跟隨賢人,偶爾凝視那挺秀背影,卻聽得素還真出言溫聲道:「葉小釵,霧淵祕境這般奇詭的地貌,你可知曉是如何形成?」

葉小釵搖頭,靜待聆聽。

素還真並未回顧,只悠悠續道:「明聖天書記載:古神闢深淵,迷霧漫九原,清輝映白晝,玉樹鍾靈間。

上古傳說中,曾有諸神之戰,各方大能盡展赫赫煌威。其中一位手持刀劍,傾盡元功出招,在殲滅強敵後餘勢未盡,甚至將此境破開一道天塹。

這一劍,深達冥府,令死闇幽氣瀰漫而出。即使歷經了長久歲月,至今仍有稀薄的瘴癘存留。

而那被斬殺而落進塹底的神體,因為蘊含著無上聖元與殘魂意念,便化作一棵寶樹直入雲霄,央望著回返上界。」

葉小釵剛開始還聽得認真,而後隱約感應到賢人戲弄之意,亦笑嘆一聲,搖了搖頭。


畢竟初蹈陌生祕境,雖說蓮葉久經江湖塵浪,不畏任何險阻,於自在談說之中,也並未輕忽大意。

素還真翩然軒雅,惟眸光警醒,葉小釵亦沉穩守志,劍心通明。兩人一路上你說我聽,縱使景色昏沉、霧重如晦,能有良伴同行,便不覺寂寞。

幸而途中並無異動。四周逐漸清明,可見異草凡卉,亦偶聞鳥語蟲鳴。有一參天巨木矗立前方,巍然進入視野。

此木已是高聳入天,容納它生長的峻谷,就更加壯闊無匹。

兩人並肩行至崖邊,素還真俯仰觀望:「嗯,看來這就是蓼茵奇樹,果然瑰麗眴煥,雄偉奇絕。」

「啊。」葉小釵亦讚歎地點頭。

奇樹根植於深淵,垂首望不見底,抬頭看則是枝繁葉茂,蔽蔭延展數里。雖是獨木,卻可比山林蓊鬱。

更特殊的是,有黑白兩色光澤,在整株樹上規律流轉。一時猶如羊脂白玉,一時又猶如精金隕鐵,華彩耀目中,隱含著陰陽相濟的玄奧。

蓮葉兩人對視一眼,就近尋了暫歇之處,默然趺坐靜心。直到接近正午,奇樹漸漸轉為全黑,方才雙雙動身。

奇樹前,素還真望著劍者:「葉小釵,請你依照先前說明的方法行事。」

葉小釵點頭應聲,身形微動,刀劍俐落出鞘,雙持於手。

刀劍鋒鳴猶未停歇,素還真已清喝一聲,旋空飛縱,在橫生而出的樹梢尖輕巧落足。飄逸的身姿遊若驚鴻,疾似電光,似乎毫不費力地就往上攀越,漸行漸高。

葉小釵默默注視著賢人影蹤,心如止水,彷彿正在等待。

當素還真上行至半途,深淵中忽然傳來不明獸類的狺狺哮吼,陰沉嘶啞,更有利爪刨刮的窸窣聲,嘈雜刺耳。

葉小釵穩如山嶽,目光凜冽,面對音源來處,氣息絲毫不亂。

倏地,崖邊綠草顫動,猛然衝出無數隻皮肉不存,僅由骨骸構成的怪物。骸獸有的肖似犬狼,有的形如獅虎,齊齊往劍者圍攻而上。

葉小釵刀劍揮舞,無數氣勁縱橫,以一化百。精細如絲縷,雄渾如浪濤,百千劍氣隨心運轉,襲往眾多骸獸的三處要害。

顱骨眉心,脊骨中段,尾骨根部,三中取其二,ㄧ隻不漏。期間葉小釵翻騰閃避,等待骸獸盡出,才予以最終的雷霆一擊。

一擊過後,諸獸瞬間粉碎。葉小釵揮劍旋刀,刃風掃過,骨塵便在崖邊積成一座灰白小丘。

劍者凝神鏖戰,另一邊的素還真也正步踏八卦,腦中運轉定星術數,不停地測算正確落點。賢人分心二用,足下仍行雲流風,在枝條間逐漸飛掠登高。

兩人分頭行事之間,正午將近,樹身轉為通體烏金,僅餘一絲白光。素還真窺準時機,幻步瞬影,恰好踏上樹頂。

當此剎那,霞光大作,漆黑幾近被吞沒在素白中,剩下一點玄色。奇樹的枝幹如瓊玨含英,葉片更似琉璃剔透,照映出虹彩斑斕。

萬丈光華間,獨獨一片芯葉,深碧如翡翠,沁出點滴金黃甘露。

素還真慧眼一瞬,揮動拂塵發出柔勁,裹住甘露遙遙送往地面,落在那骨塵所堆聚的小丘之上。

骨塵承接甘露後,一株蘊含聖氣的嫩芽從中育生。這子樹之芽快速地抽枝茁壯,不多時,已經長成手腕粗細。

於此同時,母樹枝梢上生出各色花蕾,紫紅粉黃不一,逐漸盛開。朵朵皆如寶石般晶瑩璀璨,散發馥郁幽香。

唯有樹頂綻放奇花,一黑一白、並蒂雙生,甚是殊異。

素還真摘下此花,葉小釵同時出劍砍斷子樹。蓮葉二人心有默契,各自將奇物擲下拋上,交會在半空一處。

兩物相吸融合,激發出閃爍靈光,不斷漂移浮動。在巨木襯托之下,彷彿一隻蕩蕩悠悠的流螢。

望見靈光融合,素還真心道:『成功了。』當即俐落一躍,途中妙轉真氣,如飛羽般悄然落地。

葉小釵移步近前,佇立在賢人身側,一同仰觀那徙轉不定的光球。

兩人默默等待。終於,一果一枝自半空中墜落,被素還真引入懷中,執拿在手。

「這就是晝瞑枝與歸元果了。」素還真將兩者遞給葉小釵觀視,說道:「在晝瞑枝的催生過程中,奇花的花蜜被全數吸收殆盡,如此方能結果。歸元果也是珍品,算是今日的額外收獲。」

葉小釵點頭。素還真將寶物收起,注目著劍者,溫聲道:「葉小釵,幸虧有你劍無虛發,將骸獸同時盡誅,此行任務才能順利完成。」

「啊。」葉小釵先是搖頭,又拍了拍賢人的肩,靜靜回視。

「哈。」素還真輕笑:「正是你吾二人合作無間之功。」

葉小釵點頭。

要事已定,素還真眉目舒展:「據說有一處勝景離此不遠,難得進入霧淵,不如前去一觀。」

葉小釵自無異議。


***


蓮葉兩人離開深淵奇樹所在,於霧中穿行少時,來到一座巨岩之前。岩壁上薜蘿遍佈,野趣盎然,卻不見前方通路。

素還真拂塵一揮,挽在臂間。葉小釵隨即肩膀輕動,鏗然劍嘯伴隨冷光閃爍,眼前層層藤蔓便碎斷委地。

賢人目不轉睛,緊接著在壁上以指風連點,激出ㄧ波波靈氣漣漪。漣漪的紋路古拙,自成天然陣法,恰好與奇樹隱成映射。

奇樹先前因誕育花果與分枝,內蘊已減損大半,故而此地天然陣法亦弱化許多。素還真輕易解陣後,便響起地動山搖之聲,岩壁逐漸洞開。

當震耳的轟隆聲停止,一段筆直山道出現眼前,盡頭處隱約可見微光,素還真點了點頭:「看來應是此地無誤。葉小釵,走吧。」

「嗯。」


穿過幽暗的岩山隧道後,視野豁然開闊。

「啊。」葉小釵讚歎。

素還真見其神色寧和悅然,心中也生起淡淡欣喜。他向前凝望片刻後,閉上雙目,緩聲問道:「葉小釵,......你認為此地景色如何?」

葉小釵轉頭,對著賢人那彷彿尋思的側臉,認真回應:「啊。」

「是這樣嗎?」素還真微微一哂,睜眼回望劍客。

葉小釵看進素還真眼中,內心觸動,近前握了那人的手,又把交疊的指掌緊緊抵在胸口:「啊!」

素還真手中越發暖熱,笑容卻漸漸變淡,只徑直看著葉小釵真摯的表情,一言不發。

賢人的眼神數度流轉、明暗交迭,最後竟然化作兩滴晶淚,含在靈眸中幾欲滴落。沉穩的劍者出現一絲慌急,抬手將將觸上那人面頰。

素還真搖頭,阻卻了葉小釵:「無事,是素某失態了。」

「啊......」葉小釵滿心憂疑。

素還真不答,轉眼一瞥,突然驚愕失色:「啊?這是......」

「嗯?」劍客不解,亦順著賢人視線凝望前方,卻覺不出有何異狀。

「哈!哈哈......」素還真自顧自地柔聲輕笑。葉小釵有些懵然,仍只作靜觀,將賢人與勝景一併印入眼底。

笑聲休止,素還真感嘆道:「葉小釵,今日真是不虛此行。」

賢人既已豁朗舒懷,劍者也不再掛念,默默頷首。兩人遂同賞風光,細語喁喁,於任務奔波中偷得稍許閒適。

談笑中,素還真漸感昏沉欲眠,不似尋常。他有所警覺,便暗暗留神,審視著劍者清俊的面容。

葉小釵有所感應:「嗯?」

觀其氣色無礙,素還真心下稍安,腦中已列舉種種推測,若無其事道:「葉小釵,時辰不早,也該啟程回返琉璃仙境。」

「啊......」

「素某無恙。」

「啊。」葉小釵看著素還真,目光澄如秋水。

素還真略略垂眸,緩聲道:「先前攀登奇樹之時,測算落足點十分耗神;現下與你同覽美景,卻是愜意輕鬆,所以反而有些疲憊罷了。」

賢人面露倦乏,細訴因由。劍客明澈的眼中流露幾分柔和,點了點頭。

「走吧,屈世途好友想必也等候多時了。」素還真道。

葉小釵在他臂上輕拍:「啊。」

兩人不再多作逗留,加緊腳程,離開了霧淵祕境。


***


「素還真、葉小釵,你們平安回來囉。」屈世途見到兩人歸返,欣喜地撫髯而笑:「看這個表情,任務應該相當順利。」

葉小釵頷首以應,素還真則是笑道:「托好友的福,晝瞑枝已經取得。」

屈世途連連搖手,敬謝不敏:「免、免,別來這套,我的福氣還不夠零頭給你當開銷。」

素還真眼中含笑,不疾不徐道:「哈,是好友太謙虛了。在險惡局面中逢凶化吉、轉危成安的本事,誰能及得上屈世途呢?」

屈世途幽幽一瞟,不接話茬:「好了,別練嘴皮子,講不過你。我茶都泡好等你們很久,快去喝一杯吧。」

庭中荷塘有玉瓣含蕊,因風送香。而池畔涼亭內的石桌上,已經備有清茗與茶點。

「多謝好友。」素還真一揖,與葉小釵一同進入亭中落座。

「小事一樁。」屈世途揮了揮手:「我要來去繼續研究御言鈴的新用途了。真是一刻也不得閒啊。」

素還真:「請。」

蓮葉兩人目送屈世途離去,又略作休歇後,便各自回房。


居室中,素還真越來越難抑制昏沉睡意。然而賢人已有成算,依舊鎮定安然,有條不紊地處理未竟之事。

『以晝瞑枝封印玄瑁雪蛟的任務,必須另外交付。』

素還真取出玉匣,將晝瞑枝存放妥當,又一一寫下寶物特性與封印術法的要點。

『......在吾身上發生此症,葉小釵卻毫無癥候,其中關鍵,很可能是陰陽並蒂花。

但奇樹本身以及枝葉與花果,所散發的靈氣皆是清聖浩正,不見陰邪詭毒,應無大礙。

吾經脈中的真氣,......』

素還真診斷自身情況,將之記錄成醫案,而後嘆了口氣。

『還有,葉小釵......』

筆走龍蛇,書就囑託。素還真以掌虛拂紙面,頃刻催乾墨跡,再將之分別封入密信與錦囊中。

諸事底定,正好有穩健的足音漸次臨近,隨後叩門之聲響起。

『果然。』素還真微微苦笑,內心卻是苦裡藏甘,猶如品茗,更勝醇醴。

「葉小釵,請進吧。」素還真揚聲。

葉小釵推門而入,房間主人起身迎接。一眼望去,賢人身著輕便素衣,白髮僅在頸後束起,神態十分閒逸。

劍者走近,面露關切:「啊。」

此時已無需隱瞞,素還真遂坦承道:「也許,素某會隨時陷入昏迷。」

「啊?」葉小釵一聽,焦慮不已,急急上前扶住了素還真:「啊!」

素還真淡然道:「不用著急,應無性命之憂。」

葉小釵連連搖頭,眉間深鎖:「啊。」

見他耿直懇摯,素還真不由得莞爾一笑:「哈,你忘了素某本身就是醫者。」

「哼。」葉小釵雖然明知其理,仍不禁臉色微沉。

素還真將劍者之手執起,勸解道:「葉小釵,天材地寶屬於無主之物,若要取用,豈能毫無代價?天道運轉,因果自生,會應在何處,本非人力所能測度。

但你大可放心,蓼茵奇樹靈氣清聖,不至於損害人命。只不過,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琉璃仙境要勞煩你顧守了。」

葉小釵凝神靜聽,點了點頭,又輕拍胸口:「啊。」

賢人還想再寬慰,但知曉對方赤誠,終究無可言說。他垂眸暫避劍者目光,額心卻被微暖觸及,輕柔亦深切。

「葉小釵......」素還真似喚如嘆,閉眼感受,一時不願睜開。

那輕觸移至側臉,賢人偏頭去尋,被劍者穩穩接住。兩人良久相依,幾欲氣息合一,卻也越近分離之刻。

「暫別了。」

「嗯。」

未知迷夢在即,素還真艱難眨眼,將對方堅定守護的神情銘記。若有人始終在候,豈獨前路無懼,亦有歸途永存。

眼前人陡然倒落,葉小釵將之擁在懷中,不曾有失,一如既往。

賢人身負神州盛名,不惜自苦以護苦境,是為正道棟樑,是為天命遴選。但於劍者而言,雙臂合圍間,不僅心魂所繫,只是一人而已。

葉小釵將人安置於眠床,斂目端坐在側。至薄曉微明,才打開手中錦囊,取出留書仔細觀覽。


不知不覺,朝曦破開層層雲浪,穿越過窗櫺格間,灑落室內。

素還真猶自深墜夢鄉,未曾受擾。而那原本雪白皓髮,在曙光照耀中,竟慢慢轉為如緞青絲。

這神異變化,令葉小釵既驚且憂。他輕撫眠者鬢邊,看著那閉目而更顯年輕的容顏,一聲嘆息。


--


之後就是接《悟緣》了......

忍不住想把他倆出任務的過程寫出來。

 

评论(4)
热度(9)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