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東離劍俠紀

AU:如果他們都是全息網遊的玩家?借用劍網三背景,化用東離情節。

全員存活,沒那麼糾結,一起玩耍。

全息只是為了方便腦洞,詳細提及遊戲設定。


-------------------------------------------------

东离剑侠纪 用石墨文檔弄了簡體+上色+排版 

CP:殤all殤,清水無差,非雜食黨請避雷。

--------------------------------------------------- 


《天涯踏盡,不負素心》

  

*** 

 

『我應該沒有懼高症?』

殤不患站在三星望月之巔,低頭往崖下看去,後知後覺地想著。玩大輕功玩得賊溜的殤不患,平時在高空中騰翔挪移全然無礙,此時卻心頭疾跳,一身冷汗。 

看着身側那人施施然遞來的手,他才有些恍然大悟:『……來不及了。』 

所以,與高度無關,更不是恐懼。而是與初遇時相同的奇異預感,彷彿前方懸浮著隱形的分歧選項,正在等待點擊。 

只是,永遠都沒有攻略。 

身為劍客,劍未出鞘就罷了,但若是眼前有刃光閃爍,那就只能有一種回應: 

憑心而行。 

於是,殤不患在高崖邊,握住了那雪白的手。就如同他當日在石佛前,拿起了那赤紅的傘。 

不遠處傳來歡欣的歌聲和舞樂,清洌的山嵐將衣袂吹得陣陣作響。 

兩人縱身躍下。

墜落或飄飛,攜手或相背,也許真的就只在一念之間。 

 

*** 

 

「恭喜兩位完成了成就[七夕‧天涯朝暮],獎勵掛件[素心不負]已寄送到您的信箱,請查收。還有,這是我個人額外附贈的小禮物唷,祝兩位佳節愉快。」 

負責活動的系統角色笑得甜美可親,帶著欣羨與祝福,一手一個[海誓山盟]煙花就這麼不由分說塞給了兩人。 

周圍人聲嘈雜,或有親朋嘻笑戲謔,或有佳侶柔情脈脈,正是良辰美景。視野過處,各色煙花滿佈,將素日澹然清幽的青岩花谷,多添上幾番濃麗。 

遊戲的背景屬於仙俠古風,既有廝殺拼搏、徘徊生死的驚險;也有如同眼下這般,聽雨觀花、笑看紅塵的悠閒。 

漫漫江湖路,玩家自有追求。有人癡迷武術對戰,或熱愛挑戰祕境;有人追求鮮妍瀟灑的衣裝,或勤練生活技能;有的人則是樂於做任務、解成就。 

殤不患身為武術高手和祕境紅手,對解成就的態度卻格外隨緣。並不強求,但只要條件許可或恰逢其時,總會抱持興趣去體驗。 

比如輕功試煉,需要飛簷走壁甚至翻山越嶺。比如懷舊祕境團,需要滿足各類考驗。

又比如有人說: 「這個成就,需要在浮空技術上具備機巧應變,而且僅有一次機會,想來很有挑戰的趣味。殤大俠,跟我一起試試如何?」 

所以,這就是原因了。 

[系統] [掠風竊塵] 對你使用了 [海誓山盟]。 

殤不患直直站著。

殤不患略帶茫然,直直站著。

殤不患在周身數尺上下浮動的粉紅甜橘嫩青夢幻唯美燦爛的玫瑰燭光立體心型煙火之中,茫然地站著。 

懵然片刻後,殤不患才想到:『啊,忘了……』忘了這是傳說中的復古經典款,特別亮瞎眼。 

雖然在遊戲中,親友間互贈煙花,就像打招呼一樣頻繁;但對殤不患而言,這近距離的視覺轟炸,卻是闊別已久,讓他一時間很不習慣。 

禮尚往來,殤不患也把掌中煙花順手回贈。不同於自己的格格不入,那人處在繽紛而絢麗的浮光幻影中,倒是一派怡然自得。 

喔,煙花這種東西,還是比較適合凜雪鴉。殤不患心想。 

可能是因為殤不患此時的表情,亦或先前的僵立,凜雪鴉彷彿有所察覺,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偏頭吸起了煙。 

既然對方沒發表意見,成就也已經解完,殤不患決定走人了:

「沒什麼事的話、」 

「殤大俠。」凜雪鴉輕快地打斷了殤不患的告辭之意。 

「啊?」 

「世界頻道,有團隊在喊二十五人絕情谷。你也還沒打吧?」無視於殤不患臉上寫著的“你怎麼知道”,凜雪鴉悠悠地說:「這一團的效率不錯。既然我們剛好都在萬花,不如就一起進組,可以互相照應嘛。」 

「這……」每週僅一次進入祕境的機會,確實還沒用掉,但結伴似乎沒必要?想打的時候,再隨性報團就好了。

主要還是因為,比起去密境推首領,眼下更想動動筋骨啊。殤不患摸著下巴考慮,目光無意識地在世界頻道上逡巡。 

正逢七夕,頻道中滾動著華麗多彩的告白,刷屏速度讓人目不暇給。先前兩人關於“成就達成”的系統公告,早已淹沒在長篇累牘的誓詞之間,沒引起任何人注意。 

然而,“任何人”並不包括眼力卓絕、屏蔽雜訊,且絲毫不被節日氣氛影響的某位重度武鬥愛好者——

[幫會] [鳴鳳決殺]:掠,殤,解完了吧。

[幫會] [掠風竊塵]:[七夕‧天涯朝暮] 解完了。獎勵[素心不負],過程十分順利。

[幫會] [鳴鳳決殺]:競技場?

[幫會] [掠風竊塵]:殤大俠,如何,三三約嗎?

[幫會] [刃無鋒]:好啊,走。

鳴鳳決殺 加入了隊伍。

[幫會] [泣宵]:……!!!

[幫會] [刃無鋒]:?

[幫會] [泣宵]:[掠風竊塵]為什麼不約我?

[幫會] [刃無鋒]:欸?你也想打競技場?

[幫會] [掠風竊塵]:如果刑亥也要加入的話,索性再湊一人,新組一個五五隊如何?似乎很有意思,好久沒打五五了。

[幫會] [泣宵]:……

[幫會] [刃無鋒]:嗯,我沒意見,行吧。

[幫會] [鳴鳳決殺]:[泣宵]來揚州,先跟我切磋,我看一下你能撐多久。

[幫會] [泣宵]:你們是不是有毒??我說的是成就啦!我也想要掛件。

幫會 掠風竊塵 下線了。

隊長已轉交給 刃無鋒

[幫會] [泣宵]:……

[幫會] [刃無鋒]:??

[幫會] [鳴鳳決殺]:……

    [隊伍] [刃無鋒]:怎麼突然斷了,是正常下線嗎?也不打聲招呼。

    [隊伍] [鳴鳳決殺]:可能是去處理某些事了。

[幫會] [泣宵]:這是什麼操作……又給我下線遁?真是的。

    [隊伍] [鳴鳳決殺]:不用操心,他以前就這樣。反正再怎麼作死也不是他死。

    [隊伍] [刃無鋒]:?不太懂,不過無所謂啦,就等等吧。

    [隊伍] [鳴鳳決殺]:殤,你怎麼還龜在萬花?沒事的話,就先過來跟我切磋。

    [隊伍] [刃無鋒]:嘖,實在打不厭煩啊你。不如你過來好了?這邊有個小市集,在賣自製的節日點心,手藝不錯。

    [隊伍] [鳴鳳決殺]:沒興趣。

[幫會] [銳眼穿楊]:我估計,刑亥你的技術,應該還差那麼一點。

[幫會] [泣宵]:我的技術?呵呵。受雲霄,看來你似乎有所不滿,是欠放生,還是欠仇殺,或兩者皆是呢?

[幫會] [銳眼穿楊]:喂喂別這樣,拜託。不是吐槽你,是經驗之談。

[幫會] [泣宵]:嗯,怎麼說?

    [隊伍] [鳴鳳決殺]:來的時候隨便帶點東西給我。

    [隊伍] [刃無鋒]:知道了知道了,正在看。甜的還鹹的?

幫會 丹翡 上線了

[幫會] [丹翡]:大家安安^^

[幫會] [銳眼穿楊]:我接了一個單子,就是委託我解這個成就的。唉,金主是個大美人,開價還十分爽快。

[幫會] [泣宵]:言下之意,想必你是搞砸了?

[幫會] [泣宵]:小丹翡安喔

[幫會] [銳眼穿楊]:這還用說。搞不定也沒辦法,結果只拿到訂金,太可惜了……

[幫會] [泣宵]:哎唷,很惦記嘛?

[幫會] [泣宵]:既然是白富美,難說沒有幾個仰慕者。找你這種做買賣的解七夕成就,恐怕有人要哭暈了。

[幫會] [銳眼穿楊]:哈,說不定是後宮太龐大,不想選個正宮,才寧願花錢解任。誰知道呢?這可不在我過問範圍之內。

[幫會] [泣宵]:哼,無論是什麼理由都不意外。

[幫會] [泣宵]:我來看看成就怎麼弄…… 

 

***

 

【成就】【節日】 

[七夕‧真誠] 萬紫千紅不如你。

    是絕情谷或逍遙林,是攬星潭或尋仙徑?

    即便萬花谷處處勝景,也只願與你歸途相依。

    (任務完成時,“飄浮”狀態剩餘時間大於九分鐘。) 

[七夕‧默契] 身無雙翼,心有靈犀。

    著急求真真轉遠,癡心斷妄妄猶多。

    該放手也只能放手,想緊握不一定能緊握。

    (在“飄浮”狀態下,取得“攜手偕遊”狀態。任務完成時,該狀態層數大於九。) 

[七夕‧祝福] 浪凌飛的知音人。

    浪凌飛得逢知音,心中歡喜。

    故以一曲《酩酊花前》,祝你們同醉花海薰風,惜取眼前溫柔。

    (在“飄浮”狀態下,相距兩尺內同時與浪凌飛對話,取得“醉花間”狀態。) 

[七夕‧信念]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

    很多事無法重來,任務和感情都是。

(不重置任務,一次完成七夕‧真誠□/七夕‧默契□/七夕‧祝福□) 

[七夕‧天涯朝暮] 天涯相知,豈在朝暮?

(達成七夕‧真誠/默契/祝福/信念) 

 

***

 

[幫會] [泣宵]:剛看了下成就條件,其實也不是很難。嘖,就是有點麻煩。

[幫會] [銳眼穿楊]:承認吧。

[幫會] [泣宵]:少說風涼話,你又是在哪裡搞砸的,說來聽聽呀。

[幫會] [銳眼穿楊]:可以,但是分享經驗要收費的。

[幫會] [泣宵]:喔。這樣。繼續啊。

[幫會] [銳眼穿楊]:說笑而已。委託我的那位大小姐,水平還不差,至少一開始都能疊加攜手狀態

[幫會] [銳眼穿楊]:但是那個祝福成就,實在是太坑了,要同時在浪凌飛附近著地

幫會 掠風竊塵 上線了

[幫會] [泣宵]:……

    [隊伍] [鳴鳳決殺]:掠,你很慢。

    [隊伍] [掠風竊塵]:別急、別急。

    [隊伍] [刃無鋒]:看來沒啥要緊。

幫會 寒赫卷殘雲 上線了

[幫會] [寒赫卷殘雲]:哈囉,大家七夕快樂!

[幫會] [寒赫卷殘雲]:丹翡親愛的,麼麼噠。

[幫會] [丹翡]:乖。(摸頭

[幫會] [銳眼穿楊]:嗨殘雲,上啦

[幫會] [銳眼穿楊]:有飄浮狀態在,互相使力不是會反彈嗎?本來要往花海,可是方向一直有點偏,她就慌了

[幫會] [銳眼穿楊]:唉!然後不小心推了我一把,飄到完全無法控制。結果,我掉到落星湖附近,她差不多飛到天工坊了吧。

[幫會] [掠風竊塵]:啊呀,辛苦了。解這個成就,確實需要技巧。所以真多虧了殤大俠,若不是他身法精湛高超,也不能完成得如此順利。[素心不負]

[幫會] [泣宵]:秀個沒完了你……

[幫會] [銳眼穿楊]:好厲害,好佩服。

[幫會] [刃無鋒]:不要這麼誇張。

[幫會] [刃無鋒]:只是解個成就,而且也是互相配合,彼此彼此啦。

[幫會] [泣宵]:拜託,你們,滾。

[幫會] [泣宵]:受雲霄,你有沒有認識什麼可靠的人選?介紹一下,我也要搞成就。

[幫會] [銳眼穿楊]:我問問。不過估計已經來不及了,會賣身的都賣完了吧。

[幫會] [寒赫卷殘雲]:打個岔,你們在講什麼成就?[素心不負]這哪來的,蠻好看啊。

[幫會] [銳眼穿楊]:那是七夕成就的獎勵。[刃無鋒] [掠風竊塵]你們誰幫貼一下?

[幫會] [刃無鋒]:[七夕‧天涯朝暮]

[幫會] [寒赫卷殘雲]:喔喔喔謝謝!

[幫會] [寒赫卷殘雲]:活動公告上有說嗎?我怎麼沒看到??

[幫會] [銳眼穿楊]:應該沒吧?沒在注意。如果不是接委託,我其實也不曉得。

[幫會] [寒赫卷殘雲]:丹翡出來了吧?親愛的?

[幫會] [丹翡]:剛出來。怎麼了?

[幫會] [寒赫卷殘雲]:[七夕‧天涯朝暮]有看到嗎?我們一起去?

[幫會] [丹翡]:好呀。我查一下攻略。

幫會 丹翡 已下線

[幫會] [寒赫卷殘雲]:欸等等等等一下?

[幫會] [寒赫卷殘雲]:丹翡也太有行動力了,現成的攻略在這啊![刃無鋒]殤大俠,求教學!

[幫會] [鳴鳳決殺]:[寒赫卷殘雲] 我們要打競技場了,你還是自己去查攻略吧。

    [隊伍] [鳴鳳決殺]:集合了。

[幫會] [刃無鋒]:呃,我想一下。

    [隊伍] [刃無鋒]:等等,我跟他講完。

    [隊伍] [鳴鳳決殺]:好,等你。掠,要召說一聲。

[幫會] [刃無鋒]:飄浮狀態下的位移,跟大輕功的施力習慣不同,所以要更謹慎處理。下半身動作不能太大,腰部才是力道控制的主軸。

[幫會] [寒赫卷殘雲]:??

[幫會] [刃無鋒]:兩人盡量保持一致,上半身小幅度移動,隨時調整相對位置。

[幫會] [寒赫卷殘雲]:等等Orz。這太抽象了,我完全沒概念。QAQ

[幫會] [刃無鋒]:這樣吧,試著想像自己是隻鳥,專注感受周遭的氣流。

    [隊伍] [刃無鋒]:所以甜鹹都行?不管了,隨便買囉。

    [隊伍] [鳴鳳決殺]:嗯。

    [隊伍] [掠風竊塵]:無生,真的不再考慮一下組五五嗎?不同的形式,應該可以觸發更多的領悟。

    [隊伍] [鳴鳳決殺]:我看算了吧!現在三三打得還行,再組五五太多餘了。

    [隊伍] [鳴鳳決殺]:而且你們動不動就去推個密境解個成就什麼的,騰得出配合的時間嗎?麻煩,我不如去野外殺人。

[幫會] [寒赫卷殘雲]:行不通啦,無法想像。我放棄了放棄了放棄了。

[幫會] [刃無鋒]:其實我也是靠經驗反應,也許不適合你。要不然,你先用大輕功多練習空中操作,多少有幫助。

[幫會] [寒赫卷殘雲]:好,那我跟丹翡試試。謝啦殤大俠,麼麼噠。

[幫會] [刃無鋒]:去,少肉麻!小事一樁不用謝。

[幫會] [鳴鳳決殺]:…………

    [隊伍] [鳴鳳決殺]:殤,你好了沒?

[幫會] [泣宵]:小卷雲,丹翡不在就浪,我截圖存證了。

[幫會] [寒赫卷殘雲]:沒在怕!我對丹翡的愛天地可鑑日月為證!海枯石爛矢志不渝!

[幫會] [銳眼穿楊]:天啊,我怎麼不乾脆戴兩隻眼罩算了。

[幫會] [銳眼穿楊]:接單去,關頻道了。

[幫會] [寒赫卷殘雲]:是說,這種節日活動的成就,不是應該簡單點嗎?跟情緣一起甜甜蜜蜜,才是七夕的真諦吧?

[幫會] [泣宵]:嗯哼。也許就是不想讓你們這種小情侶那麼容易開心呢。

[幫會] [寒赫卷殘雲]:哈哈哈哈哈,這麼開心的日子,我才不跟單身汪計較。

[幫會] [泣宵]:……小卷雲,等著瞧,你死定了。

    [隊伍] [掠風竊塵]:無生,召我吧。

    [隊伍] [鳴鳳決殺]:嗯。

    [隊伍] [鳴鳳決殺]:殤,人呢?

[好友] [鳴鳳決殺]: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

[幫會] [鳴鳳決殺]: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競技場

鳴鳳決殺 使用義金蘭召請你,是否接受?

[幫會] [刃無鋒]:……喂!

    [隊伍] [刃無鋒]:我在結帳。別這樣洗頻,壞習慣。

你接受了 鳴鳳決殺 的召請。

你進入了地圖 揚州

[隊伍] [掠風竊塵]:排隊就交給無生吧。

隊長已轉交給 鳴鳳決殺。

[隊伍] [鳴鳳決殺]:排了。

[隊伍] [掠風竊塵]:放眼望去,排隊的補師真多。像我們這樣打全攻擊的三三隊,還是佔少數。

請在三十秒內進入戰場。

[隊伍] [鳴鳳決殺]:嗯?

[隊伍] [鳴鳳決殺]:等等,掠,你約五五,是不是又想趁機讓我轉補?

你進入了天山炎霜嶺

 

***

 

三人進入競技場地,等待戰鬥開始。

雖然身為高手,往往可以憑藉經驗與應變,只靠默契配合而無需交流;但在以往的備戰時間,多半還是會決定大致戰略,或是閒侃兼鬥嘴。 

今日的氣氛,顯然大大不同。 

甫一開戰,殺無生就衝殺而上,雙劍耀出的刃光如電,簡直能以一擋三。而敵方似乎被這股殺意所震懾,摧枯拉朽之下,很快就敗退了。 

排隊交戰了十幾回合,殺無生都如同鬼神般技壓全場。殤不患還在努力覷準時機,從旁牽制輔助,凜雪鴉已經毫不掩飾地開始袖手旁觀了。 

比起重視過招與較量、並配合隊友取勝的競技場風格,殺無生這種以命相搏的打法,更像是孤身一人在野外廝殺。 

殤不患一邊出招,一邊瞪向凜雪鴉,試圖用眼神傳達“你惹的人你還不趕快勸一下嗎”的意念,但得到的回應卻是“你也歇歇啊一起看精彩獨秀”的愉悅表情。 

『算了。就知道不能指望這傢伙!』殤不患回頭專注場上,敵方隊伍已經只剩兩人,一個臉色發青鬥志全消,一個差不多也命懸一線。 

殺無生冷眸睥睨,抬手交擊雙劍,一道清音伴隨鳳翼般的劍氣飛出,將重傷之人擊殺倒地。另一人的身影則是逐漸透明消失,看來是見到局面已定,遂直接認輸了。 

三人退出演武場地,回到等候區。殺無生一言不發,繼續報名排隊。凜雪鴉打開數據面板,似乎正在端詳先前的戰鬥資料。 

[隊伍] [刃無鋒]:凜雪鴉,說話啊。

[隊伍] [掠風竊塵]:無生,你今天不但銳氣十足,走位預判和連招都很有靈性,保持連勝就交給你了。 

競技場排隊已取消

鳴鳳決殺 離開了隊伍

隊長已轉交給 凜雪鴉 

[隊伍] [刃無鋒]:啊,別又來了。

[隊伍] [掠風竊塵]:殤大俠,看來無生興致正好,一時難以罷手。不如我們晚點再約?

[隊伍] [刃無鋒]:再說吧。你們慢慢打,我去解日常了。

你離開了隊伍 

看著旁邊交戰的兩人,一個迅捷輕敏、遊刃有餘,一個出招狠戾、步步緊逼,殤不患又嘆了口氣,心想:『有這種師傅,殺無生還真是令人同情。』 

不過,也是情誼深厚,才沒斷絕師徒關係吧?雖然深厚的方式比較奇特。見怪不怪,殤不患將之拋諸腦後,隨意組進野團開始做日常任務。 

此時他並不知道,自己同情殺無生,真是同情得太早了…… 

 

*** 

 

七夕活動還在持續,遊戲外的大小論壇,也有許多相關話題。有個標題名為《七夕活動任務成就“天涯朝暮”全過程視頻》的帖子,在熱門論壇上引起了廣大迴響。 

然而,這帖子之所以火紅,卻不只是因為影像中人所使出的精彩浮空操作。 

對於視頻中那位,被後期剪輯和浮誇特效烘托出王霸之氣的“殤傲天”,殤不患是完全拒絕接受的。(更不想對另一位主角做任何評價)

而且,明明在任務過程中,兩人舉止平常、心無旁騖,視頻裡的情境卻無論怎麼看都顯得意味深長,也是神乎奇技了? 

回帖的內容,很多都是關於操作技術的探討與讚歎。但更多的,卻還是對影像呈現出的繾綣情深,表示羨慕和激動。 

 

結束瀏覽,殤不患默默以臉埋手。 

凜雪鴉耍別人玩就算了,竟然連他自己的形象都能下手整治,真是太低估他搞起事來的放飛程度。唯一慶幸的,就是視頻中的人臉都被取代成系統預設,勉強算是沒有直接暴露。 

不過也正因如此,在殤不患本人看來,有種似真非真的詭異感,令人如坐針氈。『自導自演自己的形象崩壞偽冒作品,這到底什麼思路?』殤不患簡直滿頭霧水。 

早就察覺凜雪鴉要搞事,還一路靜觀其變的殺無生,很識相地不予置評。雖然有些“同是天涯落難人”的幸災樂禍,但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來——歸功於長年臉色冷淡。 

體諒到殤不患近期大概(同樣)懶得理凜雪鴉,殺無生竟然也不約競技場三三了。於是,接連好幾天,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景:

某劍鬼撇開便宜師傅,揪著新師丈(並不是),兩人攜手二二,縱橫競技場所向披靡。 

凜雪鴉泰然處之,依舊自在地吞雲吐霧,不知道是否又在籌謀下一回的作弄計畫? 

其實,殤不患也沒糾結多久。早已見慣江湖風波,這算不上什麼大困擾。而且世人多貪鮮,一段時間熱度也就過了。 

 

只是,在終於又接受凜雪鴉的組隊邀請之後,殤不患還是忍不住嫌棄幾句:

「我說你這傢伙,收斂一下惡趣味啊。再搞怪的話,以後別找我解任務了。」

「殤大俠一向心胸寬廣,借用一下形象當創作素材,何必放在心上?況且你也看到了,成品絕佳反應熱烈。如何,製作技術很好吧。」 

「哈,是啊,很好。」殤不患不為所動:「別用我當材料最好。」 

「嗯?」聞言,凜雪鴉蹙起眉,修長手指輕敲下頷:「但是,為了保護殤大俠的隱私,我已經特地換成系統臉了。」儼然一副煞有介事,著實困擾的模樣。 

「喂,還真是委屈啊!沒在跟你討價還價,」殤不患不耐煩再作分辯,交叉雙臂瞅著白衣人,沉聲道:「嘖,反正別鬧就是了。」 

凜雪鴉手執煙斗隨意虛畫個圓,又點了點殤不患:「看著自己英姿煥發,受到誇讚稱揚、崇拜嚮往,還有許多人想跟你结交甚至結緣的,難道不開心?」 

「沒什麼好開心的吧。」殤不患搖頭,語氣帶上幾分無奈:「人在“江湖”,不論追求什麼,只有自己去親身經歷,才是真正有意義的。把心力花在一些無關的事上做啥?」

『那麼有閒,不如多吃幾個燒餅。再說那叫英姿?』殤不患把後頭的話嚥下肚。畫面太清奇,還是別提了。

「是嗎?」凜雪鴉略略沉吟,才輕聲說道:「可是,我很開心呢。因為有你,這個七夕對我來說非常特別,值得紀念。」 

殤不患愣了愣,疑惑地看著凜雪鴉,想發話卻不知做何反應。凜雪鴉平靜坦然地對上殤不患的眼,褪去慣常的似笑非笑,一時竟顯得十分真誠。 

『什麼情形?』殤不患無意識地摸了下鼻子,歪頭打量凜雪鴉:「你這種開心的方式,實在讓人難以恭維。不過,」殤不患攤手,聳了聳肩:「如果這是道謝,那我就收下啦。」 

凜雪鴉挑眉,眸光流動,徐徐抽了口煙。隨著白霧瀰漫開來,兩人間的視野過處,被攪得一片混沌不清。

一聲輕笑傳出,像是凜雪鴉模稜兩可的回應。

迷濛間,突如其來地,殤不患察覺出某種荒謬滑稽。而在哭笑不得中,又隱約有絲明悟升起,猶如新雨初霽。

直到落幕,才知有戲上演,而誰是角色,誰是看客?俗話說演戲癡、看戲傻;誰又能做到時刻清明,全然瀟灑?

『原來如此。嘖,真是的,』殤不患想著,踏前半步,同時握上劍柄:『我當初為何要拿那隻傘。』

拙劍一揮,劍氣蕩開所有煙塵。

「喂,不是要解任嗎?」殤不患扛起劍,對凜雪鴉招了招手:「走啦、走啦!」說罷也不等凜雪鴉回答,與之錯身而過,逕直往目的地大步而去。

轉身看著那穩健疾行的灑脫背影,凜雪鴉收起煙斗,輕快地跟上。

眼前人簡練低調,並不惹眼。乍看平凡無奇卻心有定向,彷彿讚譽或攻訐都是浮雲過眼,無法影響他的步伐。

一如既往。

這樣很好,凜雪鴉想著。

 

虛實真幻誰能知曉,或信或疑無關緊要。既入江湖便是迷夢,徘徊此中誰能覺醒? 

究竟是無常最尋常,還是素心終不負? 

 

凜雪鴉攢住腰間一枚瑩潤雅潔的墜飾,指尖滑過鏤刻在暗處的小字,無聲而愉悅地笑了:

 『總有一天。』 

  

 

 

------------

※引用※

1.“天涯朝暮”:霹靂布袋戲:【刀戟戡魔錄II】《天涯朝暮》歌詞。

2.“素心不負”、“酩酊花前”:劍網三同人歌《墨魂-記花哥浪凌飛》的歌詞。

3.“著急求真真轉遠,癡心斷妄妄猶多。”:霹靂布袋戲【霹靂狂刀之創世狂人】的四界僧的詩號。

(原出處,宏智僧的《山居詩》)

 

------

 

※腦洞※

雖然是用劍網三的背景來發散腦洞,但在職業方面其實沒辦法硬套。

不過想像一下也蠻有趣的啊。XD

無生:

PVP冰心,曾經作為無幫會散人飄泊很久。除了野外PK之外,也會接一些玩家的委託單。


與雪鴉因為保鏢任務結交,後來被他拐成親傳徒弟。理由是方便召請無生來打架。((竟然相信了呢,無生))

 


 

有很短暫一段時期,在凜雪鴉誘導下轉了PVE雲裳,玩起了副本。後來得知雪鴉只是覺得他拿扇子拼命補血非常有趣,還設計他陷入“八一八那個黑大扇子的團長情緣(←誤會)”之著名拍團糾紛,一怒之下加了雪鴉仇殺。然而沒解除親傳關係。

 


 

從此專職PVP冰心,除了必要或日常的任務,再也不碰PVE、更別提轉雲裳了。但內心深處討厭寂寞,所以雖然這便宜師傅鬧心得很,但蔑天骸一事過後,還是待在幫會了。

 


 

身為副幫主,負責點天工樹,否則根本沒人記得點。

 

雪鴉:

PVP天賦很高,本來精通各種刀劍類,但是強到某程度後感覺使刀弄劍已然無趣,從此以毒經身分行走。


生活技能練到了宗師級別,所以從來不缺金,隱藏的土壕。


想法奇特,認為玩家既然進入這個全息網遊,那就已經是這世界的一部分,跟NPC或遊戲場景沒什麼區別,都該是這世界中默認可以玩(?)的對象。所以為了(好玩)增廣遊戲體驗,會毫不愧疚地做出超脫常識或悖離人情的謀劃。曾混跡副本團或大幫會搞事,只用惡趣味形容算是含蓄了。


為了玩蔑天骸創了個臨時小幫會,目前暫時還沒有解散的意思。


丹翡:

本來是氣純。以前待的幫會丹氏劍祠比較偏向PVE性質,所以雖說對PVP心懷嚮往,卻因缺乏實戰經驗,導致技術水平一直很普通。


意識天賦不差,理論知識充足,但基本上還是依靠裝備優勢虐菜。一旦遇上裝備相當的敵手,就會顯露出應變能力不足的窘態(打怪比打人厲害)。


崇拜身為PVP氣純高手的兄長丹衡,然而丹衡跟蔑天骸打了刪號戰,敗北後離開遊戲(大概去玩別的了)。


經歷了許多事,丹翡漸漸激發潛能。遂轉修劍純,成為了控場小能手。跟情緣卷殘雲打起了劍霸二二,技術精進中。


卷卷:

天策,跟狩雲霄現實中認識,被他以“這裡妹子多,找情緣容易”的不良理由而揪來一起玩遊戲。


雖然遊戲中妹子眾多是不爭的事實,但不知為何總是得不到青睞。


直到認識丹翡並結為情緣,才轉職霸刀,陪心上人打競技場打得不亦樂乎。


目前還處於考察期,努力轉正為現實中的情侶。近期目標是存金,為即將推出的情緣雙人寵物做準備,好跟丹翡一起享受奶孩子的天倫之樂。


雲霄:

驚羽,技術很好的職業玩家,接委託任務來賺金。


有時候為了高佣金,會毫不在意地越過道德邊界,但是很善於隱藏這一點。精於看人下菜碟,而且由於任務完成率很高,所以名聲(竟然)一直都不錯,生意十分興隆。


與卷殘雲在現實中認識,所以對他算是真心信任,有些委託會找他一起去做。既是使喚方便,也是分享互惠,有種半利用半提攜的意味,可說是冷酷實際的商人性格。


目前還留在幫會,除了因為卷殘雲之外,更多還是為了其他人可能帶來的任務資源等機遇。


刑亥:

毒奶毒經雙修,曾在野外隨機偷襲許多新手玩家爆裝備玩。


跟凜雪鴉結過情緣,還動了心想延續到現實之中。但凜雪鴉表示:本來情緣就是一種只特定存在於遊戲裡的關係,奔現是什麼可以吃嗎?如此,情緣非情侶,真心換無心,所以解除情緣了。


絕交一段時日之後,被凜雪鴉找上門,以解任務的名義招募進隊伍。由於獎勵令人心動,所以舊情緣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


蔑天骸一事過後,察覺到接任務的機會很多,跟這群人在一起也權當排解無聊,於是姑且暫時待在幫會之中。


殤叔:

雖然各種職業都有涉獵,但最擅長的還是刀劍類,在西幽伺服器曾經是PVP藏劍高手。


由於對外觀並不在意,所以顯得樸素低調(完全看不出是藏劍),實際上是傳說級別的歐皇。


技術人品都過硬,始終認為“是人在玩遊戲,而不是被遊戲玩”,所以就算是對待新手或技術不好的水貨,也從來不擺什麼高玩架子。


但素質好不代表沒脾氣。遇到玩家態度太差,比如放他一個人打BOSS其他人卻滑水,他還是會生氣的。XD


雖然遊戲心態很正直,卻因為歐皇屬性和優秀技術,被牽扯進大幫會之間的鬥爭,遭到西幽第一大幫追殺。人心詭譎不知所終、紅塵紛擾泥足深陷,這樣的遊戲生活實在毫無意義。所以他很艱辛地解了轉服任務,離開西幽來到東離伺服器。


在蔑天骸一事後,本來要退幫繼續當個逍遙的散人,然而……

[素心不負]

說明:足涉塵浪久,初心終不負。

    質地似玉非玉,雕工雅緻的掛件。

    素猶積雪,剔透生輝。

    一行小字刻著:某與某,某年七夕。

 

--

如果能看到這裡……十分感謝喔(´,,•ω•,,)♡

  

评论(3)
热度(7)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