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東離劍遊紀《生死一劍》觀後感(3)

《東離劍遊紀》裡面,殤不患是本命。

最喜歡他對丹翡說的那句話了:

"因正直而受騙的人有很多,悔恨被人欺騙沒關係。

但不應該悔恨做一個正直的人。"

殤不患身上,沒有凜雪鴉想偷的東西。

如果說,凜雪鴉想偷的是虛妄的驕矜傲心,那殤大俠確實沒有。

虛大大設計這兩個角色,作為雙主角,形成對照。

越想,越像上癮似地想知道:

在東離第二部,兩者會發生什麼樣的衝突?

有點期待他們打起來。

但是不以武力對峙為中心的衝突,可能更有趣。

比如,本傳第一部,在玄鬼宗時,

雪鴉發現殤叔用的是木劍,因而吃驚。

我真的非常喜歡這一段,因為我自己也很意外。

大概就是像這種非武力衝突吧。


大巧若拙,大音希聲。

在心不在劍,無招勝有招。

殤叔是那種,武俠小說裡面會出現的俠客。

從《生死一劍》裡面,可以看出他仁厚的內心。

對於拙劣的模仿,對於名號被冒充,他不是很在意。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名利是虛妄的,不管是好是壞,都無法對他定義。

能定義他的,只有他自己。

非常有自信,也確實有實力,殤叔有信仰的"道"。

他甚至還很大方,願意把名號交給一個無名小卒隨意使用,

讓這迷途之人有機會重新立身,尋找真正的人生意義。

我真不知道,怎樣才能這麼溫柔,這麼有氣度,

這麼誠懇,這麼好。


東離第一部大致上仍是光明的基調,最後有個傳統的美好結局:

惡人因執迷而死,終極大反派被永久流放,普通好人攜手成家,

主角瀟灑踏上另一段旅程。

但好結局的前提是:主角是殤叔。

若他不是強者,可能還是會被雪鴉搞事,也無法收拾亂局。

溫柔下隱含殘酷。

在恃武殺戮的武林之中,沒有實力,也只能任人魚肉。

但也是一種殘酷下的溫柔。

因為,竟然還是有殤叔這樣的人,堅持己心,璞玉生輝。

我希望殤叔不要黑化。

我希望,如同許多古龍小說中的主角,

常抱有理想化式的善良,堅持獨特卻也平實的正義。

並不是天真無邪,也不是無辜清白;

是了解世情無奈、人心莫測,還願意相信並遵守心中的原則。

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借這近期看來的詩句形容吧。

希望殤叔一直一直都這麼帥。^__^


嗯唔唔唔。

凜雪鴉是很有魅力的角色。

雖然雪鴉好像很惡劣,.......不是好像。

雖然很多道友們都說他很奇葩,......,確實奇葩。XD

但鑑於《生死一劍》兩廂對照的情節設計,

讓我覺得虛大大有他想說的故事。

姑且拋棄直接粗暴、善惡兩分的價值觀評斷,

留點餘裕體會一下這背後的微妙意思吧。

凜雪鴉作為與殤不患抗衡的雙主角之一,應該是後續看俏啊。XD

希望凜雪鴉的惡趣味,一直都這麼任性恣意。

希望殤叔對於雪鴉來說,永遠都是偷不到東西的人。


其實這兩人都是,不把名利外物當一回事的人。

可殤叔是因為內心的實在,不計較。

雪鴉嘛,由他角色上的設計去猜測,他精於幻術,矇騙,偷盜,

其實也象徵著他對表相的看輕。

但是這種看輕,是否隱喻著另一種執迷?

就還要等第二部,是否有他過往歷史的因素了。

((如果沒有,那純粹就是天性熱愛混沌,也很神奇))


也還好《生死一劍》是兩相對照。

否則只有殺無生篇的致鬱,該如何是好啊。

12/9看的卻難受到今天12/14,也是很,......。

還好殤叔這麼好~~~吹一下殤叔,平衡一下。XD


發散一下思維。

很難想像虛大大竟然是素迷。XD

((知道了之後就好在意這點喔,吃驚XD))

不,可能正因為如此,所以對殤不患的性格,描寫得這麼好。

意會,意會。XD

很多道友說凜雪鴉脫胎自阿素,每次看到我都笑......

不不不,不像的吧,真心不像。XD


《生死一劍》的武戲相當扎實。

殺無生篇,無生被包圍的時候,小兵死法令人耳目一新。

刀劍互動的音效特別清楚,實打實地金鐵相擊,鏗鏘作響。

還有刃光反射也很明顯,其實有點眼花瞭亂,略略干擾視線啦,嗯。

殺無生和鐵笛仙對戰的時候,就沒有與蔑天骸對戰時候,那種張力。

操偶上,雙劍對雙劍的操作,也有點凝滯。

一方面也是無生心存猶豫吧~~~還未成熟的無生。


殤不患篇,使用普通長繩的繩技,結合鞭法和套索?很好很精采。

甩動的速度感,線條的流動,與碰撞的爆裂。

整體節奏很緊湊,讓人全程目不轉睛,有點想再看一次呢。

以後應該會出影碟吧?


巴哈的《東離劍遊記》快下架了,真捨不得。

在下架前來去複習做點筆記吧。

评论(4)
热度(39)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