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情必近乎癡而始真。

東離劍遊紀《生死一劍》觀後感(2)上

就《殺無生篇》來詳細記錄一下心得。

沒看過小說,單就電影而論。

並同時跟東離劍遊紀本傳作對比。

[※內有腐觀點,慎]
------------------------------------------

一、

[不是很懂你們江湖人]

關於殺無生與凜雪鴉。

應該不是我慧眼看人G,或說,應該不是只有我慧眼看人G。

觀影過程中,每逢奇異的情節橋段,常聽到觀眾們隨台詞不時發出或歡樂、或起哄、或"我懂我懂"的笑聲,就差沒喊YOOOOO了好嘛。

一定不是我聽錯。XD

(不只妹子們銀鈴般的嬌笑,有些壯士你們也是笑得很樂啊?)

殺無生篇,在台詞上確實頗為……不太含蓄,引人遐想。

應該是有意為之吧,要在有限時間內,

加強"兩人是交情不淺的好友"的說服力,所以……

或許吧。

不是很懂你們江湖人的友情。(x


((後來才聽說,小說中兩人相處三年了呢!?......Σ( ° △ °|||) ))


------------------------------------------


二、關於殺無生

[屈辱與愉悅,論情還是論劍]

[至今仍未得知,殺無生究竟被偷走了什麼] 

[你們東離人風俗,是不是很喜歡搞信物那一套]

[腦洞很大,別信]


殺無生篇這個外傳,我覺得內涵有二:

一是解釋他與凜雪鴉的前塵舊怨。

二是在說明他身為劍者,所追求的劍道,其受心態影響而變化的軌跡。

但在表現上,卻如同美人白日濃妝,艷麗到看不清天然骨相。

東離本傳的風格,有時銳利簡練卻細膩,有時富有禪意而含蓄留白,呈現曠達之美。外傳風格則與之不很相同。

或許是受限於片長時數?我也不清楚。

或許我只是很想感嘆:

人物間的互動關係著墨濃重,尤其是殺無生的單箭頭簡直大寫加粗,卻沒有好好專注人物本身,去穩固深掘他作為劍者的心念。

殺無生的過去,如何造就他的思維,對劍的看法與信仰?

他與凜雪鴉這樣機、不是,這樣表面輕佻隨意內在思路詭譎的人,兩相碰撞下,究竟會擦出何種火花?

火花,有,但似乎表現得輕率粗暴了。

東離本傳中,殺無生寧可先拋開對於凜雪鴉生命的執念,也要直面內心那股難以抑制的、遇強者則感召而生的呼喚。

劍,不避不讓,生死無畏。明知會敗,依然挑戰,以命證劍,最終殉道。

這氣魄與決心,是非常動人的。

"路逢劍客需呈劍,不是詩人莫獻詩。"

殺無生對劍道精神的追求觸動人心,於是他和雪鴉的過往牽孿,也令人升起亟欲探究的濃厚興趣了。

理想追求與恩仇夙願,兩者之重應該相當。否則,怎能顯出取捨間的美感?

我想看,這把劍是如何被淬煉而出的?

《生死一劍》的標題與海報宣傳,似乎也暗示整個故事,會環繞在劍道,生死,勝負之間;會對殺無生他在劍道上的領悟,是如何受到凜雪鴉的影響,做更加深刻的說明。

然而。XD

是我誤解。XD

可能受限於時間,鋪陳太短少?

以至於雪鴉對無生的影響,在表達上看起來似乎有點走偏了?

就,竟然看起來像是:

剛出世的小鳳凰,本來期待一舉振翅翱翔九天,

卻被渣渣大白鴉設計欺騙,於是折翼墜入萬丈深淵。

然後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涅槃重生,一直就是原本那隻不祥鬼鳥嘛?

變成鳳凰,只不過是大白鴉施展幻術,讓他做了長長一夢而已。


……???這個套路、是不是有點、看著眼熟眼熟?

好像在許多原創耽美故事裡面都有類似的情節?XD


總之,我已經搞不太懂這兩隻鳥在幹嘛了啦?( ̄▽ ̄lll?)


殺無生對凜雪鴉的怨恨,最根本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啊?

是恨他欺騙你入局,背叛了你的友誼?

是恨他 玩弄 輕率作弄你,讓你感覺挫敗?

是恨他用和善有趣作餌,勾起你對普通生活的嚮往,卻又親手毀滅?

是恨他用巧言操控,使你對劍道的追求,改弦易轍?

是恨他既然引導你去習慣勝而不殺的生之劍道,

卻用殘忍的方式,將你推回以殺決勝的死之劍道?

給了友誼卻是幻覺?給了 從良 金盆洗手的希望卻又毀滅?

揪~竟是什麼啦?

而且,因為兩人先前的互動過於粉紅,索性讓觀眾們看起來就像是,殺無生因故失情乃至因愛生恨什麼的(???),反而不是在劍道上被屈辱摧折了。

與其說是生死一劍,不如說是愛恨一劍了啊?????XDD


((┴─┴︵╰( ̄▽ ̄?╰  阿哈哈哈原地錯亂))


這種情感上的受挫,總覺得哪裡不對?

難道不應該是,思維或智識上的震懾?

類似打臉、類似警鐘、類似價值觀衝擊的影響吧。

騙你這情感天真小白花,和打你這技藝不精小菜雞,兩碼子事吧?XDDD  


......對吧?是兩碼子事......吧?

怎麼講著講著,好像開始懷疑自己了呢!!!!(摔滑鼠XDD)


如果,如果吧。

如果兩人間能更加對等,相處描寫更細膩一點?

如果殺無生,能在對於生死勝負、對於自身劍道的領悟,都認知更清楚之後,才遇到凜雪鴉?

如果不是這種彷彿情竇初開卻遇人不淑的情節,或許,就不會那麼失衡,不會那麼遭遇慘痛吧。

其實我也說不出,怎麼演比較好?

憑良心講,故事完整流暢,後勁十足。只是我自己糾結不得其解罷了。

------------------------------------------

吐個槽。

我希望、而且樂意看粉紅泡泡,但拜託講究一點嘛?

吹笛子橋段一出,劇院整個騷動不安,並開始暗潮洶湧(?)。

該橋段,包括一聲聲呼喚那個很羞恥的單字暱稱"掠"

包括什麼"為我吹笛子"

包括什麼"我你的笛聲就mp9999戰無不勝"之類的??

......因為太過歡樂,所以記不是很清楚......意會一下!

總之如此如此、這般這般。XD

由於笛子此物令人敏感,涉及了間接接吻梗和某個不言自明的污梗,總覺得整個劇院都瀰漫奇異的氣氛。

就是那種,明明劇情正經嚴肅卻因故出戲、想笑又只能忍住的氣氛。

天啦,尬到不行......XDD

別這樣,真的!嚴肅一點??說好的生死一劍呢?!

((根本就自己想太多))

------------------------------------------


冷靜,冷靜,想想一些正經的事。

後來吧,我發覺,他倆的關係其實近似師徒

?????

怎麼說呢?

《生死一劍》中,殺無生和凜雪鴉聊天時,透露出自己的弒師傾向

將老師的存在抹消,才能跨越那條界線,才不會永遠有個強者在上頭壓著自己去尊敬,才能不再屈從。

凜雪鴉雖然性格奇葩,但在劍道造詣上,無疑勝過殺無生。以蔑天骸的實力做基準來看,兩人劍術差距可能還不小。

論及心機算計吧,雪鴉更是躺贏無生,至少差距兩百個殤不患以上吧。XD   

 ((殤叔:???))


我猜想啦。

------------↓↓↓以下全屬腦洞,别信!↓↓↓----------。

以凜雪鴉的眼力,確實是認可了殺無生的天賦,才去招惹人家。

基於某種不可探究的心態,凜雪鴉吃飽太閒地布局毀滅劍英會,主要目的還是在 作弄 擺佈 磨礪殺無生。

布局,使殺無生與劍聖師徒反目。

斬斷退路,逼迫殺無生在生死之間,領悟自己終究還是要出手弒師;必須破除心中罣礙,在屍山血海中求勝。

讓殺無生領悟到,自己只能堅定走在決殺劍道上,一步不退地追求至強。

比起受到迷惑,乃至走上正派劍道而成為平凡庸手,或許凜雪鴉已經憑著劍術眼光認定,殺無生更適合走上這條修羅血路。

(......這是什麼奇異的養成計畫嗎......)

也或許,是因為惡鬼殺手,比道館師父或隨身保鏢都有趣多啦。

也可能凜雪鴉就只是針對劍英會,順便動手惡搞殺無生而已。

單純為了好玩,或根本就只因為能做到、所以就做了,沒啥深層理由。

雖然凜雪鴉用欺騙和耍弄,令殺無生狠狠栽了個大跟頭,但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成就了殺無生的劍道。

如果這種"幫助"成立的話,那凜雪鴉算是殺無生的半師,而且還因為武力差距,將會一直帶給他來自師長/強者的屈辱。

殺無生應該也是心中雪亮,凜雪鴉當時是在劍道之路上推了他一把。

難怪殺無生要追著凜雪鴉不放,對其性命的執念相當深重......

畢竟,他是仇,也是恩,是需要打倒的半師強者。


------------↑↑↑全屬腦洞,别信!↑↑↑----------


我不ship這對啊!真的!看我真誠的雙眼!\O▽O/

但是反正,所以總之,這個那個,嗯......

我還是不懂凜雪鴉到底想偷走殺無生的什麼東西啊?

(是不是根本就失手盜錯啦)

(是不是沒料到人家會對你一生一次的友誼!是不是!QAQ)


(下篇待續)

评论(12)
热度(18)
  1. 秩序圣神天清一隅雲皆白 转载了此文字
©天清一隅雲皆白 | Powered by LOFTER